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网 部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是“买卖”的“买”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一架网,下部是个“贝”,所以是以网捞取贝即为“买”。金文②大致同于甲骨文的形体,但“网”形简化而“贝”形复杂了。③是小篆的写法,上为“网”下为“贝”。楷书④是直接从小篆变来的。⑤是简化字。

  “买”字的原始义是以网“捞取贝”的意思,是个会意字。又因为在上古“贝”曾被用作货币,可以购买东西,所以这就可引申为“购买”义,是与“卖”相对而言的。

  这是“网罟入长水”的“网”字。甲骨文①的左右两边是插在地上的两条木棍,中间挂的是一面网,可见我们的祖先最初是在陆地上张网捕兽的,如《盐铁论•刑德》:“网疏而兽失。”这就是说:网的空隙大,兽就逃跑了。后来网又用于水中捕鱼,小篆②就像一面纲举目张的“鱼网”。到了楷书③则变成中间加“亡”而表声的形声字了。这个字看不出像鱼网的样子了,后来又在左边加了一个“糸”字旁来表示“网”是用“丝”结成的,真是越变越繁。到最后,简化为“网”,但这不是新造的字,而实际上是借用了古代的小篆形体,只有六画,书写方便。

  “罗”本为“捕鸟的网”,可是由“网”和“罗”组成“网罗”一词之后,则往往比喻“招罗搜求”的意思,如司马迁《报任少卿书》:“网罗天下放失旧闻。”也就是说:搜集天下早已散失的陈旧见闻。这里并无什么贬义。但是今天的“网罗”一词多用作贬义词,如“网罗党羽”等。

  “网”字是个部首字。在汉字中凡由“网”字所组成的字大都与“网”和网的作用有关,如“买”、“罗”、“罟”、“罾”等字。

  这就是“天罗地网”的“罗”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个“网”,网下是一只“鸟”,鸟被网扣住有翅难飞,可见这是个会意字。小篆②的网中除了鸟(隹)之外,还增加了“糸”(丝),这就表示网是用丝织的。楷书③是直接由小篆变来的,笔画很繁,后来就简化为楷书④的形体。

  “罗”的本义就是捕鸟的“网”,如《韩非子•难三》:“以天下为之罗,则雀不失矣。”“天罗地网”的成语,也就是从这里来的。后来又引申为“搜罗”或“招致”的意思,如韩愈《送温处士赴河阳军序》:“罗而致之幕下。”就是说:搜罗来以后,安排在幕下。后来又因“罗”是丝织的,所以又可以指轻软的丝织品,如张俞的《蚕妇》诗:“遍身罗绮者,不是养蚕人。”这个“罗绮”就是指有花纹的丝织品。我们在读王充的《论衡•辨崇》篇时,会见到“罗丽刑罚”的话。请注意:这个“罗”字是“罹”(lí离)字的借字,是“遭受”的意思。这句话的意思是:遭受到触犯(丽)刑律之罪。

  这个“”字读作jiē或jū,本为会意字。①为甲骨文的形体,上为网,下为兔,表示以网捕兔。②是小篆的异体字。网与丝有关,增一“丝”旁;“兔”讹变为“且”,表声。这就变成会意兼形声的字。③是小篆的形体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,兔网也。从网,且声。”此说正确。“”的本义就是“兔网”,如《诗经•周南•兔》:“肃肃兔,施于中林。”“肃肃”为严密义。这两句诗的大意是:严严密密张开兔网,把它设在树林里。

  “”有时也泛指“捕兽的网”,如《礼记•月令》:“(季春之月)田猎、罘(fú)、罗、网。”“罘”也是兽网。这是说:田猎时所用的各种工具都要准备好。

  这是“罹其凶害”的“罹”字,读作lí,本为会意字。①是古陶文的形体,其上部为“网”形,下面右侧为“佳(鸟)”,左侧为“(心)”。这就表示鸟儿进入罗网,内心百般忧愁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与古陶文的结构一致。③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的正文没有收“罹”字,后来将它收入《说文》的“新附字”中,释为“心忧也”。这是对的,“罹”字本义为“忧愁”,如《诗经•王风•兔爰》:“我生之后,逢此百罹。”大意是:在我出生以后,遇到了这数不清的愁事。遭到不幸也可以称“罹”,如《三国志•魏书•武帝纪》:“河北罹袁氏之难。”这是说:河北遭遇到了袁绍的灾难。

  请注意:在古籍中,“罹”字在“遭遇”的意义上可以被“离”字所代替,如班固《离骚赞序》:“离,犹遭也;骚,忧也,明己遭忧作辞也。”可见“离骚”也就是遭到忧愁的意思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