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米 部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 “歉年米盐贵,黎民受熬煎。”这个“米”字也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周围的六个点儿就像米形,中间的“一”字是表示将米粒连结在一起的意思。在甲骨文中也有不用“一”字连结的写法,实际上一样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大体上同于甲骨文字。③是楷书的写法,把下部的两个点儿变成了一撇和一捺了。

  去掉皮、壳的谷类和其它植物的子实都可称为米,如小米、玉米、大米等等。但有时也称小粒而又像米的食物为米,如虾米等。

  在《汉书•咸宣传》中有“其治米盐”的话。这个“治米盐”可别认为是做米制盐或“管理米盐”之事。其实这话是特指管理一些细小之事。颜师古说:“米盐,细杂也。”这个解释很正确,因为“米”、“盐”都是颗粒非常细小的东西。

  “米”字是个部首字。在汉字中凡由“米”字所组成的字大都与粮食有关,如“籼”、“粒”、“粳”、“糠”、“粟”等字。

  “贫交犹不弃,何况糟康妻!”这个“康”字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簸箕之类的用具,下部的四个点儿是表示出的米糠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大致与甲骨文相似。小篆③变化较大,其左右两侧变成了上举的两只手,其内变成了“米”字。④是楷书的形体,其中的“米”字,又伪变成了“水”字。

  “康”的本义就是“米糠”,所以是“糠”字的初文,如《谷梁传•襄公二十四年》:“四谷不升谓之康。”就是说:谷物长得不好,就称为“糠”(这里的“糠”字亦有空、荒之义)。因为“康”字被借作“安康”、“健康”用,所以当“谷皮”讲时就在“康”字的左边加上个“禾”字表义,这就出现了一个左形(禾)右声(康)的新形声字“”了。后来人们又感到对于“谷皮”来说,“米”比“禾”更接近,所以在废除异体字时写作“糠”了。

  我们现在常说的“康庄大道”是什么意思呢?《尔雅•释宫》中说得明白:“五达谓之康,六达谓之庄。”就是说能向五个方向通达的路叫做“康”,能向六个方向通达的路叫做“庄”。由此可见,“康庄大道”就是指宽阔平坦、四通八达的道路。

  李绅的《悯农》诗说:“春种一粒粟,秋收万颗珠。”我们看甲骨文①的样子,也真有点儿像这两句诗所说的形象,中间是一棵成熟了的谷子,上下左右的小圈儿表示谷粒脱落的样子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其上已不像谷粒,其下变成了“米”。到了楷书③,其上又变为“西”,其下仍为“米”。

  “粟”本指小米,后来引申为泛指“粮食”。如李斯《谏逐客书》:“地广者粟多。”也就是说:土地广阔粮食多。因粟为粮食,再引申一步,就当“俸禄”讲,如《广雅•释诂》:“粟,禄也。”因为粟粒很小,所以很小之物也可以用“粟”作比喻,如苏轼《赤壁赋》:“沧海一粟。”大海之中的一粒小米,可真是微乎其微了。

  请注意:“粟”字与“栗”字的形体非常相似,稍一粗心就会写错。要想写正确,必须想一想:“粟”是指小米,所以其下部是“米”;“栗子”是长在树上的,所以其下部是“木”。这就区别得一清二楚,再也不会写错了。

  这是“粪土当年万户侯”的“粪”字,本为会意字。④是甲骨文的形体,上部的三点为污秽之物(或脏土),中间为簸箕,下部为两手形。这就表示扫除污秽的东西。②是战国印文的形体,是双手拿簸箕清除脏物。上部的“米”形,即甲骨文中的三点讹变而成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与印文相类似。④为楷书繁体字。⑤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粪,弃除也。”许说正确。“粪”字的本义为“扫除”,如《荀子•强国》杨注:“堂上犹未粪除,则不暇瞻视郊野之草有无也。”意思是:堂屋里还没有大扫除,那就没有工夫去看郊野的草是否还存在。由“扫除”可以引申为“被扫除的脏物”,如《战国策•秦策五》:“身为粪土。”由“粪土”可以引申为“粪便”,如贾思勰《齐民要术•耕田》:“其美与蚕矢(屎)熟粪同。”“熟粪”是经过发酵的粪便。由“粪便”又能引申为“施肥”,作动词用,如沈括《梦溪笔谈》:“一亩之稼,则粪溉者先牙(芽)。”也就是说:同一亩庄稼,施肥灌溉过的最先发芽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