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刀 部1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就是“大雪满弓刀”的“刀”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刀柄,下部是刀头,是带“刃”的部分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大体上与甲骨文相似。所以“刀”字是个象形字。到了小篆③,刀柄成了弯曲形,不过还有点“刀”的样子。可是到了楷书④,那就一点也不像“刀”的形状了。

  “刀”字除了其本义当“刀枪”的“刀”讲之外,还有另外的两个词义我们要注意。比如有的人在读《荀子•富国》时,把“厚刀布之敛”,解释为“用厚刀割布”,那就错了。其实古代的一种金属货币的样子像刀,所以称为“刀布”(“布”是古代的一种钱币)。所谓“厚刀布之敛”,就是“加重货币税收”的意思。这是其一。其二,在《诗经•卫风•河广》中有“谁谓河广?曾不容刀”的话。你可千万不要解释为“谁说黄河宽呢?连把小刀都容纳不下”。这就把“刀”字完全解释错了。这里的“刀”当“小船”讲,后世则常写为“舶”(dāo刀)。

  “刀”字作偏旁用的时候,就写作“”,同样也是两画,均在一个汉字的右侧,称为“立刀旁”或“侧刀旁”。凡是从“”的字,大都与“刀”的作用有关,如:“刃”、“刑”、“剁”、“利”、“割”、“剖”、“剥”等字。

  这是与敌展开“白刃战”的“刃”字。甲骨文①是刀头向右歪的一把刀,在其刃部加一个点儿,作为指事符号,表明此处最锋利,即刀刃所在。所以“刃”字在六书中就属于“指事字”一类。小篆②则大体与甲骨文的形体相似,只不过刀头朝左歪罢了。但楷书③则看不出刀刃的样子了。

  这里值得我们注意的是:“刃”字除了当刀刃讲之外,还能引申为泛指刀的意思,如王充《论衡》:“童子操刃与孟贲战,童子必不胜。”意思是:一个小孩拿刀与一个勇士战,小孩一定不胜。可见这个“刃”字,就当“刀”讲。再者,“刃”字本为名词,但有时也当动词用,如:“左右欲刃相如。”(《史记•廉颇蔺相如列传》)这里面的“刃”字就当“杀”讲,意思是,左右的人都想杀掉蔺相如。

  这是个“勿”字。甲骨文①是一把刀头向左弯的刀,其中的三点,是表示用刀割东西而沾附于刀上的物屑等。而这些物屑往往是无用之物,所以“勿”字的本义当“不要”讲。“勿”字是个会意字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基本相同。③是小篆的写法,把其中的“点儿”变成撇了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是直接由小篆的曲笔变来的。

  “勿”字的本义当“不要”讲,这在古代书籍中是常见的,如《孙子兵法•军事》:“饵兵勿食。”所谓“饵兵”,就是用来诱敌的军队。大意是说,用来诱人上钩的军队,不要去消灭它。从“不要”又引申为否定副词“不”的意思,如《左传•庄公十二年》说:“卫人欲勿与。”也就是说:卫国人想不给。

  在古典文学中,经常会见到“勿勿”一词,虽然也有“匆匆”的意思,但你可别认为是“匆匆”二字之误。因为“勿勿”一词本身就有“匆匆忙忙”的意思。

  “丁卯毋相杂。”这个“卯”字本为象形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。吴其昌认为:“卯之始义,为双刀对植之形。”“刘”字的繁体字“刘”的左上部分就是“卯”。《尔雅•释诂》:“刘,杀也。”再者,古音“卯”与“刘”同部,“卯”字的本义亦应为“杀”。②是金文的形体。③为小篆的形体,与甲、金文相似。④为楷体的写法。可见“卯”字的古今形体是一脉相承的。

  《说文》:“卯,冒也。二月,万物冒地而出,象开门之形,故二月为天门。”这是牵强附会的说法,不足信。“卯”字在甲骨卜辞中经常有卯几牢、卯几牛、卯几羊的说法,这是用牲之名,杀牲祭祖祭天等。所以“卯”字的本义应为“杀”。后来本义消失,被假借为地支的第四位,也是十二时辰之一,故“卯时”即上午五时至七时。因为这个时间为旧时官署开始办公的时间,所以上班点名,也称为“点卯”、“画卯”。早晨喝的酒,古时亦叫“卯酒”,如白居易《醉吟》:“心头卯酒未消时。”也就是说:心头的晨酒还没有消呢。

  这个“刑罚”的“刑”字非常形象。你看甲骨文①的形体,像一个人被关在水牢之中(或阱中)。到了金文②则把“人”移到了“井”外。小篆③则发生了伪变,将金文②右边的“人”变成了“刀”,好像表明用“刀”加刑;井内又加上了一个点儿作为指事符号,表示水在其中。楷书④又发生了一次伪变,把“井”错变为“开”了,“刀”变成了“立刀旁”,变得面目全非。倘若不了解这个演变过程,那就无法得知“刑”字的字形与字义有什么联系。

  “刑”的本义是“刑罚”,从本义又可引申为治理,如《周礼•秋官•序官》:“以佐王刑邦国。”就是“帮助国君治理国家”的意思。我们读《战国策•魏策》的时候,还会见到“刑白马以盟于洹水之上”的话,这里的“刑”是“杀”的意思,“刑白马”就是“杀白马”的意思。

  这个“刖(yuè月)”字本为象形字。甲骨文①的形体多么形象,是正面站立的一个人,只有一只左脚,其右是一把锯子,把右脚锯掉了。这是古代一种极为残酷的刑罚。小篆②则变成了会意字了,其左是月(肉),其右是(刀),割去脚,也有以刀割肉之意。有人认为“刖”字是个左声(月)右形(刀)的形声字,其实这是个误解,因为其左边根本不是“月亮”之“月”,而是“肉月旁”。③是楷书形体,是由小篆直接变来的。

  “刖”字的本义就是把脚砍掉的一种酷刑,在上古亦称“(fèi废)刑”,如:“王以和为诳,而刖其左足。”(《韩非子•和氏》)“和”就是“和氏”(人名),“诳”就是欺骗。大意是:王认为和氏在搞欺骗,所以就砍掉了和氏的左脚。由这个本义又可引申为“截断”,如《易林•艮之需》:“根刖残树,花叶落去。”这个“根刖”也就是把根截断的意思。

  “刖”亦有“削”的意思。有人把“削足适履”写为“刖趾适屦(jù据)”,你可别认为人家写错了,其实原话出自《魏略》。“趾”就是脚,“屦”就是麻鞋(或鞋)。这仍然是“削足适履”的意思。

  “列星随旋。”这个“列”字本为象形字,与“歹”同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像枯骨破碎的裂纹,下部像死人的空骨,所以“歹”亦有“列”义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枯骨亦有变形,并在其右增加了“刀”,表示用刀裂。③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列,分解也。”这是对的。可见“列”正是“裂”字的初文,是“分解”、“割裂”的意思,如《荀子•大略》:“古者列地建国。”所谓“列地”,就是割地。由“分割”又可以引申为“行列”、“位次”等,如《左传•僖公二十二年》:“既济,而未成列。”这是说:已经渡过了大河,但还没有来得及排成行列。由“行列”又可引申为“排列”,如《晋书•宣帝纪》:“帝列阵以待之。”意思是:宣帝(司马懿)排列阵式而等待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