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贝 部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甲骨文①就像左右两扇贝壳。金文②基本上像甲骨文的形状,中间连在一起。可是到了小篆③就发生了伪变,根本看不出贝壳的样子了。④是楷书形体,类似于小篆。⑤是简化字,从楷书的行草体变来的,仅有四笔,书写方便。

  今天,“贝”并没有什么可珍贵的,但是在上古却是一宝,可用作货币。许慎说,到了秦朝才“废贝行钱”。

  “贝”字是个部首字。在汉字中,凡是由“贝”所组成的字,大都与钱财或贵重义有关,如“财”、“货”、“贯”、“贷”、“贸”、“贺”、“贵”、“贿”、“赂”、“赃”,“赁”、“赈”、“资”、“赋”、“赍”、“赡”等。

  这是“贤能云集”的“贤”字,本为形声字。①是金文的形体。其上部为“”,表声,下部为“贝”,即财物,财物多为“贤”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与金文相似。③是楷书繁体字。④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贤,多才也。”这里是指“有道德有才能”,并不是本义,而是引申义,如《荀子•王制》:“尚贤使能。”这是说:崇尚和使用有道德有才能的人。又可以引申为“多”、“胜过”,如《战国策•赵策四》:“老臣窃以为媪之爱燕后贤于长安君。”大意是:我私下认为您(赵太后)爱您的女儿(燕后)胜过爱您的儿子长安君。有才能的人称“贤人”,所以旧时对他人的敬称往往冠以“贤”字,如贤弟、贤侄、贤妻等。

  请注意:“贤”字可作“艰”字的通假字,如《诗经•小雅•北山》:“我从事独贤。”也就是说,惟独我从事的劳动竟如此艰苦。

  “寒风起,败叶飞。”这个“败”字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左边是张开的两扇贝,其右是一只手拿了一条木棍之类的东西要打坏贝,这就是“败毁”之义。金文②反而复杂化了,比甲骨文多了一个“贝”,好像是说:破坏更多的贝,就败坏得更严重。然而笔画太繁了,小篆③把金文中的两个贝减掉了一个,书写方便。楷书④的形体是由小篆直接演变而来。⑤是简化字。

  “败”字的本义是“破坏”,如:“法败则国乱。”(《韩非子•难一》)这是说:法要是被破坏了,那么国家就要大乱。从“破坏”或“毁坏”之义又可以引申为“饮食之物变味变质”,如:“清醇(chún纯)之酎(zhòu宙),败而不可饮。”(仲长统《昌言•理乱》)意思是:纯净的好酒,若是变质而败坏也是不能再喝的。由“败坏”之义又能引申为“衰落”或“凋残”,如:衰败、残败、败叶、败柳等等。由此又可以引申为“输”或“打败仗”等义,如:“敌众败走”、“一败涂地”等。

  在古书中经常见到“败北”一词,除了当“战败”讲,也可以指在竞赛中失利,如柳宗元《上大理崔大卿启》中有“败北而归”的话,也就是失利而归的意思。不过请注意:这个“败北”中的“北”字不可读běi,而必须读作bó(薄)。

  “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。”这个“贫”字是会意兼形声的字。①是《说文》中古文的形体,其外为大屋之形,其内为“分”,分什么?什么也没有,故为“贫”。商承祚先生认为:“去贝则贫,此存分之意,而取无贝之实也。”②是小篆的形体,变成形声字。其上为“分”,表声;其下为“贝”,表形。③是楷书繁体字。④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贫,财分少也。从贝分,分亦声。”许慎的说法是正确的。“贫”的本义即为“贫穷”,如《商君书•去强》:“国富而贫治,曰重富。重富者强。”大意是:国家已经很富了,却要当贫国来治理,这就会富上加富。只有富上加富的国家才会强盛。由“贫穷”又可以引申为“缺少”,如刘勰《文心雕龙•练字》:“富于万篇,而贫于一字。”这是说:虽然能写就一万篇好文章,但有时也会缺少一个很恰当的字眼。

