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木 部1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 “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。”这是“木”字。甲骨文①的形体就是一棵树的样子,上部是树头,下部是树根。金文②同于甲骨文。由此可见,“木”字就是个象形字,即像树形。小篆③只是甲、金文的直笔变成了曲笔而已。④是楷书形体,把小篆上部的曲笔变成了一横,树根的部分变成了一撇一捺,这就不太像树的样子了。

  “木”字的本义就是“树”,如《韩非子•亡征》:“木虽蠹(dù渡),无疾风不折。”就是说:树虽然被蠹虫咬坏了,但如果不是疾风还是不会折断的。由“树”又引申为“木材”义,如《荀子•劝学》:“木直中绳。”即“木材直合乎墨线”的意思。成语中有“呆若木鸡”的话,这个“木”就是有“呆板”之义。我们读《史记•绛侯周勃世家》时,对“勃为人木强敦厚”一句怎样理解呢?有人就把这个“木”字理解为“呆板”,这是不确切的。这个“木”字应理解为“质朴”或“朴实”的意思。

  “木”字是个部首字。在汉字中,凡是从“木”的字,大都与树木有关,如“本”、“末”、“朱”、“束”、“析”、“果”等字。

  “业精于勤。”这个“业”字本为象形字。①是金文的形体,就像古代乐器架子横木上装饰用的大版,刻如锯齿之状,用以悬挂钟、鼓、磬等乐器。②是小篆的写法。③是楷体繁体字。④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业,大版也。所以饰悬钟鼓。”这个说法是对的。古代的书册之板也可以称“业”,放置时以韦(皮条)穿捆,阅读时则解带而展,所以《礼记•曲礼》中有“所习必有业”的话,后来把读书称为“业”,如韩愈《进学解》:“业精于勤。”《孟子•告子下》:“愿留而受业于门。”也就是说:愿意留在这里而学习于门下。由“学习”引申为“学业”,如柳宗元《答韦中立论师道书》:“业甚浅近。”由“学业”又能引申为“事业”,如诸葛亮《草庐对》:“高祖因之以成帝业。”大意为:汉高祖(刘邦)凭借这个而完成称帝的大业。

  这是“东方欲晓”的“东”字。许慎曾根据小篆的形体分析说,这个字是“日”和“木”组合而成,“日”升到树木的半中腰,表示东方。其实许慎说错了。你看甲骨文①多像两头扎起来的一个大口袋。金文②就更像大口袋装满了东西,而两端也是扎起来的样子,所以“东”的本义就是代表“东西”(物)。小篆③是从金文演变来的,已经看不出是口袋的形状了。④为楷书形体。⑤是简化字,书写很方便。

  “东”作为“东方”讲,是假借的问题,即假借“东西”(物)的“东”代表“东方”之“东”。因古时主人之位在东,宾客之位在西,所以主人称为“东”,如“作东”、“东家”等。

  请注意:繁体字“东”与繁体字“柬”的写法不同,它们的简化字也不相同,“柬”简化为“东”,“柬”在某些字中(如练、拣、炼)简化为“”,二字不能混淆。

  “钟鼓乐之。”这个“乐(yuè)”字本为象形字。甲骨文①是“弦附木上”的形象,像古代琴的样子。正如郭沫若先生所说:“乐字之本为琴。”②是金文的形体,中间的“白”“乃象调弦之器”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由金文直接演变而来。④是楷书繁体字。⑤为简化字,是草书楷化的形体。

  《说文》:“乐,五声八音总名。”此说不妥,因为“乐”字像琴瑟的形状,本义应为“乐器”,许慎所说的“五声八音总名”只能是“乐”的引申义。如《礼记•乐记》:“乐者,音之所由生也。”大意是:乐器,是能够发出声音的器物。因音乐能使人快乐,又可以引申为“快乐(lè)”,如《诗经•魏风•硕鼠》:“适彼乐土。”就是说:到那个安乐的地方。

  请注意:“乐”字是个多音字,除了读yuè、lè以外,还读yào,如《论语•雍也》:“知(智)者乐水,仁者乐山。”这是说:聪明人爱好水,仁人爱好山。这里当“爱好”讲的“乐”,应读作yào。

  这个“”字读作cì,本为象形字。甲骨文①就像树木上长的刺的形象,实为“刺”的本字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相似。③是小篆的写法。④为楷书的写法,中间并不封口。

  《说文》:“,木芒也。象形。”这是对的。段玉裁进一步解释说:“自关而西谓之刺,江湘之间谓之棘”。因“”能扎人,其形体又不明显,所以又在右边增加了“刀”,写作“刺”,于是“刺”行而“”废。

  请注意:在古籍中常见“刺船”一词,这并非要将船刺坏,而是指“撑船”,如《史记•陈丞相世家》中所谓“佐刺船”,就是帮助撑船的意思。我们读《晋书•潘岳传》时,还会见到“和峤刺促不得休”的话,这是说:和峤(人名)劳苦不得安息。这里的“刺”应读作qì,而不读cì。又“”字和“束”字形体近似,前者中间不封口,后者封口,需加区别,不可混淆。

  一个字?由“”作为其组成部分,那么这个字大都含有尖锐或身上长刺的意义在内,如“棘”、“枣”等字。

  这是“根本”的“本”字。你看甲骨文①的上部是“木”(树),下面根部的三个小圆圈是指事符号,表示这里是树木的根部所在。金文②则变成三个小黑点儿,意思一样,上为“木”,下为根。小篆③则把根部的三个点连成了一条线,同样是指事符号,表明根部所在。④是楷书形体,是“木”下加一横。由此可见,“本”字是个指事字。后世则把“根”与“本”连在一起构成一个复音词,叫作“根本”。

  《说文》说:“木下曰‘本’。”这很对,是说木(树)的下部(根)就叫“本”。这就是“本”字的本义。从“根本”之义又引申为“基础”的东西叫“本”,如《汉书•赵充国传》:“臣闻兵以计为本。”大意是:我听说用兵之事是以计谋为基础的。《管子•八观》“观左右本朝之臣”中的“本”字是什么意思呢?这是由“基础”义引申为“自己这一边”。所以“本朝”就是“自己所处的这一朝”。

  这是“本末倒置”的“末”字。我们看金文①就像把一个“本”字倒过来的样子,真是“本末倒置”了。其实“本”与“末”也正是完全相反的两个字。金文①也是木(树),上部为树头,下部为树根,在树梢上加一小短横(指事符号),就表示这里是树梢(梢:即有“末”义)。可见“末”字也是一个指事字。②是小篆形体。③是楷书形体,仍然是“木”上有一长横。

  “末”字的本义就是“树梢”,如《左传•昭公十一年》:“末大必折。”这是说树梢太大,非折断不可。《孟子•梁惠王上》“明足以察秋毫之末”,这个“末”是指毛的“尖端”。“本为主,末为次”,由此又引申出不重要的东西为“末”,如成语“舍本逐末”就是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