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言 部1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是“鹦鹉前头不敢言”的“言”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箫管之类乐器的吹嘴子,其下的“口”就表示用嘴巴吹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其上部的吹嘴子稍微复杂了一点。小篆③的形体又复杂了一点,但仍然是金文的变体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“言”字的本义是指“大箫”,如《尔雅》:“大箫谓之‘言’。”但后来“言”字的这个本义消失,就当“说”讲了,如成语“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”中的“言”字,都是“说”的意思。由“说”又可以引申为“议论”,如《商君书•更法》:“拘礼之人不足与言事。”就是说:拘泥于旧的典章制度的人,是不足以与他议事的。由“议论”这个动词又可以引申为名词“言论”,如《商君书•君臣》:“言不中法者,不听也。”意思是:言论凡是不符合法的,则不听。言语总是与写字有关系,所以“言”字也可以当“字”讲,如五个字一句的诗叫“五言诗”,七个字一句的诗叫“七言诗”。一句话也可以称为“一言”,如《论语•为政》:“诗三百,一言以蔽之,曰‘思无邪’。”大意是:《诗经》三百篇,用一句话来概括它,就是“作者的思想完全是纯正的”。成语“一言为定”中的“言”也是当一句话讲。另外,“言”字在上古还可以当动词的词头用,如:“言归于好。”(《左传•僖公九年》)这句话就是“归于好”的意思,“言”字仅是动词“归”的词头,没有实在意。

  “言”字是个部首字。在汉字中凡是与说话有关的字多从“言”,如“话”、“语”、“议”、“论”、“说”、“评”、“讽”等等。

  这个“讯”字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左边是“口”;中间是“人”,面朝左而跪;右边是“丝”,为绳索形。这就表示捉来的俘虏受审讯。②是金文的写法,中间不像“人”了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变成左形右声的形声字了。④是楷书形体。⑤为简化字。

  吴大《说文古籀补》:“讯 执敌而讯之也。”可见“讯”字的本义是“审问”。而《说文》认为“讯”的本义是“问也”。其实“问”只是“讯”字的引申义,如《三国志•吴书•吕蒙传》:“私相参讯,咸知家门无恙。”也就是说:私下互相询问,都知道家中平安无事。从“问”又可以引申为“音信”,如陆机《赠冯文罴》:“良讯代兼金。”所谓“兼金”就是指好金子。这句话的意思是,好的音信简直可以与好金子相比。至于《汉书•扬雄传上》所提到的“骇云讯”中的“讯”,那是“迅”字的假借字,是说白云迅速飞过的意思。

  请注意:“讯”与“汛”的形、义不同,不能相混。

  这个“许”字是个左形(言)右声(午)的形声字。金文①左边的“午”是声符(上古“许”与“午”音近),右边的“言”是义符(表示说话)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“言”字放在“午”字的左边,与金文中的位置完全相反。③是楷书的写法,是由小篆直接演变而来。④是楷书简化字。

  “许”字的本义是“答应”,如《左传•僖公五年》:“许晋使。”也就是说:答应了晋国的使者。由“答应”之义又可以引申为“赞许”,如《三国志•蜀志•诸葛亮传》:“时人莫之许也。”意思是:当时的人没有不赞许他的。由“赞许”之义又可以引申为“期望”,如陆游《书愤》诗:“塞上长城空自许,镜中衰鬓已先斑。”自己徒然期望能成为卫国之良将,对镜一看却是白发泛霜鬓了。因“许”字有“期望”义,而“期望”就不一定能够实现,所以由“期望”又可以引申为“大概”,或表示“大约的数量”,如:“潭中鱼可百许头。”(柳宗元《至小丘西小石潭记》)意思是:潭中的鱼大约有百余条。

  我们读陶潜的《五柳先生传》时会见到这样一句话:“先生不知何许人也?”这个“许”字当“地方”或“处所”讲。就是说:先生不知是什么地方的人?凡这种情况,在“许”字之前总要冠以疑问代词“何”或“恶”等。

  请注意:“许许”连用,是指劳动时共同出力的呼声,如《诗经•小雅•伐木》:“伐木许许。”不过,这里的“许”字必须读hǔhǔ(虎虎)。

  杜甫诗:“惟天有设险,剑门天下壮。”这个“设”字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。左边的“言”是说话,右边的“殳”为敲击用的兵器,这是表示:作战得胜或田猎获物,就要陈列祭品进行祭祀,祭祀时要有祝祷之词。②是小篆的形体。③是楷书繁体字。④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设,施陈也。”这是对的。“设”字的本义就是“陈设”、“设置”,如甲骨卜辞中有“设六人”,也就是说:陈列六人作为祭祀的祭品。再如《战国策•秦策一》:“张乐设饮,郊迎三十里。”由“陈设”又可以引申为“筹划”,如孔颖达疏《尚书•禹贡》:“禹必身行九州,规谋设法。”

  “设”字还可以由动词转化为假设连词,是“假如”、“如果?的意思,如《史记•灌夫传》:“设百岁后,是属宁有可信者乎?”大意是:假如死后,这些人难道有可以信赖的吗?

  请注意:“设备”一词,古今含义不同。古代的“设备”是“设防”义,如《左传•僖公二十二年》:“公卑邾,不设备而御之。”这是说:僖公轻视邾人,不设防抵御他。

  “诺诺复尔尔。”这个“诺”字本为会意兼形声的字。①是金文的形体,左边为“口”,右边为“若”。“若”有“顺”义,答应亦有“顺从”意;所以“若”字表义兼声,“诺”是“答应”义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将“口”换为“言”,其义不变。③为楷书的写法。④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诺,应也。从言,若声。”许慎认为“诺”字的本义为“答应”,正确;但认为“诺”是单纯的形声字,则不妥。“诺”实为会意兼形声的字,本义是“答应”,如《老子》:“夫轻诺必寡信。”也就是说:那种轻易答应别人的人,一定是很少讲信用的人。“诺”又可以引申为“答应声”,如《战国策•赵策四》:“太后曰:‘诺,恣君之所使之。’”大意是:赵太后说:是!听凭您去安排他吧。

  “诺诺”连用,就是连声答应,如古乐府《孔雀东南飞》:“媒人下床去,诺诺复尔尔。”

  “往者不可谏,来者犹可追。”这个“谏”字本为会意兼形声的字。①是金文的形体,“从言从门从柬,柬亦表声”,表示开门以纳谏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把“门”省掉了,又变上下结构为左右结构。③是楷书繁体字。④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谏,证也。”这里的“证”并非“验证”义,而是“劝说”义,也正是“谏”字的本义,如《战国策•赵策四》:“大臣强谏。”所谓“强谏”,也就是竭力规劝的意思。又如《周礼•地官•保氏》:“保氏掌谏王恶。”这是说:保氏主管规劝君主改正错误之事。“谏书”,是臣子向君王进谏的奏章,如岑参《佐郡思旧游》:“谏书人莫窥。”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