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是“(yǎn眼)”字,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中直立部分是一条旗杆,其右边弯曲而下垂的一笔是表示飘动的旗帜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的形体基本相似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变得更繁杂了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由小篆直接演变而来。

  “旄”字到了后世一般都不单独使用,仅作一个字的部首。在汉字中,凡由“”所组成的字,基本上都与旗帜有关,如“旗”、“旄”、“旆”、“旌”、“旃”、“旋”、“族”等字。

  “六盘山上高峰,旄头漫卷西风。”这个“旄头”的“旄”字是古代的常用字。金文①的旗帜下部是“毛”,表示在古代旗杆头上用牦牛尾作装饰品的旗帜,用以指挥打仗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其下也是“毛”。③是楷书的写法。这个“旄”字是会意兼形声的字。

  “旄”字的本义就是上古的战旗,如岑参《轮台歌》:“上将拥旄西出征,平明吹笛大军行。”这就是说:大将军挥动着旄头向西出征,天亮吹起军笛,部队开始出发。在古代,“旄头”也往往是指先驱的骑兵。但是李白《幽州胡马客歌》中的“旄头四光芒”里的“旄头”,却是指星名。古代有个迷信说法,说什么旄头星特别亮的时候,预示将有战事发生。在现代的旧体诗词中,“旄头”一词仍在沿用,如毛主席的词《清平乐•六盘山》原稿中有“旄头漫卷西风”一句,后来“旄头”一词改为“红旗”。

  这个“旅”字的本义,你可别认为是“旅行”。咱们现在就分析它的形体。甲骨文①很清楚地表明战旗之下有两个人,这是战士守卫大旗的意思。金文②是战车上插着大旗的形象,战士聚集在大旗的周围。小篆③类似于甲骨文,在大旗下站着两个士兵。楷书④则发生了较大的变化,其中的两个人变成了“”。

  “旅”字的本义就是保卫战旗的意思。到后来引申为古代军队编制,五百人为一旅,如《左传•哀公元年》:“有众一旅。”这里的“众”即指“军队”,即“有军队一旅”。从军队的出征之行,又引申为在外“旅行”,如杜甫有“题书报旅人”的诗句。从“旅行”义又引申为“寄旅”、“寄居”,如《史记•陈杞世家》:“羁(jī机)旅之臣。”也就是说:寄居在外的人。从“寄居”又能引申为“旅客”,如范仲淹《岳阳楼记》:“商旅不行。”这里的“商旅”就是指“商人”和“旅客”。但是,有人认为《论语•八佾》中“季氏旅于泰山”是说“季氏到泰山去旅行”,这就错了。这里的“旅”是“祭山”意,是一种特殊用法。

  这是“万族各有托”的“族”字。甲骨文①是一杆大旗下两枝箭(矢),表示很多箭同时射向大旗,这有“聚集”之意。金文②则在大旗下仅留一枝箭,书写方便。小篆③则是从金文演变而来,“箭”形仍在旗下。④是楷书的形体。

  “族”字的本义是“聚集”,后又引申为“家族”,同一家族的人聚结在一起也就称为“同族”。元结《与溪邻里》诗:“昔年苦逆乱,举族来南奔。”“举族”就是全家族的意思。从“家族”又可以引申为“同类”的意思,如《淮南子•真》:“万物百族。”不过《史记•秦始皇本纪》中有“以古非今者族”的话,这个“族”是什么意思呢?是“灭族”的意思。这是说:对以古非今的人要给以灭族之罪。

  正因为“族”字本与箭有关,所以“族”字再加个“金”旁,即成为左形右声的形声字“镞”,就是箭头。因为“族”字本有“聚集”之义,所以在“族”字之上再加个“竹字头”,又产生了一个上形下声的新形声字“簇”(cù醋),仍表示“聚集”的意思,如韦庄《听赵秀才弹琴》:“蜂簇野花吟细韵。”

  这个“旋”字很有意思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向右飘动的旗子,中间的“口”表示回旋的意思,“口”下的止(脚)是表示举着旗子挥舞走动之意。金文②则把“口”省掉了。小篆③则把“止”变成了“足”。楷书④又把“足”字变成了“疋”了。

  “旋”字的本义是“旋转”,如《荀子•天论》:“列星随旋,日月递。”也就是说:群星旋转,日月交替照耀。从旋转又引申为“归”的意思,如李商隐《行次西郊作》:“未知何日旋。”即“不知何日归”。归心似箭,由“归”义又引申为“一会儿”,如《后汉书•董卓传》:“卓既杀琼、,旋亦悔之。”这是说:董卓已经杀了琼、这两个人,一会儿又后悔了。《左传•定公三年》:“夷射姑旋焉。”这个“旋”字又可以当“小便”讲。因为“旋”的引申义是“一会儿”,而小便也是一会儿就结束。在汉语中还有个习惯,人们往往用做一件小事的时间来表示时间很短,如“一顿饭的时间”、“一枝烟的工夫”等等。

  这是“旌旗”之“旗”的初造字“”字。金文①的左边是一根旗杆,旗杆的上端三叉形的部分是个装饰品(相当于后世在旗杆的顶端所装的枪尖),连着旗杆向右下弯的一条折线表示飘起来的旗帜,其中间?部分是把大斧头(斤)。大斧头是古代的武器,代表军队,这就表明军队都在战旗的周围。小篆②则发生了较大的变化,金文中的旗形部分变为“”字,右下部的“斤”(斧头)也类似于甲骨文中的“斤”。③是早期楷书的形体。④是后期的楷书形体。

  “”字本为会意字,它没有表音部分;后来把“斤”换成了“其”,这就产生了新形声字“旗”。如贾谊《过秦论》:“斩木为兵,揭竿为旗。”就是砍根木棍为武器,举起竹竿为军旗的意思。而《左传•闵公二年》:“佩,衷之旗也。”这里的“旗”字则是“标志”之义。“旗”本来就有“标志”作用,所以这个“标志”之义也是由本义引申出来的。原话的意思是:身上佩带的东西,是内心的标志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