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羊 部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是“牛羊”的“羊”字。甲骨文①是正面看羊头形,其上部是一对左右下弯的羊角,下部像箭头一样的部分是羊的嘴巴。所以“羊”字是个象形字。金文②就更像羊头了,一对大角向下弯曲,看来是个绵羊头,中间的一横是表示左右的两只耳朵,最下端是羊的嘴巴。小篆③是由金文的圆笔变为直笔而成。④是楷书的形体。

  上古人过着游牧生活,羊生活得好,繁殖得多,是一件很“吉祥”的事情。所以,我们如果见到古器物的铭文中有“吉羊”一词的话,那就是“吉祥”(“祥”字是个后起字)。

  “羊角”一词在我国的古典作品中是屡见不鲜的。《庄子逍遥游》中所说的“扶摇”,就是旋转直上的“羊角”大风。梁简文帝《赋咏枣》诗中的“风摇羊角树”,这个“羊角”是什么意思呢?是指三寸长的大枣,所以“羊角树”就是“枣树”的别名。另外“羊角”还是复姓,如战国时的燕国有个人叫羊角哀。

  “手执羊毫言如泉”,这是“手拿毛笔有写不完的话”的意思。所以“羊毫”就代表毛笔。(毫:细毛。古代多用羊毛作笔。)

  “羊”字是个部首字。在汉字中凡由“羊”字所组成的字,大都与羊有关,如“羔”、“羚”、“羝”、“羯”、“群”等字。

  在王之涣的《出塞诗》中有这样两个名句:“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。”什么叫“羌笛”呢?这是指古代羌族人吹的笛子。“羌”字在甲骨文①中,上部是一对羊角,下部是个人,表明人头上有两只角就代表古代的“羌族”,这个“羌族”据说是以牧羊为生的。金文②的形体基本上同于甲骨文,只是当中多了一横,表示人的头部。③是小篆的写法,其下部的人不太像了。楷书④的上部是“羊”,下部是“儿”;“儿”在上古文字中就是表示人的形象,如“先”、“见”、“儿”、“光”等,下部像人形(另作分析)。

  不过“羌”字用在句首,往往作语助词用,无义。这种用法在屈原的《离骚》、钟嵘的《诗品序》中都有,如《离骚》:“羌内恕己以量人兮,各兴心而嫉妒。”大意是:用自己的心去揣度别人,如果有与自己不同的,就产生了嫉妒之心。这里面的“羌”字就是个句首语助词。

  这是“学养有术”的“养”字。甲骨文①的左边是个大羊头(即表示“羊”),右边是个“攴”字,是手(又)拿鞭子放羊的意思。所以这是个会意字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的形体基本相同。上古牧民过着游牧生活,不能定居,“以牧为养”。凡“养”就要给食物,所以到了小篆③时,则把“攴”去掉了,在“羊”下加上了一个“食”字,变成了会意兼形声的字。说它是会意:有羊有食,表示给羊食物吃;说它是形声:那就是上声(羊)下形(食)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其结构与小篆同。由于这个字笔画繁多,后来即简化为“养”⑤了。

  “养”从本义“养羊”引申为“培养”,如白居易《寓意诗》:“养材三十年,方成栋梁姿。”这是说:培育了三十年,才成为栋梁之材。当你读《礼记•月令》时,你会见到“群鸟养羞”的话。“羞”是“美食”的意思,那么“养羞”就是“培养美食”吗?讲不通。其实,这个“养”字是“积蓄”的意思。当然,这个“积蓄”义,也是从积蓄草养羊之义引申出来的。“群鸟养羞”是说冬天到了,群鸟都知道把好的食物积蓄起来,准备过冬了。

  这是“美妙称绝”的“美”字,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的下部是“人”,人的头上戴着羽毛之类的装饰物,很像现在京戏中武将头上所戴的雉鸡翎,显得威武而好看,这就是“美”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人头上的饰物更为复杂了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是直接由金文演变而来的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“美”字的本义是“美丽”,如:“娶妻而美。”(《左传•昭公二十八年》)由“美丽”义又可以引申为“味道鲜美”,如《韩非子•扬权》:“香美脆味。”好的、美的也能称为“美”,如《离骚》:“好蔽美而称恶。”意思是:喜欢遮掩善的而宣扬恶的。

  “美人”一词,后世一般指容貌美丽的女子。可是在旧诗文中,“美人”也多指自己所怀念的人,如苏轼《前赤壁赋》:“望美人兮天一方。”再者,《尔雅•释天》中的“美人”,那就根本不是指人了,而是指“虹”,因为“虹”有各种颜色是很美丽的。

