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是个“(bī逼)”字,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的下部是食器之形(或高脚盘),其上装满了食品,左右两点表示就要外溢。小篆②则发生了伪变,变成上形(白)下声(匕)的形声字了。③是楷书的写法,是由小篆直接演变而来的。

  “”字的本义就是表示装满食品的“食器”,如《说文解字•部》说:“,谷子馨香也。”《集韵》也说:“,谷香也。”五谷与食品当然都是香的。

  “”字是个部首字。在汉字中凡由“”字所组成的字大都与馨香、就食、享受有关,如:“即”、“卿”、“既”等字。

  这是个“即”字。从甲骨文①看,左边是一件食器,上面盛满了美味食品,右边是跪坐着一个“人”,好像在美美地饱餐。金文②的左边有所简化,不过还能看出装食品的样子,右边的“人”则变为半立形。小篆③发生了伪变,经过这一番美化,看不出人进食的样子了。楷书④有点像小篆的形体,同样看不出人就食的形象了。

  “即”的本义是“人就食”。要就食就必须走近食物,所以又引申为“走近”、“靠近”,如柳宗元《童区寄传》:“以缚即炉火烧绝之。”就是说:把捆在(区寄)手上的绳子靠近炉火而烧断它。我们现在所说的“若即若离”、“可望而不可即”,其中的“即”都是“靠近”的意思。后又引申为副词,当“马上”、“立刻”讲,如《三国志•蜀书•诸葛亮传》:“即遣兵三万以助备。”就是马上派三万兵帮助刘备的意思。那么《史记•高祖本纪》:“萧相国即死,令谁代之?”这当中的“即”字又该怎样理解呢?这是特殊的用法,当假设连词“如果”、“倘若”讲。原话的意思是:萧相国倘若死了,(再让)谁接替他呢?

  这是“既”字。甲骨文①的右边是一个高脚的食器,其中尖尖的部分表示装满了食品,左边是一个背向食品而跪坐的人,张着个大嘴巴,表示已经吃饱了。金文②的食器部分有点变形,右边是半站着的人,面部仍然朝向背后,张着口,表示吃饱了。小篆③则伪变得更厉害,左边的食器和右边的人都不像了,但是文字的形体却更为突出。楷书④则类似小篆的形体,左边的形体是“食”字的中间部分,还是表示吃东西。

  “既”字的本义是“吃完了”,由这个本义即引申为“尽”、“完”义,如孙樵《书褒城驿壁》:“语未既,有老(máng忙)笑于旁。”也就是说:话还没有说完,有个老农就在一旁笑了。从“完”又引申为时间副词“已经”,如《韩非子•外储说左下》:“三军既成陈,使士视死如归。”即:三军已经摆成阵,使战土们视死如归。后又引申为连词,常组成“既 又 ”、“既 且 ”的格式。

  这个“卿”字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两边是面对面坐着的两个“人”,中间放着一个食器,食器中装满了食品,两人正在享用。金文②基本上是这个形象。小篆③中间的食器变得走了样,而两边的“人”也都站起来,看不出吃东西的意味了。楷书④变错了,完全看不出“对食”的模样了。

  “卿”的本义就是“两人对食”,实际上也就是“”的本字。后来因为“卿”字被借为官名用(位在“公”之下,“大夫”之上),当“对食”用的“卿”字就被“”字所代替了。这个“”字也就是用酒食款待人的意思。这个字,现在简化为“飨”,有时也与“享”字通用。

  古代对其他诸侯国来本国作官的人称作“客卿”,如《史记•李斯列传》:“秦王拜斯为客卿。”就是说:秦王拜李斯为客卿。“卿”字也是一种爱称,如古诗《为焦仲卿妻作》中的“我自不驱卿”的“卿”,是焦仲卿对其妻表示亲热的称呼。

  后来秦篆又造出一个“乡”字来代表“乡村”,因意与市镇有关,所以左右两边都从“邑”。这个“乡”字后来简化为“乡”。请注意:“卿”字与“乡”字的形体相类似,但细加分析,它们的左中右三部分都不同:“卿”字的左中右三部分是“”、“”、“”,而“乡”字的左中右三部分是“乡”、“”、“”。不能相混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