  请注意:“贫瘠”一词多指土地不肥沃,但古代有时也指“贫穷的人”,如《新唐书•李大亮传》:“大亮招亡散,抚贫瘠。”也就是说:李大亮招回流散的人,抚恤贫穷的人。

  从甲骨文①的形体看,外部像是匣椟一类的容器,其内装有“贝”,这就有贮(zhù柱)藏之意。金文②的形体与甲骨文类似,只是其中的“贝”写得更复杂一些。小篆③把“贝”移于匣椟之外,变成左形右声的形声字了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直接由小篆楷化而来。⑤是简化字。

  “贮”字在古代词义较为单纯,就当“贮藏”讲,如贾谊《积贮疏》:“夫积贮者,天下之大命也。”这是说贮藏财物与粮食,是天下最重要的事情。这个“贮”字有时也可代“伫”字,是“久立”或“等候”的意思。

  “每逢危栈处,须作贯鱼行。”这个“贯”字本为象形字。①是金文的形体,用一条绳索穿着一串贝。②是小篆的写法,变成了形声兼会意的字了。③是楷书繁体字的写法。④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贯,钱贝之贯。”“贯”字的本义就是“穿钱所用的绳索”,如《史记•平准书》:“京师之钱累巨万,贯朽而不可校。”后面一句是说:腐烂的穿钱绳子数也数不清。从穿钱的绳子引申为钱的数量,铜钱一千个为一贯,如《京本通俗小说•错斩崔宁》:“丈人取出十五贯钱来,付与刘官人。”由穿钱又可引申为广义的“穿连”一切东西,如屈原《离骚》:“贯薜荔之落蕊。”意思是:把薜荔这种香草的落花穿连起来。至于《左传•襄公三十八一年》“射御贯则能获禽”中的“贯”,实为“惯”字的通假字,是“习惯”之意。

  请注意:《史记•伍子胥传》:“伍胥贯弓执矢向使者。”这里的“贯”实为“弯”字的通假字,应读作wān。

  “贸迁有无,各得其所。”这个“贸”字本为形声字。①是金文的形体。其上为“卯”,表声,其下为“贝”,表形。②是小篆的写法。③为楷书繁体字。④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贸,易财也。从贝,卯声。”此说正确。“贸”字的本义就是“交易”、“交换财物”,如《诗经•卫风•氓》:“氓之蚩蚩,抱布贸丝。”大意是:小伙装得很老实,怀抱布匹来换丝。由“交易”义又可以引申为“变易”,如吴质《在元城与魏太子戕》:“先后不贸。”也就是古今不变的意思。裴《史记集解序》:“是非相贸。”这是是非相变易。

  请注意:《礼记•檀弓下》:“贸贸然来。”这里的“贸贸”是什么意思呢?实为“”的通假字,是说人受饿后眼睛都看不清了。古书中还常见“贸首”一词,那是指双方有深仇大恨,都想得到对方的头颅才甘心,有以头换头之意。

  这是“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”的“贼”字。金文①的左边是一只手,右边是“戈”(武器),中间是“贝”(贵重之物),这就表示“手持戈破贝”之意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“手”靠近“戈”,更有持戈的意思。③是楷书的写法,与小篆的形体基本一致。④是简化字。

  “贼”字的本义是“毁坏”。由“毁坏”就可以引申为“害”,如《墨子•非儒》:“是贼天下之人者也。”意思是:这是害天下人的作法。由“害”义又可以引申为“杀”,如《韩非子•内储说下》:“二人相憎,而欲相贼也。”就是说:二人相互憎恨,而想互相残杀。不过,我们读《三国志•魏书•董二袁刘传》时,会见到“董卓狼戾(lì力)贼忍”。这个“贼”字解释为“害”或“杀”等都不通,其实是“残忍”之义。当然这个“残忍”义也是从“害”或“杀”等义引申出来的。这句话是说:董卓这个人凶狠残忍。

  请注意:在古书中,“贼”字往往用来指奴隶或农民起义军,如《后汉书•光武纪》:“赤眉贼入函谷关。”这是对西汉末农民起义军的污蔑。

  另外,古代“盗”“贼”二字的意义和今天的词义正好相反:“盗”是指偷东西的人,如《荀子•修身》“窃货曰盗”,而今天的普通话却叫“贼”;“贼”是指抢东西的人,如“寇贼”等,而现代的普通话却叫“强盗”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