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犬 部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 “犬守夜,鸡司晨。”“犬”就是狗。甲骨文①是一只头朝上、尾朝下、腿朝左的狗。金文②就更像狗的样子了,头上左右两侧是两只耳朵,下部的尾巴向右上卷起。小篆③则不像狗的样子了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“大”字加一点,完全失去了狗的形象。

  “犬”的本义是狗。但是在古书中,常用“犬”字的比喻义,如《史记•司马相如列传》:“少时,好读书,学击剑,故其亲名之曰犬子。”这个“犬子”不是指小狗,原话的大意是:司马相如小时候,喜欢读书,又学击剑,所以他的父母亲就给他取了一个小名儿叫“犬子”。可见这个“犬子”是表示爱称。至于“犬马”一词,在古书中则往往是封建时代臣下对君主的自喻,表示忠诚、甘愿负劳奔走,如李密《陈情表》:“臣不胜犬马怖惧之情,谨拜表以闻。”这里的“犬马”就是以“犬马”效劳于主人而自喻。

  “犬”字是个部首字。在汉字中凡由“犬”字所组成的字大都与狗有关,如“”、“狩”、“狂”、“猛”、“猎”等字。

  这是“犹豫不决”的“犹”字,本为会意兼形声的字。甲骨文①的右边是一条头朝上背朝右的狗,左边是盈尊的酒器之形,既表意也表音。本为犬守器之意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即“猷”字(《说文》中有“犹”而无“猷”),其义不变。③是小篆的写法。④为楷书繁体字。⑤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犹,属。从犬,酋声。”“犹”的本义早已消失,许慎的说法是假借义,后世也多用它的假借义,即指一种猴类的动物,如郦道元《水经注•江水》:“山多犹猢,似猴而短足,好游岩树。”《尔雅•释兽》又说:“犹如麂,善登木。”既然善于爬树,就很可能是猿猴的一种。

  “犹豫”一词,古今书籍中均有。段玉裁引《曲礼》正义说:“犹,属;豫,象属。此二兽皆进退多疑。”所以后世就用“犹豫”表示“迟疑不决”,如《三国志•吴书•吴主传》:“羽(关云长)犹豫不能去。”

  请注意:古诗文中的“犹女”、“犹子”,若理解为“猿猴的女、子”那就错了,实际上是指“侄女”、“侄子”。

  这是“狼狈为奸”的“狈”字,本为形声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。头朝上的一只狈(似狼),拖着一条大尾巴,尾巴的下端有个“贝”,表读音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变上下结构为左右结构,但字义不变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与金文一致。④为楷书繁体字。⑤为简化字。

  “狈”字《说文》未收。其本义就是一种狼属的野兽。旧时有一说法,狈的前腿绝短,每行必驾两狼,无狼则不能行走。“狼狈为奸”,比喻坏人相互勾结干坏事。

  请注意:“狼狈”也可以写作“狼贝”,如《后汉书•任光传》:“狼贝不知所向。”那么《三国志•蜀书•法正传》中所说“进退狼跋”又是什么意思呢?同样是“进退狼狈”的意思。可见“跋”可作“狈”的通假字,它们读音相近。

  这个“”字读作máng,本为象形字。①为甲骨文的形体,像一条尾朝下头朝上的狗,腹下有长毛之状。②是小篆的写法。③为楷书的形体。

  《说文》:“,犬之多毛者。”这就类似于今天的长毛猎犬。《诗经•召南•野有死》:“无感(撼)我(shuì)兮,无使也吠。”其大意是:不要动我的彩佩巾,别让狗叫惊动人。这种长毛猎犬多有杂毛,所以能引申为“杂色”,如《左传•闵公二年》:“衣之服。”“衣”作动词用,穿。也就是说:穿上杂色的衣服。这种猎犬身上的长毛多蓬松而散乱,所以又产生了“茸”一词,如《左传•僖公五年》:“狐裘茸。”也就是说:狐狸皮的皮衣蓬松柔软。不过这里的“”字应读作méng,而不能读为máng。另外,“”可以作“庞”的通假字,读作páng,当“高大”讲,如柳宗元《三戒•黔之驴》:“虎见之,然大物也。”这是说:虎看见了它(驴),原来是个庞然大物呢。

