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耳 部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是“文杰诗圣”的“圣”字。“圣”的繁体字“圣”,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人的一只大耳朵,左下部是一个“口”(嘴巴),右下方是一个面朝右而侧立的人。这就表明:在上古,耳聪口辩精明能干的人即为“圣人”。金文②的下部是一个面朝左的人,其上部的左侧为“耳”、右侧为“口”,仍然是表示“圣人”的意味。小篆③也基本上同于金文的形体,只是下部不太像“人”了。楷书④的上部仍然是左“耳”右“口”,下部的“人”变成了“壬”字。⑤是简化字。

  “圣”字的本义就是指“聪明非凡的人”。《说文解字》说:“圣,通也。”也就是无所不通的人才算是“圣人”。后来又引申为才能超群的人为“圣贤”、才学出众的为“诗圣”等。孙光宪在《兆梦琐言》中说:“圣善疾苦,未果南行。”这个“圣善”怎样理解呢?“圣善”是对母亲的美称。大意是说:因为母亲疾苦,而没能立即南去;后来“圣善”也就成为“母亲”的代称了。

  请注意:在古代本来就有一个“圣”(kū枯)字,这并不是“圣”字的简化字,而是“掘土”的“掘”字的古代方言字。我们在阅读时,应根据上下文的意思加以区别。

  “鸟语耳中旋,花艳目间明。”这个“耳”字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多像一个人耳朵的样子。金文②则更像耳朵了。小篆③则变得不太像耳朵的形状。④是楷书的形体。

  “耳”字的本义就当“耳朵”讲,如《老子》:“五音令人耳聋。”那么《荀子•劝学》中所说的“则四寸耳”,是什么意思呢?多大的耳朵有四寸长?其实这话是说口与耳之间至多有四寸的距离罢了。可见这个“耳”字与“耳朵”之义毫无关系,它在这里是个语气词,相当于现代汉语的“罢了”。

  在古典作品中,我们常会见到“耳顺”一词,如庾信写的《伯母李氏墓志铭》中有这样的话:“夫人年逾耳顺,视听不衰。”这个“耳顺”是什么意思?这是一个典故。《论语•为政》篇有“六十而耳顺”的话。这是说:人到了六十岁,不管听到什么话,都能辨别真伪、分清是非。所以后世人就把“耳顺”作为“六十岁”的代称。所谓“年逾耳顺”,就是年过六十的意思。这跟“年逾花甲”的说法完全一致。

  “耳”字是个部首字。在汉字中凡由“耳”字所组成的字大都与“耳朵”义有关,如“圣”、“取”、“聆”、“聋”、“闻”、“声”等字。

  “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。”这个“声”字,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是由五个部分拼合组成的一个字,左上部是“磬”的形状,右边是一只手拿着一个敲打磬的小槌,中间有“耳”和“口”,表示“话音入耳”就是“声”。这整个的“声”字,就是敲打石磬、传声入耳的意思。到了小篆②则把“口”字去掉了,其它各部分均在。楷书③是“声”的繁体字。④是简化字。

  “声”字的本义是“声音”,如:“生而同声,长而异俗。”(《荀子•劝学》)也就是说:(人)生下来时声音相同,但是长大之后风俗习惯就不一样了。由“声音”之义又可以引申为“声誉”,如:“声施千里。”(《淮南子•修务训》)其意是:声誉扩展到千里之外。至于《国语•晋语》“声其罪”中的“声”字,若理解为“声音”或“声誉”都不对。这里的“声”字是“宣扬”的意思,也就是“宣扬他的罪过”。

  今天所说的“声色”是指说话的声音和脸色,如:不动声色、声色俱厉等。可是《淮南子•时则训》“去声色,禁嗜欲”中的“声色”,不是指声音和脸色,而是指歌舞和女色。原话的意思是:去掉歌舞和女色,禁止嗜好和奢欲。

  “分文不取”的“取”字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左边是一只耳朵,右边是一只手,手抓着一只耳朵就是“取”。金文②也是这个意思,只是“耳朵”的模样不太像了,右边仍是一只手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左边的耳朵更不像了,右边仍然是手。④是楷书的形体,是由小篆直接演变而来。

  “取”字的本义就是“割取耳朵”,如《周礼•夏官•大司马》:“获者取左耳。”也就是说:割下被俘者的左耳朵。由此又可以引申为“拿”,与“舍”义相对,如:“可取三升饮之。”(《后汉书•华佗传》)从“拿”又能引申为“拿下”或“攻下”,如:“兴兵而伐必取。”(《商君书•去强》)大意是:发兵而攻打,一定能够攻下来。至于《史记•吴起传》“吴起取齐女为妻”中的“取”字,实为“迎娶”的“娶”。这个意义后世均写为“娶”,而不写作“取”。

  我们在阅读古乐府《孤儿行》时,会见到“行取殿下堂”一句。这里的“取”字若用以上所列的义项都讲不通。实际上是“趋”字的假借字,即“快走”的意思。原话的意思是:很快地走过殿下堂。

  这是“震耳欲聋”的“聋”字,本为形声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。右边是一条巨龙之形,表音;左边是“耳”,表义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相似,只是改成左边为“龙”,右边为“耳”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成为上声下形的形声字了。④是楷书繁体字的写法。⑤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聋,无闻也。从耳,龙声。”可见“聋”字的本义为“耳聋”,如《左传•僖公二十四年》:“耳不听五音之和为聋。”由听不见可以引申为“不明事理”,如《左传•宣公十四年》:“宋聋。”这是说:宋国不明事理。“聋聩”是比喻“愚昧无知”,如焦延寿《易林》:“牛马聋聩,不知声味。”

  古书中常见“聋虫”一词,并不是说失聪的虫子为“聋虫”,而是指无知的禽兽,如《淮南子•说林训》:“狂马不触木, 虽聋虫而不自陷,又况人乎?”大意为:发狂的奔马也不往树上撞, 虽说它们是无知的牲畜,但懂得不让自己陷于困境,况且万物之灵的人呢?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