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母 部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是“慈母手中线”的“母”字。甲骨文①是面部朝左半跪的女人,双手交叉在胸前,两个黑点儿表示乳房。金文②的形体与甲骨文基本上一样。小篆③变得面朝右了,屈膝的半跪形还能看出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大轮廓就似一个“女”字,两个乳房的象征依然存在。

  “母”字的本义就是“母亲”,也可泛指女性的长辈,如《史记•淮阴侯列传》:“信钓于城下,诸母漂。”就是说:韩信在城下垂钓,见老大娘们都在洗衣服(漂:洗衣服)。由“女性”又可引申为“雌性”,如《齐民要术•养猪》:“母猪,取短喙(huì会)无柔毛者良。”这是说:母猪,以短嘴巴无绒毛的为良种。现在我们还常说母鸡、母狗、母牛等等。至于《商君书•说民》所说的“慈,仁,过之母也”中的“母”字,应解释为“根源”。就是说:慈善和仁爱,都是过错的根源所在。

  在古书中常有“母难(nàn)日”一词,这是个什么日子呢?这是指自己的“生日”,意谓自己的出生之时,就是母亲痛苦受难之日。

  “母”字是个部首字。在汉字中凡由“母”字所组成的字大都与母亲及生育有关,如“每”、“毓”等字。

  “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。”这个“每”字在上古也就是“母”字,同样是一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是一个面朝左跪着的妇女形,两手抱在胸前,胸部的“点儿”表示母亲的乳房,头上戴有装饰品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基本上与甲骨文的形体相同。小篆③变得更艺术了,但书写反而繁杂了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是直接由小篆变来的。

  “每”字原始义是“母”。这个词义早已消失,后世多用其假借义表示“逐个”的意思,如:“每鼓三、十击之。”(《墨子•旗帜》)也就是说:每个鼓打三下或者十下。从“每个”之义又可以引申为“每逢”的意思,如:“每逢佳节倍思亲。”(王维《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》)。从“每逢”之义又可以引申为“常常”,如:“每用耿耿。”(曹操《让县自明本志令》)大意是:心中常常不能忘却。

  “每每”一词,多是“往往”的意思,古今都用,如陶潜《杂诗》:“每每多忧虑。”就是说:往往多忧虑。但“原田每每”(《左传•僖公二十八年》)中的“每每”,若理解为“往往”就错了。这里的“每每”是肥美的样子,是说晋军美盛,好像原田之草那样肥美。不过,这个“每每”不能读为měi měi(美美),而必须读为mèi mèi(昧昧)。

  请注意:成语“每下愈况”,原出于《庄子•知北游》。“况”是比照而显明;“愈”是“越”或“更加”之义。可是后世却把它误写为“每况愈下”,久而久之,“每况愈下”倒是变成正确的了,其实这是一种误解。当然,今天看来,“每况愈下”的说法已经约定俗成了,也不必非还原不可。

  这个“毓”字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左边是个“每”字(在甲骨文中就是“母”字),头上戴有饰物,胸部的两个点儿是表示母亲的乳房,下部弯曲的部分是腿。这个字的右下方(“母”的臀部之后)是一个倒了个儿的“子”字,也就是一个头朝下的孩子,周围三个点儿表示生“子”时流下的血水。这宛如一幅生育图。金文②将“母”简化为“女”,刚生下来的孩子(倒“子”)及流出的血水都还在。小篆③的左边继承了甲骨文的形体,仍然是个“每”(母)字,不过那个倒“子”移到了右上角,血水的遗迹变成了弯弯曲曲颇似头发的三根线条。楷书④的形体基本上与小篆相同。

  “毓”字的本意就是“生养”,后来引申为养育,如班固《东都赋》:“丰圃草以毓兽。”这个“毓兽”就是“养兽”的意思。从“养育”也可以引申为“孕育”,如《国语•晋语四》:“怨乱毓灾。”就是说:怨乱就能孕育灾难。到了后世,“毓”字的“生育”义被“育”字所代替,那么“毓”字就多作人名字使用了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