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自 部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就是“野渡无人舟自横”的“自”字。甲骨文①就像人的大鼻子的形象,上部为鼻梁,下头为鼻孔,中间的二横为鼻纹。金文②也像鼻子的模样儿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其上部还与甲、金文字相似,可是下部则没有鼻孔的样子了。④是楷书写法,从表面上看已经不像鼻子了。

  要讲清“自”字的词义必须先讲清“自”与“鼻”的关系。古人为什么用“鼻子”的象形字“自”来代表鼻子呢?前人说法不一致。一般认为“自”与“鼻”在古代读音相同,如《说文》说:“自,读若鼻。”因此在经典中多借用“自”为第一人称代词。既然“自”字被借作人称代词用了,那么要写“鼻子”时,可怎么办呢?所以又在“自”下加上个“畀”作为声符。这就产生了一个新形声字“鼻”了。从此以后,“自”、“鼻”各有各的职务,分工明确。有人见《说文》中有“今俗以始生子为鼻子”的话,于是就指着自己脸上的鼻子说:“这就是我的第一个儿子。”其实第一个儿子称“鼻子”的“子”应读为zǐ(上声),而这个“鼻”字是“最初”的意思,如对最初的祖先称“鼻祖”一样。可是脸上的“鼻子”的“子”是名词后缀,应该读轻声zi,没有实在意义。

  自从有了上形(自)下声(畀)的形声字“鼻”以后,“自”字就多用作第一人称代词了,如《老子》:“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。”这是说:“知人”的人才算“智”,“知己”的人才算“明”。也就是说:一个人要有“知人之智”、“自知之明”。“自”字由“自己”之义又可以引申为“亲自”义,如《史记•萧相国世家》:“高祖自将。”大意是:汉高祖亲自统帅部队。到了后世,“自”字又往往被借作介词用,当“从”讲,如《论语•学而》:“有朋自远方来。”就是有朋友从远方来的意思。由介词又可以引申为连词,当“由于”讲,如《汉书•灌夫传》:“侯自我得之,自我捐之,无所恨。”大意是:侯的职位,由于我自己的本事而得,也由于我自己的过错而失,没有什么值得遗憾的。

  “自”字是个部首字。在汉字中凡由“自”字所组成的字,大都与“鼻子”或鼻子的功能有关,如“臭”、“息”等字。

  这个“臭”字是个会意字。从甲骨文①看得很清楚:上部是个大鼻子(自)的形象,下边是一只头朝上,腿朝右,尾朝下的犬。看来古人早就懂得狗的嗅觉最灵敏,用鼻子和犬来会嗅味之义,很有意思。小篆②是由甲骨文演变而来,也是由“自”与“犬”组合而成。③是楷书形体,也与甲骨文一脉相承。

  “臭”字的本义是“嗅”,是动词,相当于现在所说“闻味”的意思,如《说文解字》:“禽走臭而知其迹者,犬也。”就是说:狗用鼻子一闻,就能知道是什么动物从这里走过。凡“闻”就要先有个“气味”,所以“臭”字也当“气味”讲,是名词,如《诗经•大雅•文王》:“无声无臭。”也就是没有声音没有气味的意思。以上所说的当动词和名词用的“臭”都应读为xiù(嗅),可是当它读为chòu(抽去声)的时候,也就是“香臭”的“臭”,如《冒言•理乱》:“三牲(牛、羊、猪)之肉,臭而不可食。”这个“臭”又变成形容词了。

  一个“臭”字有名词、动词、形容词三种词性。后世人们为了在形体上加以区别,凡当动词“闻”讲时,“臭”旁就加个“口”写作“嗅”,这就由原来的上“自(鼻)”下“犬”的会意字,变成左形(口)右声(臭)的新形声字“嗅”了。

  这个“”字读作zuì,是个会意字。①是金文的形体,上为“自(鼻子)”,下为“辛(平口刑刀)”。以刀割鼻子,是对罪犯的一种酷刑。“”为“罪”的本字,经传中二字通用,只因“”字与“皇”字相似,所以秦始皇就以“罪”代“”,将“”字废除了。②是小篆的形体。③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,犯法也。从辛从自。”犯了法就有罪,如《墨子•经说上》:“罪,犯禁也。”《荀子•王制》:“无功不赏,无罪不罚。”也就是说:没有功劳就不予奖赏,没有犯罪就不应惩罚。由“罪过”可以引申为“过失”,如《荀子•非十二子》:“是则子思、孟轲之罪也。”大意为:这就是子思、孟轲的过失了。犯了罪就要给予惩处,所以又可以引申为“惩处”义,如《韩非子•五蠹》:“以其犯禁也,罪之。”也就是说:根据他犯的禁令,来惩处他。

  请注意:“罪过”一般为“过失”、“错误”义,但王建《山中惜花》“罪过酒醒迟”中的“罪过”为“幸亏”义,是一种特殊含义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