  这是“羊羔美酒”中的“羔”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“羊”,下部的“山”字形是“火”的形象。金文②的形体与甲骨文相似,“羊”字中间多了两横,下部的“火”由虚变实了。③是小篆的形体。④是楷书的形体,其下部的“火”变为“四点底”。

  从甲骨文的形体看,“羔”就是用火烤羊。《楚辞•招魂》中有“炮羊”一词,就是烤整羊的意思,而所烤整羊往往都是小羊。《诗经》毛传说:“小曰羔,大曰羊。”足资说明。

  “恙”字与“羔”字的形体很相似,容易相混。“恙”字的下部不是四个点儿,而是“心”,“疾病”义。“贵体无恙乎?”就是说:“您的高贵的身体健康吗?”

  这个“羞”字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左边是“羊”形,右边是一只手,手持羊表示进献。金文②的形体也与甲骨文基本上相同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也是手持羊形。楷书④则发生了较大的变化,“又”变为“丑”,已经看不出手持羊之形了。

  “羞”字的本义是“进献”,如:“羞玉芝以疗饥。”(张衡《思玄赋》)意思是:进献灵芝草以止住饥饿。后来又引申为进献的食品叫做“羞”,如“珍羞”就是指美好的食品。

  至于“羞耻”之“羞”与“进献”之义无关,因为“羞”与“丑”古音相近,所以,以“羞”为“丑”,也就是说,“羞”通“丑”,并由此而引申为“羞惭”或“耻辱”,如:“四者不除,吾以为羞。”(曹操《整齐风俗令》)也就是说:这四方面不除掉的话,我是觉得耻辱的。由“羞惭”之义又可以引申为“害羞”等,如李白《长干行》:“十四为君妇,羞颜未尝开。”

  请注意:“羞”字只是“羞惭”之义,在程度上是不如“耻”和“辱”重的。

  《诗经•小雅•无羊》:“谁谓尔无羊?三百维群。”大意是:“谁说你没有羊?有三百群呢!”(维:句中语助词,无义。)这个“群”字就是羊众多的意思。金文①的上部是“君”,下部是“羊”,可见这是上声(君)、下形(羊)的形声字。小篆②与金文大体相同。③是楷书的形体,也是楷书的异体字。在废除异体字时,把上下结构的“群”字废除,现在只用左右结构即“群”④字。

  “群”字从“羊群”的本义,引申为“同类物”都可称“群”,如《易经•系辞上》:“物以群分。”由此,又引申为“众多”义,如今天说的群众、群山、群书等。凡是“众多”就有“会合”的意味在内,如《荀子•非十二子》:“群天下之英杰。”其大意是:把天下的英雄豪杰会合在一起。这个“群”字是作动词用的。

  有人读到白居易的《喜敏中及第》诗时,见到了“自知群从为儒少,岂料词场中第频”两句,认为“群从”为“群众”之误。其实原句一点也没有误,因为堂房的亲属在古代称“从”,如堂弟兄称为从兄弟,堂伯叔称为从伯叔。所以这个“群从”就是指“同族中的兄弟子侄辈”。原诗是说:白居易得知自己的族弟白敏中试场考中了,高兴地赋诗说:本来自以为族弟中读书人很少,哪知在考场上考中的人频频出现,甚为欣慰。

  这个字很有意思。从甲骨文①的形体看,上部是两个“羊”,下部是一个“羊”,真可谓一堆羊。羊多了,必有一种难闻的味道(称膻气或羊臊气),这就是“膻”字的初造字,是个会意字。金文②只用了上下两个“羊”。小篆③仍然是三个“羊”,只是为了适应书写习惯的要求,把甲骨文的上下部位颠倒了一下。楷书④则类似小篆的写法。

  “”字为三羊,表示羊多,这又能与“群”字的词义发生混淆,所以后来就改为“”字,这就成为左形右声的形声字了。此后,又因为羊的肉也有“膻”味,这就成为左形(月)右声()的新形声字了。到统一异体字时,则只保留了“膻”字,其它形体全废弃了。从“羊臊气”的臭,又发展为感情上的恶臭,也称“膻恶”,如《列子•周穆王》:“王之嫔御,膻恶而不可亲。”这是说:王所宠幸的人,满身散发恶臭,不可亲近。这是指感情上的厌恶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