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木 部7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古人说:“鹿奔林中谓之‘麓’。”这话很对。你看甲骨文①左边是“木”,右边也是“木”,两个“木”字当中有一只鹿在朝左跑。可见这个“麓”字是个会意兼形声的字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把当中的“鹿”字换成了“录”字,就由原来会意兼形声变成了纯形声的字了。小篆③由甲骨文变来,“林”字被移到“鹿”的头上,书写方便,也很好看。④是楷书的形体,与小篆大体相同。

  “麓”字从“鹿奔林中”的本义引申为“山脚下”的意思,如在王夫之的《小云山记》中说:“大云之北麓有溪焉。”这是说,在大云山北面的山脚下有一条小河。这个“麓”字我们现在还用,如“天山南麓”、“昆仑山北麓”等。不过这里的“麓”字有山坡的意思。

  攴 部

  这个“攴(pō坡)”字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的右下部是一只右手,其上部是一根皮鞭(或带杈的木棍),这个字是手执皮鞭扑打之义。金文②的形体和小篆③的形体基本上同于甲骨文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“攴”字的本义就是“扑打”,如《说文解字•攴部》:“攴,小击也。”到了后世,这个“攴”字就被“扑”字代替了。

  “攴”字是个部首字。在汉字中凡由“攴”字所组成的字均有“打”、“击”的意思,如“攻”、“牧”、“效”、“教”、“敝”等字。

  “琴瑟时未调,改弦当更张。”这个“改”字,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。左边为“巳”,实像人形:右边为“”,一只手拿着鞭子打。郭沫若说:“殆象扑作教刑之意,子跪执鞭以惩戒之也。”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相似。③是小篆的写法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改,更也。”这是对的。“改”字的本义为“更正”、“改变”,如《荀子•臣道》:“故因其惧也而改其过。”

  在古籍中常有“改容”一词,一般不作改变面貌解,而是“改变神色”的意思,如《后汉书•王龚传》:“龚改容谢曰:‘是吾过也。’”大意是王龚改变了神色而致歉说:这是我的过错。旧时称妇女再嫁为“改醮”,如《晋书•李密传》:“父早亡,母何氏改醮。”

  这是“攻城不畏坚”的“攻”字。①是金文的形体,其左是个“工”字,其右是个“攴”字;“攴”字的本身就有攻打的意思,所以“攻”字是一个左声右形的形声字,其本义就是攻击(或攻打)。②是小篆的写法,其形体与金文基本相似。但是到了楷书③就大变样了,表意的“攴”旁变成了“”(反文旁)。照形声字的结构原则说,“文”字的意义与“攻击”的意义没有什么联系,所以这种变法最初是变错了,后来人们在书写时也就将错就错,以至于约定俗成了。

  “攻”的本义是“攻打”,如《孙子兵法•形篇》:“不可胜者守也,可胜者攻也。”从“攻打”引申为“抨击”,如陈亮《上孝宗皇帝第一书》:“狂妄之辞不攻而自息。”还可以从“攻打”引申为“制作”,如《左传•襄公十五年》:“使玉人为之攻之。”使雕玉的工匠替他雕刻玉石。有的人读《诗经•小雅•车攻》时说:“‘我车既攻’,就是‘我的战车已经攻上去了’的意思。”这就不对了。这里的“攻”字应解为“坚固”,这是从动词“攻击”远引申为形容词“坚固”的意思。

  “一夜连双岁,五更分二年。”这个“更”字本为形声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。上部是“丙”,表声;下部是“”,表形,即像手握马鞭的形状。于省吾先生认为:“更即古文鞭字。”②是金文的形体,上部又增加了一个“丙”字,其义未变。③是小篆的形体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更,改也。”其实,“改”并不是“更”字的本义,而“鞭”才是本义,不过这个本义早已被“鞭”字所代替。“更”作为“改变”义用,如《商君书•更法》:“贤者更礼。”所谓“更礼”,就是更改旧礼制。由“更改”可以引申为“调换”,如晁错《言守边备塞疏》:“一岁而更。”也就是说:(守边的军队)一年调换一次。“更”字还由“改变”引申为“经过”义,如柳宗元《小石城山记》:“更千百年,不得售其伎(技)。”大意是:经过千百年,不能施展其技能。“更”字还可以读作gèng,那是“另外”或“再”的意思,如王之涣《登鹳雀楼》:“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。”

  请注意:古代的“更”与“改”的词义有别:“改”字除了“改变”义外,并没有“交替”或“调换”义,而“更”字却有这些词义。

  “风入园林寒漠漠,日移宫殿影枚枚。”这个“枚”字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左边像手执工具扑打右边的树木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左边为树木之形,右边是手执一把大砍刀向树干砍去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其右边变为“”,意义没有变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枚,干也。”其实,“枚”字的本义是“砍树干”,后来才引申为“树干”的意思,如《诗经•周南•汝坟》:“伐其条枚。”大意是:砍伐那楸树枝干。古人也常用树条作马鞭子,因此,“枚”字又可以引申为“马鞭子”,如《左传•襄公十八年》:“以枚数阖。”“阖”为“门扇”义。这是说:用马鞭子指点着数门扇。另外,“枚”字还可以从“树干”义引申为“木片”义,如《诗经•豳风•东山》:“勿士(事)行枚。”所谓“行枚”也就是“横枚”,指古代行军时,横衔在战士口中的小木片,不让喧哗。诗句的大意是:不要再去把兵当。后世,“枚”字又能引申为量词,如谢惠连《祭古冢文》:“有五铢钱百余枚。”也就是说:有五铢钱一百多个。“枚”字后世多作量词用。

  “借问酒家何处有?牧童遥指杏花村。”这就是“牧童”的“牧”字。这个字很形象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其左是一只手拿着鞭子,其右是迎面看的牛头的形象(代表牛)。这就是拿鞭子赶牛,表示放牧的意思,可见“牧”字是个会意字。金文②的左边是“牛”,右边是手拿鞭子的形象,所以甲骨文的左边和金文的右边都是个“攴”字。小篆③是随金文的形体演变而来的。楷书④的左边看不出像“牛”,右边也没有手执皮鞭的模样了,不过从其组成部分来看,是完全一致的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