  “是乃狼也,其可畜乎?”这个“狼”字本为形声字。①是甲骨文,左边的“良”字表音;右边为头朝上的“狼”形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因“狼”似“狗”,所以左边变为“犬”,右边仍为“良”。③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狼,似犬,锐头白颊,高前广后。从犬,良声。”《诗经•齐风•还》:“并驱从两狼兮,揖(yī)我谓我臧兮。”“揖”为谦逊义;“臧”为好、善、本领强。大意是:并驾齐驱去追逐两只恶狼啊,谦逊有礼地夸我本领高超。狼的窝内非常杂乱,所以“狼戾”、“狼藉”均有“散乱”、“错杂”义,如《淮南子•览冥训》:“流涕狼戾不可止。”《史记•淳于髡传》:“杯盘狼藉。”“狼藉”亦可写作“狼籍”,如《后汉书•张酮传》:“闻其儿为吏,放纵狼籍。”

  在古籍中常见“狼烟”一词,实指“烽火”。古代边疆烧狼粪以报警,如段成式?酉阳杂俎•广动植》:“狼粪烟直上,烽火用之。”

  “鹰猎食,雉兔困急。”这个“猎”字为形声字。①是金文的形体。左为“犬”,表意;右为“”,表声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与金文相似。③为楷书的写法。④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猎,放猎逐禽也。”此说正确。“猎”字的本义就是“打猎”,如《诗经•魏风•伐檀》:“不狩不猎,胡瞻尔庭有县(悬)兮?”大意是:你不打猎,为什么看到你的房檐下挂着皮呢?打猎需要到处奔波,所以又可以引申为“践踏”、“踩”,如《荀子•议兵》:“不猎禾稼。”也就是说:不要踏坏庄稼。在这个意义上,后世均写为“躐”。“猎”还可以作“”的通假字,为“揽”、“理”的意思,如《史记•日者列传》:“猎缨正襟危坐。”“缨”为帽带。大意是:捋齐帽带,整好衣襟,端正地坐着。

  请注意:“猎猎”一词与打猎毫无关系,而多用为旌旗飘动之声,如李白《永王东巡歌》:“雷鼓嘈嘈喧武昌,云旗猎猎过浔阳。”

  这个“猱”字读作náo,本为象形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是猿类动物,身体便捷,善于攀援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变得不像了。③是小篆的写法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⑤为后世通行楷书体,变象形为形声。

  《说文》:“(猱),贪兽也,一曰母猴,似人。”关于“母猴”的说法不妥。“猱”的本义就是一种猿猴,如《诗经•小雅•角弓》:“毋教猱升木。”意思是猿猴上树不用教。又如《冯婉贞》:“猱进鸷(zhì)击。”“鸷”是鹰类的猛禽。这是说:像猴子那样敏捷地进攻,像鸷鸟那样勇猛地搏击。

  这是个“”(biāo标)字。金文①上边是两条狗(犬),下边是一条狗,一共三条狗,它们都是头朝上,尾朝下,腿朝左,背朝右。这个“”字的本义就是“众犬狂奔貌”,所以是个会意字。②是小篆的写法,除笔形改变而外,整体也有变化,变成一“犬”在上,两“犬”在下(一个汉字如是三个同体相重,均为上一下二,似乎已是一条规律)。③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“”字由“众犬狂奔貌”的本义又能引申为迅速敏捷义,如《楚辞•九歌•云中君》:“远举兮云中。”大意是:很快地进入云中。至于《礼记•月令》中所说的“风暴雨”,我们可不能理解为“急风暴雨”。这个“风”,实际上就是“飙风”,是指大旋风,当然也是从犬猛主义引申出来的。在古代,“飙风”也经常写作“风”,两个字可以通用。

  有的人把“”写成“焱”(yàn焰),那就错了,因为“焱”字是三个“火”,指火花,二者的形、音、义均不同,不要弄混了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