手机版
       

戈 部3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个“武”字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“戈”(武器),下部是“止”(脚),有“戈”有“止”,表示征伐动武。金文②的形体与甲骨文基本相同。③是小篆的写法,也是从甲骨文演变过来的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只是将其中的“戈”减少了一撇,左上部又多了一横,其余并无变化。

  “武”字的本义是指“军事”,与“文”相对,如《尚书•武成》:“偃武修文。”“偃”字为“停止”义,这是说停止武的,提倡文的。从“军事”义又可以引申为“勇猛”,如《诗经•郑风•羔裘》:“孔武有力。”“孔”为“很”义,这句话是说:很勇猛有力气。要搞行军打仗的武事,部队的行列一线相从,所以“武”字又可以当“脚步”讲,如屈原《离骚》:“继前王之踵武。”“踵”是脚后跟;“前王”指楚国过去强盛时期的君主。这句话的大意是:跟上前王的脚步。从“脚步”又可以引申为长度,古时以六尺为步,半步为武,如《国语•周语下》:“不过步武尺寸之间。”这是说距离很近的意思。

  在写法上还要注意:“武”字的右边没有一撇,不能写成“戈”字。

  这是“鏖战沙场”的“战”字。本为会意兼形声的字。①是金文的形体,左边为“单”,右边为“戈”。“单”的本义是捕捉工具,亦表声,加“戈”突出了作战之意。②是小篆的形体。③是楷书的形体。④为简化字,是一个单纯的形声字了。

  《说文》:“战,斗也。”“战”字的本义就是“作战”,如《孙子兵法•形篇》:“故善战者,立于不败之地。”可是扬雄《法言•吾子》中“见豺而战”,决不是“见了豺狼就作战”的意思,而是“见了豺狼就打颤”。“战”字作了“颤”字的通假字。再如《史记•齐悼惠王世家》中“股战而栗”,就是害怕得两腿发抖的意思。

  “短衣匹马随李广,看射猛虎终残年。”这个“残”字本为会意兼形声的字。①是小篆的形体,左为“歹(残骨形)”,右为“戋”,是相重叠的两把“戈”,表示残杀之意,亦表声。②是楷书繁体字。③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残,贼也。从歹,戋声。”许慎认为“残”是个单纯形声字,不妥。应该是会意兼形声的字,即“从歹从戋,戋亦声”。“残”的本义为“杀害”、“伤害”,如柳宗元《断刑论》:“举草木而残之。”也就是说:全部的草木都被伤害了。由“伤害”可以引申为“凶暴”,如《汉书•隽不疑传》:“不疑为吏,严而不残。”这是说:隽不疑这个人做了官以后,虽然很严厉,但并不凶暴。又可以引申为“残缺不全”,如《汉书•刘歆传》:“学残文缺。”由此又可以引申为“剩余”,如杜甫《奉济驿重送严公》:“江村独归处,寂寞养残生。”“残生”就是“余生”。

  请注意:“残酷”一词,现在多用为凶狠、毒辣或剧烈的意思,可是古代则为“悲惨”、“不幸”之意,如《后汉书•何敞传》:“致此残酷。”意思是:造成了这次悲惨事件。

  “”是“斧钺”之“钺”的本字,读作yuè。甲骨文①就像商、周青铜兵器的形状,上部朝左的部分是“钺刃”(似斧头),下部是长柄,可见“”是个象形字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相似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已经看不出“钺”的模样了。④是楷书,左边又增加了形符“金”,成为左形右声的形声字了。⑤是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,斧也。”“钺”的本义是一种“斧类的兵器”,如《史记•孙武传》:“约束既布,乃设(fū)钺。”其大意是:规则已经宣布,便要准备斧钺等兵器。

  《诗经•小雅•庭燎》中有“銮声钺钺”一句,你若把其中的“钺”读为yuè,那就错了。这里的“钺”字必须读为huì,是“哕”字的假借字,是指有节奏的车铃声。

  上古仅有一个“或”字,后来发展为为“国”、“域”。①是“域”字的金文形体。左边“邑”的本义是“国都”,也可以引申为“区域”,所以“域”字的金文实际上是会意兼形声的字。②是小篆形体,将金文左边“邑”省略了。因此,《说文》中没有单独的“域”字,只是作为“或”字的“重文”出现的。③是楷书的写法,实际上是将金文左边的“邑”改为“土”,不仅体现了“邑”与“土”的词义相近,而且改为“土”字书写也方便。

  在《说文》中“或”与“域”同字:“或,邦也。”可见“域”字的本义也是“邦国”。《三国志•蜀书•诸葛亮传》中所说的“邦域之内”,也就是指“国家之内”。后来“域”字的词义扩大了,引申为“疆界”等,如《周礼•地官•大司徒》:“九州之地域。”就是指九州的疆界。

  请注意:我们读《诗经•唐风•葛生》时,会见到“蔹(jián,一种野葡萄)蔓于域”一句,有人把这句诗译为“野生葡萄遍疆域”,这就错了。因为这句诗中的“域”字不当“疆域”讲,而是“坟地”的意思,是“域”字的远引申义。原话的大意是:野生的葡萄遍坟地。

  这个“戡”字读作kān,是左声右形的形声字。①是小篆的形体。②是楷书的形体,由小篆直接演变而来。

  “戡”字的本义就是“砍”。《说文》:“戡,刺也。”“戡”字由“刺杀”本义引申为“战胜”、“平定”义,如《尚书•西伯戡黎》:“西伯既戡黎。”也就是说:文王(西伯)已经战胜了黎国。《旧唐书•陆贽传》:“兴元戡难功。”这是说:在(唐德宗)兴元年间,(陆贽)立下了平定叛乱的大功。

  这个“臧”字读作zāng,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左边是一只眼睛(臣),右边是一把长柄戈,戈刺入目。上古战俘往往被刺瞎一只眼睛,沦为奴隶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其左边又增“爿”,作为声符,这就变成了会意兼形声的字了。③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臧,善也。从臣,戕声。”此说不妥。“臧”字是会意兼形声的字,而不是单纯的形声字,而“善”是引申义。“臧”字的本义为“奴隶”或“男奴”,如《庄子•骈拇》:“臧与谷二人相与牧羊,而俱亡其羊。”这里的“臧”是男奴隶,“谷”是小奴隶。“臧获”一词是指“奴婢”。如《汉书•司马迁传》注引晋灼曰:“臧获,败敌所被虏获为奴隶者。”战胜敌人,捕捉了俘虏,天下太平,所以“臧”就可以引申为“善”义,如《诗经•邶风•雄雉》:“不忮(zhì)不求,何用不臧?”大意是:不嫉妒,不贪求,为什么不能得安善?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