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水 部1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 “双手推开窗前月,一石击破水中天。”这个“水”字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的四个点之中有一条曲线,表示弯弯曲曲的水流之形。金文②和小篆③的形体基本上与甲骨文相同。④是楷书的形体,已经看不出流水之形了。(一竖笔就是甲、金文字中间的一条曲线,左右部分则代表甲、金文字的四个点儿。)

  “水”字的本义古今一致。不过由“水”字所组成的词,古今词义有很多是不一致的,需要注意。比如“水车”,现在是指一种提水工具,用以车水灌溉稻田;可是《南史•徐世谱传》中所说的“拍舰、火舫、水车”,都是指战船。再比如“水师”,在清代是指“水军”,如长江水师、外海水师等,但《国语》《国策》中也有“水师”一词,不是指“水军”,而是古代的官名,据韦昭说:“水师掌水。”

  至于“水客”,近代多指到处采购货物的商人;可是唐宋时代所说的“水客”,是“渔夫”的代称,如梅尧臣《杂诗绝句》:“买鱼问水客,始得鲫与鲂。”

  “水”字是个部首字。凡由“水”字所组成的字大都与水有关,如“永”、“沉”、“沙”、“涉”、“浴”、“渊”等字。

  这个“永”字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就像水的主流所分离出来的一条向右的支流。金文②就更像水流的形状,“潺潺溪水”,涓涓不息。③是小篆形体,与甲、金文字的写法比较一致。到了楷书④,就变得看不出溪流的模样了。

  “茫茫九派流中国”的“派”字,上古就写为“”,当水流讲,是水流的象形字。它与“永”字同字,甲、金文的形体也是①②的写法。到了后世,“”字仍保留“流水”的本义,并加了水旁写为“派”;而“永”字则由“长”义引申为“永远”、“永久”之义。这样,“永”与“派”有了明确的分工。

  “永”字的本义就是“水流长”,如《诗经•周南•汉广》:“江之永矣。”就是说:长江之水长流不断。由“水流长”义又可引申为“长”义,如陆云《祖五羊二公》诗:“身乖路永。”“乖”是分离之义。就是说,身子分离路途又长。由“长”又可以引申为“永远”,如《诗经•卫风•木瓜》:“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。”“匪”通“非”,也就是说不是报答,而是永远要好。但是《尚书•舜典》“诗言志,歌永言”里面的“永”字,不是“永远”之义,而是指“歌唱”。这个“永”字后世写为“咏”。“永年”一词,在古书中常见,如“永年之术”就是“延年益寿的方法”。后世人在给长辈写信时常有“躬祝永年”的话,也是“祝您长寿”的意思。

  这个“”字读作dà,本为会意兼形声的字,即“从水从大,大亦声”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中间为人(大)形,身子的周围有水淋下,表示用水冲洗身子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成为“水”与“大”的左右结构,词义未变。③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在《说文》中,“”作“淅”解,是淘米的意思。许慎的说法并非本义,而是引申义。其本义为“洗澡”。由“洗澡”引申为泛指“冲洗”,如吴方言的“洗”称为“”,洗衣裳就叫“衣裳”;洗头就称为“头”,这是北方人所罕知的。

  《楚辞•九章•涉江》:“齐吴榜以击。”“吴榜”指吴地人所作的大桨。大意是:船夫们齐举大桨击起了水中的波浪。“”字由“洗”义引申为“波浪”义。不过,这里的“”字必须读作tài,所以在古籍中也常将“”写作“汰”。

  这个“沈”字本为“沉”字。从甲骨文①看,是在水中沉没了一头牛(中间是牛头形),可见这是个会意字。到了金文②,左边好像是一个人颈上束着绳索,右边是水,是人沉到水中了。小篆③的形体与金文基本上一致,只是把左右部分的位置颠倒了一下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⑤是楷书的形体发生了伪变。

  “沈”字的本义就是“沉没”。后来因为“沈”字还兼地名和姓,古人又造了一个专当“沉没”讲的“沉”字,而让“沈”字专作姓或地名用了。这样,“沉”、“沈”二字有了明确的分工。比如刘禹锡的《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》诗:“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。”这个“沉舟”就是沉没了的船。“折戟沉沙”,也不再写作“折戟沈沙”了。

  至于“阳”现在写作“沈阳”,这是借“沈”字当简化字用了。

  请注意:“沈沈”二字连用时,多形容宫室很深的样子,这时读音也变了,应读为tán tán(谈谈)。

  “风急天高猿啸哀,渚清沙白鸟飞回。”这个“沙”是个会意字。从金文①看,左边是弯曲之水形,右边的四点是表示有很多沙粒。所以水边或水底的细小石子称为“沙”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左边的“水”字没有变,右边的沙子变为“少”字了。③是楷书的形体,由小篆直接变来,同样都是会意字。

  在古代文学作品中,经常会见到“沙场”一词。这个词,本来是指“平沙旷野”,如应璩的《与满炳书》:“沙场夷敞,清风肃穆。”可是后来则多指战场,如祖的《望蓟门》诗:“沙场烽火连胡月,海畔云山拥蓟城。”这里的“沙场”即指古代的战场。至于古书上说的“沙堤”,不能理解为用沙子筑的河堤,而是专指唐代为新任宰相铺筑的沙面大路,后世所说的某人有“沙堤大权”,即指某人拥有最大的实权的意思。

  这是个“”(huì会)字。从甲骨文①看得很清楚,右边是面朝左弯着腰的一个人,左下部放着一个器皿,左上方是人的手,即用手捧水在洗脸洗头。金文②也基本上是甲骨文的形象。可是到了小篆③就简化成左形(水)右声(未)的形声字了。楷书④与小篆的形体基本一致。

  这个“”字的本义是洗脸。可是当它读为meì(昧)的时候,其词义与“昧”字相通,当“微暗”、“无知”的意思讲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:“”与“沫”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字。后者的右边是“本末”的“末”字(下面的横画短),应读为mò(莫),指“泡沫”、“唾沫”。

  这是“泅水过河”的“泅”字,读作qiú,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“子(人)”的周围是水,就像人潜入水中。②是古玺文的形体,左为“水”,右为“子”,表示人浮于水上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与古玺文极相似。④是小篆的异体字,由会意字变为形声字。⑤为楷书的写法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