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部2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是《诗经》中“曾孙是若”的“若”字,本为象形字。甲骨文①是一个面朝左而跪坐的人,举起双手理顺头发。②是金文的写法,与甲骨文极为相似。③是小篆的写法,讹变为“从草右”的会意字了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若,择菜也。从草右。右,手也。”此说不妥。“若”本像人举手顺理头发之形,其本义应为“顺”,如《诗经•小雅•大田》:“曾孙是若。”这是说:曾孙就觉得顺意舒服。“若”字后世多假借为“像”、“如”义,如王勃《杜少府之任蜀州》: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。”由“如”义又可以引申为“及”,如《国语•晋语五》:“病未若死。”这是说:病还没有达到死的程度。

  “若”字又可借为第二人称代词用,如《史记•项羽本纪》:“吾翁即若翁。”这是说:我的父亲也就是你的父亲。“若”字又可作假设连词用,相当于现代汉语中的“假如”,如李贺《金铜仙人辞汉歌》:“天若有情天亦老。”

  这是“作茧自缚”的“茧”字,本为会意兼形声的字。①是《说文》中的古文形体,“从丝从见,见亦表音”。②是小篆的写法,内部有“虫(蚕)”有“丝”,外部像蚕结茧时的草山之形。③为楷书繁体字。④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茧,蚕衣也。”“茧”就是完全变态昆虫蛹期的囊形保护物,通常由丝腺分泌的丝织成,如《礼记•月令》:“(季春之月)蚕事既登,分茧,称丝。”因为茧小丝细,所以“茧茧”是形容说话声音细微,如《礼记•玉藻》:“言容茧茧。”

  手脚掌因磨擦而生的硬皮,本来写为“趼”,可是后世一般却用“茧”字来代替,如《战国策•宋卫策》:“墨子闻之,百舍重茧,往见公输般。”大意是:墨子听说(公输般来了),便走了很多路,脚上都磨起厚茧,去见公输般。

  “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。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”这个“草”的古体字多形象啊!①是甲骨文的写法,真像春回大地、百草丛生的样子,所以这是个象形字。②是金文(部首)的形体。小篆③也大体上像草的样子。可是到了楷书④变成上形下声的形声字(“早”与“草”的读音相近,故从“早”得声)。“草”字的古今词义基本相同,但有两处值得注意:第一,古代未开垦的荒地称草,如在《韩非子•显学》中说:“耕田垦草以厚民产也。”这就是说:耕田开荒使黎民百姓增加收入。第二,当粗糙讲,如司马迁的《史记•陈丞相世家》:“以恶草具进楚使。”有人理解成“给楚国的使者吃草”,这实在不近情理。实际上这个“草”字是“粗糙”义,也就是说给楚国的使者吃粗糙的饭的意思,这与“草”的本义没有多大关系。

  请注意,“”原为四画,现在改为三画“”。

  “”字是个部首字,在汉字中凡由“”字所组成的字大都与植物有关,如“芝”、“茴”、“荷”、“菽”、“菜”、“萱”、“莫”、“蒂”等字。

  这是“毛遂自荐”的“荐”字,本为会意字。①是金文的形体,中间有一“(zhǐ)”,传说中的独角怪兽,周围有草,表示食草兽所吃的草叫“荐”。②是石鼓文的形体,与金文相似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下部省掉了“草”。④是楷书的繁体字。⑤为借体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荐,兽之所食草。”如《庄子•齐物论》:“麋鹿食荐。”食草兽也常常以草为窝,所以“荐”字又可以引申为“草席”或“草垫”等,如刘向《九叹逢纷》注:“荐,卧席也。”上古野祭时常将祭品置于席上,所以“荐”又可以引申为“献”,如《左传•襄公三十一年》:“若获荐币,修垣而行,君之惠也。”就是说:如果能够献上财礼,我们愿把围墙修好了走路,这是君主的恩惠。由“进献”物品义可以引申为“荐举”人才,如《后汉书•郎传》:“又上书荐黄琼、李固。”这是说:郎又上书荐举黄琼和李固这两个人。

  请注意:现在是以“荐”代“荐”,但在古代却是不同的两个字,在“进献”和“荐举”的意义上只能写“荐”,而不能写“荐”。

  这个“莫”字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草,下部也是草,中间是个太阳,其意是太阳落入草中,表示天色已晚。金文②同于甲骨文。③是小篆形体,与甲、金文字的形体结构相似,仍然是日落草中之义。楷书④发生了伪变,日下之草变成了“大”,这是为了书写方便。

  “莫”字本义是日落的时候,如《诗经•齐风•东方未明》:“不夙则莫。”“夙”是早,“莫”是晚。这个“莫”字应当读mù(木)。后来因为音近的关系,“莫”字被假借为否定词使用,当“不要”或“没有谁”讲,所以要表示太阳下山的意义时,只好在“莫”下加上个“日”字写作“暮”,产生了一个上声(莫)下形(日)的新形声字。这样“莫”与“暮”有了明确的分工,“暮”字只表示日落的时候?

  在古汉语中,“莫”字作否定词用最为习见,如李白说: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”(《蜀道难》)有时也当“不要”讲,如“闲人莫入”。由否定词又可以引申为无定代词,当“没有什么”或“没有谁”讲,如《荀子•天论》:“在天者莫明于日月。”就是说:在天上的东西,没有比日月更明亮的。

  至于《庄子•逍遥游》中所说“广莫之野”里的“莫”字,实为“漠”字的借字,是“广大”之义,原意是“广阔的田野”。

  这是“春耕秋获”的“获”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一只鸟(头朝上,嘴巴向左),下部是一只手,表明用手抓住了一只鸟。所以这是个会意字,是“捕获”的意思。(甲骨文时期,“”与“获”是一个字,到了后世才分开。)金文②的形体略有变化,但上部仍是一只鸟(隹),下部是一只手。小篆③则繁杂化了,“”字的左边增加了一条“犬”,表明围猎时有所捕获,在鸟(隹)头上又增加了几条漂亮的羽冠。当然这还是个会意字。楷书④是由小篆演变过来的,笔画没有增减。楷书⑤则把楷书④左边的“”换成了“禾”,这是古人为了在意义上加以区别:猎获野兽用楷书④,收获庄稼用楷书⑤。可是到了简化汉字的时候,人们都认为这两个字用不着分工,索性合二为一,都简化成“获”字。你看简化字⑥,在草下埋伏了两条猎犬,更有把握地“捕获”了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