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是个“(gǒng巩)”字,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是左右两只手对举的样子。金文②和小篆③的形体也基本上同于甲骨文,都表示双手对举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“”字一般都不单独使用,而只是充当一个字的部首。凡由“”所组成的字大都与手或动作有关,“”到了楷书里,已变为“”或“”或“大”,如“具”、“戒”、“兵”等。

  “与为千金之裘,而与狐谋其皮。”这个“与”字本是会意兼形声的字。①是金文。四角是四只手,中间是个“与”字,表音;下面的“口”,表示一个器物。其大意是一双手交一件器物给另一双手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其下部省略了“口”。③是楷书的形体,直接由小篆演变而来。④是简化字,只保留了楷书中的读音部分,书写时省事多了。

  《说文》:“与,党与也。“所谓“党与”就是“同盟者”的意思。许慎的看法不妥。因“党与”并非“与”字的本义。从金文的形体分析看,其本义是“给予”、“授予”义,读作yǔ,如《史记•项羽本纪》:“与斗卮(zhī)酒。”就是给(他)一大杯酒的意思。从“给予”可以引申为“结交”,如“相与为邻”。由此又引申为“参加”,读作yù,如“与闻其事”、“与会者十余人”。至于《礼记•礼运》中“选贤与能”里的“与”字,可不能解释为“给予”、“结交”、“参加”,而是“举”字的假借字。这句话的原意是:选拔贤才,举荐能人。

  请注意:当“与”字出现在文言句尾时,大都作语气词用,如《汉书•禹贡传》:“ 有所恨与?”即“有所恨吗?”这个意义后来均写为“欤”。作语气词的“与”不读yǔ、yù,应读作yú。

  这是“斗争”的“斗”字。甲骨文①是面对面的两个武士,头戴武士帽,伸着手互相搏斗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变得不像人形了。③是楷书的写法。④是简化字。

  “斗”字本为“升斗”之“斗”。在这里是借来作“”字的简化字用。现在就按“斗争”的“斗”来分析。

  “斗”字的本义是“打架,斗争”,如《史记•商君列传》:“民勇于公战,怯于私斗。”也就是说:老百姓在公战方面勇敢,在私斗方面胆怯。在韩愈《答张十一功曹》诗:“吟君诗罢看双鬓,斗觉霜毛一半加。”这里的“斗”字若解为“升斗”或“斗争”中的“斗”都不通。其实它是“陡”字的假借字,是“突然”的意思。也就是说:读完您的诗再看双鬓,突然觉得白色的鬓发增加了一半。

  在古书中常见到“斗茶”一词,是以茶相斗争吗?不是的。这是古人比赛茶的好坏的意思。

  请注意:“斗争”的“斗”字在古代有好几个异体字,如“斗”、“”、“”、“”这四种写法,在废除异体字时把后面三种笔画繁多的形体都废掉了,可是第一种仍嫌笔画多,书写不便,所以又借“升斗”的“斗”字来代替,写、读、辨、记都方便多了。

  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这个“共”字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像左右两只手捧着一件物品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极为相似。③是小篆的写法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共,同也。”许慎认为“共”字的本义是“同”,这不妥。因为从“共”字的甲、金文等形体看,是双手“供奉”一件物品,所以其本义应为“供”,如《周礼•夏官•人》:“共其羊牲。”就是说:供给他羊的祭品。由“供给”可以引申为“恭敬”,如《史记•贾谊传》:“共承嘉惠兮,俟罪长沙。”“俟罪”指做官。大意是:恭敬地接受美好的恩惠,到长沙去做官。在“敬”的意义上,后世均写作“恭”。

  请注意:《论语•为政》:“居其所而众星共之。”这句话不是“众星共居其所”的意思,这里的“共”是“拱”字的通假字,读作gǒng,是“环绕”的意思。这句话的意思是:(北极星)安静地居于一定的位置,所有的星辰都环绕着它。

  这是“振兴中华”中的“兴”字。甲骨文①的四角是四只手,中间抬着一个“井”字形的器物,可见“兴”就有“抬举”之义,是个会意字。金文①又增加了一个“口”字,表示用口叫喊、共同抬举之义。《说文解字》说:“兴,起也。 从‘同’,同力也。”③是小篆的形体,中间“同”字的形体更为明显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是由小篆③直接演变而来的。⑤是草书楷化的简化字。

  “兴”字的本义就是“抬”、“举”,如:“进贤兴功。”(《周礼•夏官•大司马》)意思是:进贤能举功臣。“兴”字又可以当“起”讲,与“举”义相近,如:“夙(sù诉)兴夜寐。”(《诗经•卫风•氓》)就是说:“早起晓睡。”由“起”又能引申为“建立”,如:“汉兴,至孝文四十多年矣。”由“建立”之义又可以引申为“发动”,如:“汉大兴兵伐匈奴。”(《史记•张汤传》)后世所说的“兴师动众”,就是由?发展而来的。

  在李白的名作《庐山谣》中有这样两句诗:“好为庐山谣,兴因庐山发。”意思是:我最喜欢做庐山谣,兴致借庐山而发。这个“兴”字即为“兴致”或“兴趣”。请注意:凡是“兴趣”、“兴致”、“高兴”、“兴味”、“兴会”、“兴高采烈”等中的“兴”字,均应读为xìng(幸),若读作xīng(星)就不对了。

