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又 部3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请注意:皮、革、肤三个字在古代的词义是不同的。皮和革都是指“兽皮”,不过带毛的叫“皮”,去掉毛的叫“革”。“肤”字则是专指人的皮肤。

  这是“百花争春斗艳”的“争”字。甲骨文①是上一只手和下一只手在争夺一个曲形的东西,两手相争互不相让。金文②也同样是上一只手和下一只手在争夺一件像耕田的犁犋一样的东西。小篆③也是两只手在争夺一条像弯曲的木棍一样的东西。尽管这三种形体所争的东西不一样,但都有两只手在争夺的意思,前后是完全一致的。所以把这个字的本义理解为“相争”,那是没有疑问的。④是楷书的形体,相争之物变成了一竖钩。⑤是楷书的异体字,因形体的笔画少,书写方便,所以现在废除了“”字,而保留了“争”字。

  “争夺”是“争”字的本义,如《韩非•说林下》:“争肥饶之地。”就是争夺肥沃的土地的意思。从“争夺”引申为“争辨”,如《战国策•赵策三》:“鄂侯争之急,辨之疾。”

  “争”字在西北方言中还当“差”讲,如:“比着桃源溪上路,风景好,不争多。”(辛弃疾《江神子•博山道中书王氏壁》)这个“不争多”就是“差不了多少”的意思。现在西北人说:“争点儿摔倒。”也就是说差一点儿摔倒。“争”字还能当疑问副词“怎”讲,如李商隐有这样一句诗:“争拭酬恩泪得干。”这个“争拭”就是“怎擦”的意思。现在所说的“争知”也就是“怎么知道”的意思。

  另外,当“争”字读zhèng(正)时,就当“规劝”讲,这个意义后来写为“诤”了。这就产生了一个左形右声的新形声字。

  这是“言得古今千秋事”的“事”字。这个字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右上边是一个捕捉禽兽的长柄网,其左下角是一只左手,这表示手执捕猎的工具去田猎就叫“事”。金文②的形体和甲骨文形体相类似,只是长柄网在上,手在下(由左手变为右手)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是一只右手拿着一个柄很长的捕捉工具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与小篆的形体基本相同。

  “事”字的本义原指“捕猎”,后来就引申为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可以称为“事”,如:“世异则事异。”(《韩非子•五蠹》)也就是说,时代不同,事情就各异。由“事情”又可以引申为“从事”,如李白《邺中赠大王》诗:“龙蟠事躬耕。”所谓“龙蟠”就是隐居不做官,这句诗的大意是:隐居而亲自从事农田耕作。在李格非的《书洛阳名园记后》中有这样几句话:“天下常无事则已,有事,则洛阳必先受兵。”这里的“事”字用“事情”或“从事”之义都讲不通。其实,这个“事”是特指“战事”、“变故”。也就是说:天下太平无事便罢,一旦有战乱,那么洛阳就一定要先受到攻击。

  至于“事”当“侍奉”讲,那是由“从事”之义引申出来的,如《易经•蛊》:“不事王侯。”也就是不侍奉王侯的意思。

  “事件”一词,现在一般是指历史上或社会上所发生的大的事故。可是在古代就不同了,如在吴自牧的《梦粱录》中有这样的话:“卖早市点心,如煎白肠、羊鹅事件。”这里的“事件”是专指家畜、家禽的内脏。

  “事故”一词,今天一般指意外的变故或突然发生的灾祸,可是古代就不完全是这样,比如白居易的《对酒劝今公开春游宴》诗:“自去年来多事故,从今日去少交亲。”这里面的“事故”不是变故,也更不是灾祸,而是指一般的事情。

  请注意:在上古,“事”、“吏”、“使”同体。

  “兄弟列土,叔侄登科。”这个“叔”字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,左边的箭头之下系有绳索,像弋(yì)射之缴,向右弯的是“弓”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极为相似。古借为伯叔之“叔”。③为小篆的写法。④为楷书的形体。

  《说文》:“叔,拾也。”也就是说,“叔”字的本义为“拾取”,如《诗经•豳风•七月》:“八月断壶,九月叔苴(jū)。”大意是:八月摘葫芦,九月拾麻籽。经传中又假借训“拾”的“叔”为“伯叔”之“叔”,即伯、仲、叔,季,排行第三,如柳宗元《哭连州凌员外司马》:“仲叔继幽沦。”也就是说:二弟和三弟相继死去。父亲的弟弟亦称“叔”,此为后起之义,如文天祥《指南录后序》:“数吕师孟叔侄为逆。”也就是说:指责吕师孟叔侄成了叛逆。因为“叔”与“季”排行第三、第四,具有“末”义,所以古籍中的“叔世”,犹言“末世”,是指国家政权衰敝的年代,如《晋书•刘颂传》:“实是叔世。”而将衰乱将亡的年代称为“季世”。

  这是“受之有愧”的“受”字。从甲骨文①的形体看,上面是一只手,下面又是一只手,中间是一只“舟”,是一手“授”一手“受”的意思,也就是一方给予一方接受的意思。所以在上古“受”“授”是用同一个“受”字来表示的,这就叫做“施受同词”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也是“给”和“受”同一只舟的样子。小篆③则把中间的“舟”简化为“秃宝盖”了,这是为了书写方便,但是上下的两只手还是原样保留下来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上为“爪”(手),下为“又”(手),基本上还是小篆的形体。

  “受”字既当“给予”讲,也当“接受”讲,怎样区别呢?主要是看上下文的意思而定,如《三国志•吴书•吴主传》:“权辞让不受。”这是说“孙权辞让不接受”的意思。《韩非子•外储说左上》:“因能而受官。”这是说“根据才能而授官”的意思,这里的“受”字就当“给予”讲了。由此可见,上例是“接受”义而下例则是“授予”义,词义相反,不能混淆。

  但到了后世,又在“受”字的左边加了提手旁,表示用手给的意思,这就产生了新的左形右声的形声字“授”字,专当“给予”讲,那么原来的“受”字就专作“接受”用了。这样二者就有了明确的分工:“授奖”、“授权”、“教授”等只能用“授”;“接受”、“承受”、“遭受”等只能用“受”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