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儿 部2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 “光”字本义就是光明、光亮,如《孟子•尽心上》:“日月有明,春光必照焉。”由“光亮”又引申为光彩、光荣,如《荀子•不苟》:“言己之光美。”意思是说自己的光彩。又可引申为发扬光大之意,如诸葛亮《出师表》:“以光先帝之遗德。”也就是说:以发扬光大先帝所留下来的德。

  时代不同,词义也往往各有差异。比如“光棍”一词,我们今天称尚未娶妻子的人为“光棍”,但在古代却多指地痞、流氓,比如《牡丹亭•闹宴》:“叫中军官暂时拿下那光棍。”这里的“光棍”就是指流氓。

  “小臣持献寿,长此戴尧天。”这个“尧”字本为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两堆土,下部是面朝左的一个人,“土”本身就有“高”义,再架于人之上更有“高”义。②是《说文》中的古文形体,是两个“人”的头上均有“土”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人的头上有三堆土,极为复杂。④是楷书繁体字。⑤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尧,高也。”“尧”字的本义为“高”。人中之最高明者为“尧”。所以传说中父系氏族社会后期部落联盟的领袖,史称“唐尧”,也是古代传说中最贤明的帝王。杜甫《诸将五首》:“蓟门何处尽尧封。”这里的“尧封”就是指中国的疆域。据说尧、舜时开始划定我国疆土为十二州,所以后世也常常把“尧封”当成中国的代称。

  总之,古代人民对“尧”极为崇拜,所以古籍中的“尧天”、“尧年”等词,都用来比喻理想中的太平岁月、升平盛世。

  “靡不有初,鲜克有终。”这个“克”字本为象形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像人头上戴的胄(头盔),下部是一个面朝左而弯着腰的人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相似。③是小篆的写法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克,肩也。象屋下刻木之形。”此说不妥。许慎是仅就小篆的形体而加以臆测。其实,“克”字的本义应为“胜”,表示头戴胄的武士能够取胜之意,如诸葛亮《草庐对》:“操遂能克绍。”这是说:曹操终于战胜了袁绍。由“战胜”引申为“能够”,如《尔雅•释言》:“克,能也。”柳宗元《贞符序》:“不克备究。”意思是:不能够完备地探究。后又可以引申为“克制”,如《后汉书•祭遵传》:“克己奉公。”《论语•颜渊》:“克己复礼为仁。”

  后世“克”字被假借为公制中计量质量和重量的一种单位,如一公斤等于一千克,一市斤等于五百克。

  “五月五日,龙舟竞渡。”这个“竞”字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像两个人头部皆有刑刀之形,有“竞强”之意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二人的上部皆讹变为“言”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与金文极相似。④是楷书繁体字。⑤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竞,强语也,一曰逐也。”殆非本义。“竞”字的本义应为“强”,如《诗经•周颂•执竞》:“执竞武王!”大意是:能慑服强敌的是周武王。由“强”可以引申“争逐”,如《商君书•错法》:“功赏明,则民竞于功。”互相争胜就可以称为“竞争”,如《庄子•齐物论》:“有竞有争。”对“竞争”一词,郭象解释得明白:“并逐曰竞,对辩曰争。”

  请注意:旧时常称作诗押险韵为“竞病”,为什么呢?据《南史•曹景宗传》记载,南朝曹景宗大败魏兵而还,武帝高兴地设宴庆贺,宴饮时联句赋诗。轮到景宗时,韵已用尽,只剩下“竞”与“病”二字。景宗泰然即赋:“去时儿女悲,归来笳鼓竞。借问行路人,何如霍去病?”武帝赞叹不已。因此,后世就将“竞病”一词作为赋诗押险韵的典故了。

  “神农竟不知。”这个“竟”字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上部的“言”(上古“言”与“音”同字)为乐器之形,下部是“人”,表示人奏乐。②是古玺文的形体,上部为“音”,下部仍为“人”,其义未变。③是小篆的写法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竟,乐曲尽为竟。从音从人。”许说实为引申义。“竟”字本义为“奏乐”,后引申为“乐曲尽”义。由此,又可以引申为“完结”、“终了”,如《晋书•谢安传》:“看书既竟。”这是说:看书已经完毕。曹操《龟虽寿》:“神龟虽寿,犹有竟时。”由“终了”又可以引申为“终究”、“究竟”,如刘禹锡《天论上》:“道竟何为邪?”这是说:“道”这个东西究竟有什么用处呢?由此又可以引申为“最终”,如《史记•屈原贾生列传》:“竟死于秦而归葬。”

  边界为国境的终了,所以当“境”字未产生以前,“竟”作“境”用,如《左传•宣公二年》:“亡不越竟,反不讨贼,非子而谁?”这是说:逃走而又不逃出国境,回来而又不讨贼,不是你又是谁呢?《商君书•徕民》:“竟内不失须臾之时。”这是说:国境以内不误一点农时。这个意义后世均写作“境”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