  这个“秣马砺兵”的“兵”字,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是一把弯柄的大斧头,朝左的箭头是表示斧刃,斧柄两侧是两只手,也就是双手举斧之意。金文②的斧头转向右边,双手未变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双手依然在,斧头已变形。④是楷书的形体,根本看不出双手举斧的样子了。过去有人说:“丘八为兵。”这话是不对的。因为“兵”字的上部并不是“丘”,而是“斤”。“斤”就是上古大斧的象形字;其下也并不是“八”而是双“手”,即双手举斧为“兵”。

  “兵”字的本义是“兵器”,如贾谊在他的《过秦论上》中说:“收天下之兵,聚之咸阳。”也就是说,秦将天下所有的兵器都收集起来,集中到咸阳去。由“兵器”之义又可引申为“军队”,如:“夫定国之术,在于强兵足食。”(曹操《置屯田令》)这里的“强兵”就是指强大的军队。军事也可以称“兵”,如:“兵者,国之大事。”(《孙子兵法•计篇》)意思是:军事,是国家的大事。至于“兵”当“战士”讲,那是后起意义,如《三国志•吴书•吴主传》:“将军贺达等将兵万人。”这是说:贺达将军等率领战士万人。

  请注意:在上古,兵、卒、士三个字的意义是有明显区别的。“兵”大都指“兵器”,如枪、刀、剑、戟等;“卒”是指“步兵”;“士”是指乘战车作战的士兵。到了后世,“卒”与“士”往往连用,如成语“身先士卒”等。

  “弃捐无复道,努力加餐饭。”这个字就是“弃捐”的“弃”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“子”(小孩)形,周围的三个点儿是初生婴儿身上残留的胎液,中间是“其”形(古簸箕形),最下部是左右两只手,表示用两手拿着簸箕把初生而死的婴儿抛弃掉的样子,这就是“弃”字的本义。这是个会意字。金文②当中的簸箕变得更复杂了,上部的倒“子”(小孩头朝下)以及下部左右两侧的双手还看得很清楚。小篆③也有点类似金文的样子。楷书④则发生了伪变,把下部的双手变成“木”了。这个字笔画太繁,后来简化为⑤“弃”了。

  “弃”的本义为“抛弃”,如《韩非子》:“弃私家之事。”即抛开私事的意思。

  我们在阅读古典文学及史籍时,经常会碰到“弃市”一词,若把“弃市”理解为“把东西扔到集市上”那可就错了。“弃市”是说在闹市上执行死刑,并将尸体暴露在街头。如《史记•秦始皇本纪》:“有敢偶语《诗》《书》者,弃市。”意思是:有敢再读儒家的《诗经》《尚书》等经书的人,就要在闹市中处以死刑。

  这个“具”字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中间是个“鼎”,下部的左右两侧是一双手,手捧鼎就表示具备了。金文②的中间不是鼎,而是“贝”的繁体。贝在上古是很珍贵的东西,当货币使用,双手捧贝当然也是“具备”或“具有”之义了。可是到了小篆③就发生了伪变,把甲、金文中的“鼎”、“贝”变成了“目”。④是楷书的形体,是由小篆直接变来的。

  “具”字的本义是“准备”,特别是指准备饭菜酒席,如:“请语魏其具,将军旦日蚤临。”(《汉书•灌夫传》)意思是:请告诉魏其侯准备好酒席,将军明日很早(蚤与早通)就要来。又可以引申为“饭食”,如《战国策•齐策四》:“食以草具。”所谓“草具”,就是很粗劣的饭食。这句话的意思是:用很粗劣的饭食给他吃。

  由“具”字当动词“准备”讲的本义,又可以引申为名词“器械”,如:“令军中促为攻具。”(《三国志•魏书•武帝纪》)其大意是:命令军中急速准备进攻的器具。现在所说的工具、刀具等等也就是由此而来。要“准备”就应当准备得“完全”,所以“具”字又引申作副词当“全部”讲,如:“良乃入,具告沛公。”(《史记•项羽本纪》)这话的意思是:张良就进去了,全部告诉了刘邦。说话也要说得“完全”,所以逐条地把话说完全也叫“具”,如:“命条具风俗之弊。”(《宋史•梁克家传》)意思是:命令逐条地陈述这种风俗的弊病。当“全部”讲时,后世均写作“俱”。

  请注意:具、俱二字在古代的用法有同有异。这两个字都可以作范围副词用,当“全”、“都”讲。但是,“俱”字的主要意义是两个以上的人同作一件事,或用作“全部”之义,一般不写作“具”;如果“具”字当“工具”讲的时候,也不能写作“俱”。

  这个“彝”字读作yí,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上为“鸡”形,下为双手,表示双手捧鸡而敬献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的形体极为相似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上部为彘头(猪头),中间有米、丝,这就由敬献鸡而换为敬献米、丝和猪头给祖先、神灵。④是楷书的形体。

  《说文》:“彝,宗庙常器也。”其实,“彝”字的本义是“奉献祭品”。由此才引申为“祭器”,如《左传•襄公十九年》:“取其所得以作彝器。”也就是说:?他们所得到的东西制作彝器。古代礼器、祭器是不能更动的,所以“彝”字又可以引申为“常理”、“法度”等,如《诗经•大雅•民》:“民之秉彝,好是懿德。”“懿”为“美”义。其大意是:人民保持常性,爱好的就是这种美德。

  “彝训”是指尊长对晚辈们训诲的话,如《尚书•酒诰》:“聪听祖考之彝训。”也就是说,子孙们要聪听父祖之常教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