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又 部2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《说文》:“支,去竹之枝也。从手持半竹。”张舜徽先生认为,所谓“去竹之枝”,就是“去其旁小枝条而后可用”。所谓“手持半竹”,就是手(又)拿小篆“竹”字的一半之形,即一条竹枝。可见“支”字实为“枝”字的初文,如《诗经•卫风•芄兰》:“芄兰(一种蔓生植物)之支。”这句诗中的“支”即为“枝”。由“枝条”义可以引申为“分支”义,如《新唐书•骠国传》:“有江,支流三百六十。”

  “支”可作“肢”的假借字,如《资治通鉴•汉纪》:“心腹四支,实相悖赖,一物不备,则有阙(缺)焉。”

  “支持”一词,今天多用为“支撑”、“鼓励”、“赞助”义,但古代多指“对付”义,与今天用法完全相反,如《元曲选•杀狗劝夫》:“他觉来,我自支持他,包你没事。”这里的“支持他”就是“对付他”的意思。

  “支”字是个部首字,但真正属于“支”部的字却极少,《说文》中“支”部仅收了一个字,所以“支”字多作形声字的声符,如“芰”、“伎”、“吱”、“歧”、“妓”、“技”、翅等字。《新华字典》删去了“支”部。

  这个“父”字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左边的一条竖线是工具之形(即斧石之类),右边是一只手,手拿工具表示从事野外劳动的男子。金文②也是这个意思,不过所用的工具较甲骨文的形体更粗壮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右手之形尚能看出,但工具之形已经不见了。④是楷书的形体。

  “父”字,照郭沫若的说法,就是“斧”字的初文。手拿石斧从事艰苦的野外劳动的男子即为“父”,后则引申为“父母”之“父”。由“父母”之“父”,又可以引申为对老年人的尊称,比如“田父”、“渔父”等等。不过这里的“父”字必须读为fǔ(府)。柳宗元的《钴潭西小丘记》中有这样一句话:“农夫渔父过而陋之。”也就是说:种田的、捕鱼的老人路过而看不起它。“父”字有时也可以代“甫”而用,那是古代在男子名字之下所加的美称,如《史记•齐太公世家》:“封师尚父于齐营丘。”意思是:把齐国营丘这个地方封给了师尚。“师尚”之后加一个“父”(甫)字就是给师尚的美称。

  这个“刍”(chú锄)字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左边是两棵草,右边是一只大手,手拔青草,“以饲耕牛”。金文②那就更形象了,手在下方,草在手上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“手”形发生了伪变,草形犹在。④是楷书的形体,直接由小篆演变而来。⑤是简化字。

  “刍”字的本义是拔草。又可以引申为割草,如《说文解字•草部》:“刍,刈(yì艺)草也。”所谓“刈草”就是割草。割草干什么呢?喂牲口。所以喂牲口的草也叫“刍”,如《庄子•列御寇》:“(牛)食以刍叔。”也就是说:用草和豆子(叔即菽,豆子)喂牛的意思。也正因为喂牛的草叫“刍”,所以牛羊的回嚼就叫“反刍”。

  请注意:在古书中,凡是由“刍”字所组成的词,基本上都与“草”有关,如:“刍言”,比喻草野之人的言论,往往是指自己的言论的谦词;“刍灵”,古代送葬用的茅草扎的人马;“刍荛”,指割草和打柴的人;“刍秣”,喂养牛马的草料。

  古人写论说文,很喜欢把自己的言论称为“刍议”,相当于“刍言”,表示是草野之人的浅见,这是很谦虚的话。现代人学习古人这种谦虚精神,也往往把自己文章的题目定为《×××刍议》。这个“刍议”不一定说是草野之人的浅见,而大半是说自己的见解很粗糙浅薄。

  “史”字本来也是一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的“中”字形,原来也是指捕捉禽兽的长柄网,下部是一只右手。金文②与甲骨文的形体相类似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是由甲金文字直接演变而来的,形体大同小异。④是楷书的形体,写法较小篆方便得多。

  “史”字的本义是指管理狩猎或记录猎获物的人。后来引申为记录国家大事的人叫“史官”,如《左传•昭公十二年》:“是良史也。”也就是说:这个人是古代的好史官。从“史官”又引申为记载历史的书称为“史”,如《史通•叙事》:“史之烦芜。”其意思是:历史是很烦杂的。

  古书中常有“史乘”一词,这个“史乘”最初是指晋国的一部史书,也叫《乘》。后来称一般的史书就叫“史乘”。请注意:“史乘”中的“乘”字若读为chèng(秤)那就错了,这里必须读为shèng(胜)。

  “右”字本为象形字。甲骨文①就像一只右手之形,所以在上古“又”字就是右手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在“又”字之下,又增加了“口”字,变成了一个专当“右手”讲的“右”字了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是由金文直接演变而来。④是楷书的形体,把其中的一大撇的方向改到左边了。

  “右”字本为“又”,是个右手之形。后因“又”字被用为“再、更”之义了,所以就在“又”下增加了一个“口”字,表示“赞助”之义,如:“天子所右,寡君亦右之。”(《左传•襄公十年》)也就是说:天子所赞助的,我也赞助之。后又因“右”字被用为“左右”之“右”,那么当“保佑”、“赞助”或“照顾”讲的“右”就只好在其左增加了个单人旁,新产生了一个左形右声的新形声字“佑”来加以区别。这样一来,“右”与“佑”就有了明确的分工。在古代是以右为上的,如“右姓”就是指世家大族;“右职”是指重要的职位;“右戚”是指与帝王亲近的亲戚;“右族”是指古代有声望的大族。

  请注意:古代的东方和西方,往往用左方和右方代之,如钟会《檄蜀文》:“姜伯约屡出陇右。”所谓“陇右”就是“陇西”,这与我们现在地图上标的方向正相反。现在看地图应该是右东左西。

  这个“皮”字是个会意字。金文①的左边是一把长柄平头的铲刀,刀柄的右侧还有一个铁环,右下侧是一只手,也就是说,手拿平头铲能剥兽皮。小篆②的形体发生了伪变,只是手的部分还仍然保留着,至于平头铲的形状根本看不出来了。③是楷书写法。

  “皮”的本义就是兽皮,如:“皮之不存,毛将安傅。”(《左传•僖公十四年》)也就是说:连皮都没有了,皮上的毛将在哪里附着呢?由“兽皮”,又可引申为物体的表面之义,如:“以目皮相,恐失天下之能士。”(《史记•郦食其传》)这里的“相”当“看”讲,也就是说:只从表面看,恐怕全天下的能人都会失掉的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