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部2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《说文》:“述,循也。”这个本义讲得正确,如《后汉书•顺烈梁皇后纪》:“述遵先世。”也就是遵循先世的意思。说话也要按一定的次序说,这就引申出“陈述”或“记述”的意义,如范仲淹《岳阳楼记》:“前人之述备矣。”也就是说:前人所记述的已经很完备了。

  现在所说的“叙述”,就是把事情的前后经过,按照一定的顺序记载下来或说出来。可见,这里面的“述”字仍保留其“循”的本义。

  “往者不可谏,来者犹可追。”这个“追”字本为会意兼形声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上部为“弓”形,下部为“止(足)”,表示持弓追赶的意思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“弓”下的“止”变为“”,仍为追逐之意。③是小篆的形体。④为楷书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追,逐也。”许慎的说法正确。“追”字的本义就是“追逐”(“追”本指“追人”,“逐”本指“逐兽”,二者原有区别,后来混而不分了),如《史记•田单列传》:“齐人追亡逐北。”“亡”、“北”,指战败时的逃兵。这句话的大意是:齐国的军队追击逃亡的敌人。由“追逐”义可以引申为“追究”、“回溯”,如《左传•成公十三年》:“以追念前勋。”后来,还可以引申为“补救”,如陶潜《归去来兮辞》:“悟已往之不谏,知来者之可追。”这是说:我明白了已经过去的事是不能再纠正了,可是我也懂得未来的事还是可以补救的。

  请注意:“追琢”即“雕琢”义,如元稹《华原磬》:“草原软石易追琢。”但这里的“追”字若读为zhuī那就错了,而必须读作duī。

  这是“逆水行舟”的“逆”字,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是一个脚朝上,头朝下的“人”。金文②更像一个倒人之形。小篆③则发生了伪变,在倒人的腰部变为一横。④是楷书的形体,反而变得繁杂化了,由原来的倒人之形的象形字变成了上声(,亦兼义)下形()的形声字了(加上“”表示“动”义)。

  “逆”字的本义是“倒”,与“顺”相对,如“逆风”、“逆水”等。由“倒”又可以引申为“不顺”或“违背”,如:“恐不任我意,逆以煎我怀。”(《孔雀东南飞》)也就是说:恐怕不由我的心愿,不顺我意,使我胸怀忧煎。再如《史记•留侯世家》:“忠言逆耳利于行”中的“逆”,也是“不顺”之义。由“不顺”又可以引申为“迎着”,与“送”相对,如:“宣公如齐逆女。”(《左传•成公十四年》)这里的“如齐”就是到“齐国去”;“逆”就是“迎”。

  古书中常有“逆命”一词,一般说来是“接受命令”的意思,如《仪礼•聘礼》:“众介皆逆命,不辞。”也就是说:众战士都接受了命令而并不推辞。至于“庆封惟逆命”(《左传•昭公四年》)的“逆命”,是不服从命令的意思。到底是“接受”还是“不服从”,这要依上下文的意思来判断。

  “把酒酹滔滔,心潮逐浪高!”这个“逐”字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一头猪(豕),下部是一只脚趾头朝上的脚(止),意思是跑着追赶一头野猪就叫“逐”。金文②是由甲骨文演变而来的,猪(豕)与脚(止)都在,只是左边又增加一个表示行动的符号“彳”,反而繁杂化了。小篆③则把“彳”与“止”变成“”,就是“走之旁”。④是楷书的形体。

  “逐”字的本义是“追逐”,如《商君书•定分》:“一兔走,百人逐之 ”大意是:一只兔子狂奔,一百人追逐,由“追逐”义又可引申为“随”,如:“逐水草移徙。”(《汉书•匈奴传》)这就是说:随着水草而搬家。由“随”义又可以引申为“挨着次序”,如“逐条说明”、“逐一检点”。

  另外,“文公逐卫侯而立叔武。”(《公羊传•僖公二十八年》)这里的“逐”字是“驱逐”的意思。原话是说:文公驱逐卫侯而立了叔武。有“驱逐”就有“反驱逐”,因此“逐”字又能引申为“竞争”义,如《韩非子•五蠹》:“中世逐于智谋,当今争于气力。”所谓“逐于智谋”,也就是在智谋方面竞争的意思。

  请注意:“逐”与“遂”的形体相似,“遂”字的上部多两个点儿,若不注意会写错。

  “造化钟神秀,阴阳割昏晓。”这个“造”字本为会意兼形声的字。①是金文的形体,外为房屋之形,内部的左边为“舟”,本为在房内造舟之意,右边的“告”表读音。②是《说文》中古文的形体,其外部的房屋之形去掉了,变成一个“从舟,告声”的单纯形声字了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由“舟”讹变为“”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造,就也。”“造”字的本义应为“造舟”,如《尔雅•释水》:“天子造舟。”又可引申为“制造”,如《诗经•郑风•缁衣》:“缁衣之好兮,敝予又改造兮。”“缁衣”即黑色衣服。诗句的大意为:你的黑衣非常好啊,破了我另去做新的啊。由“制造”可以引申为“成就”,如《诗?•大雅•思齐》:“小子有造。”意思是:小子们也有成就。

  在古代,当“造”字读作cào时,那就是“往”、“到”的意思,如《周礼•地官•司门》:“四方之宾客造焉。”《战国策•宋策》:“造大国之城下。”成语有“登峰造极”。

  请注意:“造”可作“曹”字的通假字,表示“诉讼的双方”,如《尚书•吕刑》:“两造具备。”这是说:诉讼的双方都到齐了。

  这个“逢凶化吉”的“逢”字,本为会意兼形声的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上部是脚趾朝下的一只脚(倒“止”),左下角的“彳”表示行动,右下角的“丰”表示行进遇到之物,亦表声。②是石鼓文的形体,其左边为“”。③是小篆的形体。④为楷书形体。

  《说文》:“逢,遇也。”“逢”字的本义为“遇见”、“遭遇”,如《诗经•王风•兔爰》:“我生之后,逢此百凶。”大意是:在我出生之后,遇到了百难临头。李白《古风•二十四》:“路逢斗鸡者。”由“遇见”义又可以引申为“迎接”等义。

  “逢迎”,现在多用为贬义,如阿谀逢迎。但是古代也有“接待”、“迎接”之义,是中性词,如《史记•刺客列传》:“太子逢迎。”王维《与卢象集朱家》:“主人能爱客,终日有逢迎。”

  请注意:“逢逢”连用应读作péng péng,是“蓬蓬”、“嘭嘭”的通假字,如《墨子•耕柱》:“逢逢白云。”是说白云很厚的意思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