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日 部3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 “显”有“尊敬”义,所以旧时对先人的敬称可以称“皇”,也可以称“显”。对死去的父亲称“显考”,对死去的母亲称“显妣”。

  这个“晋”字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上为两矢,下为“日”,实为一器物,好像两矢插进器中之形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下部更像器形。③是小篆的写法,与甲骨文相似。④是楷书繁体字的写法。⑤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晋,进也。日出万物进。”其实“晋”的本义应为“箭”,箭插入器中,可以引申为“插”义,如《周礼•春官•典瑞》:“王晋大圭。”也就是说:大王插大圭。当“插”讲的“晋”,后世都写作“”,如《商君书•赏刑》:“笏(hù)。”“笏”是古代大臣上朝时手里所拿的手板。又可引申为“进”义,如班固《幽通赋》:“盍孟晋以迨(dài)群兮。”“孟”为“勉励”义,“迨”为“赶上”义。原话的意思是:为什么不勉励上进而赶上大家呢?现在还说升级为“晋级”。

  我们看甲骨文①的形体,大概能得知其义,中间是个“日”(太阳),周围是个光圈。小篆②只保留了“日”字,而它的下部则加了个“军”字表示读音,这就成了从“日”、“军”声的形声字了。③是楷书的形体,是直接由小篆变来的。④是简化字,仅把“车”字简化为“车”罢了。

  “晕”的本义是指日晕、月晕,如《韩非子•备内》:“日月晕围于外。”也就是说:日月的周围有一个模糊的大圆圈。凡出现这种现象,天气往往要发生变化,或刮风或下雨。因“晕”有模糊不清之意,这就引申为“人的眼花、昏眩”义,如姚合《闲居》中有“眼晕放书多”的话。我们现在所说的头晕、晕车、晕船等都是从“晕”字的本义来的。

  “置酒望白云,商飙起寒梧。”这个“商”字原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下部是祭祀时所设的灵台,其上置薪,焚烧而祭天。这是殷商人的习惯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下面增加了一个“口”。③是籀文的形体,中间又增加了两个“星”形,象征大火之星,即为商星(星名)。④是小篆的形体,省去星形。⑤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商,从外知内也。”此说不妥。“商”字的本义为“焚柴祭天”,后则引申为星名,如曹植《与吴季重书》:“别有参(shēn)商之阔。”“参商”即指参星与商星。这是说:分别后就像参星和商星一样相距遥远。商星极红,古代也称为“大火”,这是商朝人所崇尚的,因此也就以“商”名其部族,继而又名其朝代。至于当“商人”讲,那是假借义,如《史记•苏秦列传》:“力工商。”即努力从事工商之业。

  请注意:在古代“商”与“贾(gǔ)”是有区别的。靠运输奔走贩卖货物的称商,靠囤积营利的称为“贾”。所以习惯上也就概括为“行商坐贾”了。后来“商贾”连用,即泛指商人了。

  “尔曹身与名俱灭,不废江河万古流。”这个“曹”字实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。上部是两个“东”,下部是一个“口”。“东”本为大口袋形。口袋本身就有“多”义,更何况二“东”了。(其下部之“口”,在甲骨文中常常无义。)所以“曹”有“偶”、“辈”、“群”的意思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基本相似,只是将下部的“口”换成“日”(从“口”和从“日”相同,上古字例习见)。③是小篆的写法,近似于金文。④是楷书,简化了许多。

  《说文》:“曹,狱之两曹也。”许慎所说的“两曹”(或作“两造”,古代“曹”与“造”通假),是专指狱讼之事的原告与被告,这并不是本义。其实“曹”字的本义应为“对”或“双”,比如宋玉《招魂》:“分曹并进。”这是说:一对对地并进。由“对”又可引申为“群”,如杜甫《曲江》:“哀鸣独叫求其曹。”“求其曹”也就是“求其群”的意思。由“群”又能引申为“辈”,如杜甫《春水生》:“吾与汝曹俱眼明。”“汝曹”就是“你们这一辈”的意思。由“群”又可引申为“类”,如古时分科办事的官署也称为“曹”,如《后汉书•百官志》:“分为四曹。”也就是分为四科的意思。

  这是“亮晶晶”的“晶”字。甲骨文①的形体是三个太阳堆在一起。本来一个太阳就够亮的了,那么三个太阳就更亮了,所以《说文解字》说:“晶,晶光也,从三日。”这种三个同样的字所组成的会意字,就叫“同体会意字”。小篆②和楷书③也是三个“日”字。所以“晶”字的本义是“光亮晶莹”的意思。

  “晶”也有“明净”之意,如宋之问《明河篇》:“八月凉风天气晶,万里无云河汉明。”古人也常以“晶晶”连用,表示明亮的样子,如欧阳詹《秋月赋》:“皎皎摇摇,晶晶盈盈。”

  请注意:“晶”字是三个“日”组成的,如果写成三个“曰”那就错了。

  “似曾相识燕归来。”这个“曾”字本为象形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像古代蒸食的炊器。②是?文的形体,更像炊器。上为盖,中为腹,下面还加了底,做饭用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与金文相似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曾,词之舒也。”此说不妥。“曾”为“甑(zèng)”的本字,是一种炊器。当“曾”字被借作虚词之后,在炊器的意义上就写作“甑”了,如《汉书•范冉传》:“甑尘釜鱼。”就是说:甑中落下了很厚的尘土,釜中能够养鱼了。这是形容贫苦人家断炊已久。

  “曾”当“乃”、“竟”讲,如《诗经•卫风•河广》:“谁谓河广?曾不容刀!”“刀”本作“”,小船。大意是:谁说黄河宽又宽?竟容不下一条小船。“曾”还可作副词用,表示加强语气,如《列子•汤问》:“曾不若孀妻弱子。”大意是:连那寡妇和小孩子都不如。不过这里的“曾”应读作cèng。“曾”也有“曾经”义,如李白《猛虎行》:“萧何曾作沛中吏。”这是说:萧何曾经作过沛县的官。

  请注意:杜甫《望岳》“荡胸生曾云”中的“曾”,却是“层”字的通假字,表示重叠义。

  这是“朝辞白帝彩云间”的“朝”字。在金文①的左边,上下部都是“草”,中间是个太阳,右边是水,本义是太阳从地面(草地)上升起时,潮水上涨了。所以“朝”的本义是早晨,是个会意字。后来因为“朝”字右边伪变成“月”,根本看不出水的样子,所以在“朝”字的左边又增加了三点水,写作“潮”,自此以后“朝”字再不当“潮”字用了。小篆②的形体发生了伪变,其左边的上部和中部还与金文类似,可是下部却变得不像“草”的形状了。右边的“水”形却错变为上“人”下“舟”。③是楷书的形体,其左倒与金文有些类似,而右边却是从金文的“水”旁伪变为“月”旁,书写方便多了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