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皿 部1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 “援笔成篇,理趣不凡。”这个“凡”字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和金文②都像侧视的盘形,左为盘口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已失去了盘形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凡,最括也。”其实“凡”的本义是“盘”,只是后世其本义消失了。在古籍中,“凡”字多用作“统括之词”,如《韩非子•解老》:“凡兵革者,所以备害也。”这是说:凡是武器与铠甲之类,都是用来防备侵害的东西。由“凡是”义又可以引申为“总共”义,如《齐民要术•序》:“凡九十二篇。”也就是说:总共有九十二篇。从“总共”义又可以引申为“平凡”义,如《三国志•蜀书•诸葛亮传》:“尽众人凡士。”即“都是一些普通平凡的人”的意思。

  请注意,《世说新语•简傲》中有“凡鸟”一词,那是吕安对嵇康的哥哥嵇喜的讽刺。把“凤”字的繁体字“凤”拆开,就是“凡”与“鸟”,所以后世也多用“凡鸟”比喻“庸才”。

  甲骨文①是个“器皿”的“皿”字,是个象形字。金文①的右边像“皿”形,左边加了个“金”字旁,表示“皿”是用金属做的,这是表意部分,这就组成了一个左形(金)右声(皿)的形声字。其实这个“金”字旁是多此一举,因为上古的器皿不都是用金属作的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类似甲骨文的样子。④是楷书形体。

  “皿”字的本义就是装东西(液体为多)的器具,是“碗”、“碟”、“杯”、“盘”一类用器的总称。“皿”字是个部首字。在汉字中凡由“皿”字所组成的字大都与“器皿”有关,如“盂”、“盈”、“盆”、“盥”、“益”、“盛”、“盏”等。那么“盔”字为什么也从“皿”呢?因为头盔实际上就是倒过来的“皿”形。能盛什么呢?可以说“盛头”,也就是有保护脑袋的作用。

  请注意:“皿”字与“血”字形体很相似,“血”字的上部多一撇,不要搞混。

  “满城尽带黄金甲。”这个“尽”字本为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右上方是一只右手,手中拿一把炊帚;下部是食器(皿),表示刷洗食器的意思;洗刷干净即为“尽”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相似,但又比甲骨文繁杂一些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与金文基本相同。④是楷书繁体字。⑤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尽,器中空也。”这种说法基本正确。但许慎认为这是个形声字,恐怕不妥。从甲骨文看,以炊帚洗刷食器,表示吃完而将饭具洗刷干净。所以“尽”字的本义应为“完”或“没有了”,如晁错《言守边备塞疏》:“美草甘水则止,草尽水竭则移。”这是说:(胡人游牧)遇到好草和能喝的水就住下来,草吃完了,水喝枯了就搬家。由“完”又能引申为副词“全部”,如柳宗元《捕蛇者说》:“触草木,尽死。”这是说:只要碰到草木,草木也就全部死亡。至于“尽善尽美”中的“尽”,那是“尽”字本义的远引申,是达到了顶点或尽头的意思,若解为“完”、“全部”义均不妥。  这是“碧血丹心”的“血”字,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是一只盘形,其中的一个小圆圈是“血”的形象。②是战国陶文,与甲骨文相似。③是小篆的写法。“皿”中有一点,仍表示血滴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  《说文》:“血,祭所荐牲血也。”“血”字的本义就是指“血液”,如《晋书•王传》:“兵不血刃,攻无坚城。”大意是:作战,武器不沾血;攻城,没有坚而不克的(意谓每战必胜)。

  请注意:我们在《山海经•南山次经》中可以见到这样的话:“仑者(山名)之山有木焉 可以血玉。”这里的“血”字由名词转化为动词,是“染”的意思,“血玉”就是“染玉”。“血气”一词,一般是指精力,可是《左传•昭公十年》“凡有血气,皆有争心”中的“血气”,却指“生命”。这句话是说:凡是有生命在,都有争夺之心。  这是个“盂”字。甲骨文①的下部就是个“皿”字,其上就是“于”字,可见“盂”是从“皿”、“于”声的形声字。“盂”在古代是盛饮食或其它液体的圆口器皿,而今天的“盂”大都指“痰盂”。金文②和小篆③的形体是从甲骨文演变而来的,它们基本类似。④是楷书写法。

  在古代,“盂”还可以盛酒,如《史记•滑稽列传》:“操一豚蹄,酒一盂。”这就是“提着一个猪蹄和一盂酒”的意思。

  《左传•文公十一年》中有“宋公为右盂,郑伯为左盂”,这里的“盂”是指打猎时摆的阵形。宋公带许多人在右边摆个“盂”形,“盂口”朝左向前包围;郑伯带许多人在左边摆个“盂”形,“盂口”朝右向前包围。这也就是围猎的意思。

  请注意:在古代还有个“”(读干)字,与“盂”字极其相似,它是指古代的盘或大碗。这两个字的形、义不同,读音也不一样:“盂”字是从“于”得声,“”字是从“干”得声。

  这是“大雨倾盆”的“盆”字。金文①的上部是个反“分”字,“刀”头朝右拐,下部是“皿”。可见这是个上声(分)下形(皿)的形声字。小篆②与金文的形体相似,不过把刀头转过来了。③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“盆”的本义就是较大的盛水器皿。在上古也是一种量器名,如杨注《荀子•富国》所引的《考工记》:“盆实二(同釜)。”大概一盆相当于六斗四升。那么《礼记•祭义》中的“三盆手”又如何理解呢?这里的“盆”字当“淹没”讲,就是“浸没过三次手”的意思。

  所谓“江河横溢”,就是说江河的水越堤横流的意思。有人把“溢”写为“益”,这是写了古本字,不能算错。你看甲骨文①的下部就是“皿”,皿上的三个点儿就代表“水”,水一多就溢出来了。金文②的样子更为明显,水都高出了“皿”,当然要横溢了。小篆③“皿”上也是“水”,是“水”字横倒了的样子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因后世“益”字当“利益”之“益”用了,所以又增加了“水”旁,新造了一个左形(水)右声(益)的形声字“溢”。

  “益”的本义就是“水漫出来”的意思。“皿”上有很多“水”,太多了就要外流,所以这个“益”字是个会意字。如《吕氏春秋•察今》:“(yōng拥)水暴益。”“暴益”即为“横溢”之义。从“漫”的本义引申为富裕、富足,如《吕氏春秋•贵当》:“其家必日益。”大意是:他的家必定一天天富裕起来。从“富裕”又引申为“增加”,如《韩非子•定法》:“五年而秦不益一尺之地。”五年的时间,秦连一尺之地都不增加。从增加的东西又引申为“利益”、“好处”,如《盐铁论•非鞅》:“有益于国,无害于人。”所谓“有益于国”,就是对国有好处。从“增加”又引申为副词“更加”义,如成语“精益求精”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