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豕 部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古书上说:“马牛羊,鸡犬豕,此六畜,人所饲。”可见“豕”是六畜之一。甲骨文①像个大肚子的猪,所以“豕”就是“猪”的象形字。金文②的上部是个猪头,头的两侧是两只左右张开的大耳朵。其下有腿、有尾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已经失去了猪的模样了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根本没有猪的形象了。

  “豕”的本义是“猪”,如《左传•庄公八年》:“齐侯游于姑棼,遂田于贝丘,见大豕。”这是说:齐侯在田棼那里游玩,后来到贝丘地方打猎,看见了大野猪。“豕牢”一词,一般是指“猪圈”,可是《国语•晋语四》中有“少溲(sōu搜)于豕牢”的话,这里的“豕牢”却是指“厕所”。

  请注意:我们现在所说的“猪”是不管大小的,但是古代却有不同的叫法,一般说,“豕”和“彘”是指大猪,“猪”和“豚”是指小猪。

  “豕”是个部首字。在汉字中凡由“豕”字所组成的字大都与“猪”有关,如“亥”、“象”、“”、“”、“”、“”、“”等字。

  “亥”字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像个猪形,上为头,下为尾,腹部朝左。金文②也基本同于甲骨文。可见甲、金文的“亥”字均类似于“豕”字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根本看不出猪的形象了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“亥”字当猪讲的本义在后世消失了,因此它就被假借为地支的第十二位,并在人们的十二属中代表“猪”,如:子鼠、丑牛、寅虎、卯兔、辰龙、巳蛇、午马、未羊、申猴、酉鸡、戌狗、亥猪。在一昼夜的十二个时辰当中,“亥时”是二十一点到二十三点。

  请注意:古代隔日交易一次的市集称为“亥市”,这里的“亥”字应读为jiē(阶)。

  这个“兕”字读作sì,本为象形字。甲骨文①的形体就像犀牛一类的兽。②为金文的形体,其上部很像角形。③是小篆的形体。④为楷书的写法,其下从“儿”,发生了讹变。

  《说文》:“兕,如野牛而青。象形。”许慎解其本义是对的,如《左传•宣公二年》:“犀兕尚多。”《诗经•小雅•何草不黄》:“匪兕匪虎。”“匪”通“非”。再如《论语•季氏》:“虎兕出于柙,龟玉毁于椟中,是谁之过与?”大意是:老虎和犀牛从槛中逃跑了,龟壳和美玉在匣子里毁坏了,这都是谁的过错呢?

  古书中多见“兕觥(gōng)”一词,这是指用犀牛角做的酒杯,也称作“兕爵”、“角爵”,如《诗经•周南•卷耳》:“我姑酌彼兕觥,维以不永伤。”意思是:我只好把那酒杯斟满,这能使人少伤怀。

  “马跳厩,豕出。”这个“”字读作hùn,本为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外部像猪圈形,其中有两头“豕(猪)”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像猪圈中养了一头猪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圈内的“豕”不大像猪形了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,厕也。象豕在中也。”“厕”只是“”的引申义,本义应是“猪圈”,如《汉书•五行志中之下》:“豕出。”这是说:猪跳出了猪圈。由“猪圈”可以引申为“厕所”,后世一般都写作“溷”,如《南史•范缜传》:“(花)自有关篱墙落粪溷之中。”“关”是穿过。这句话的意思是:花儿穿过篱墙落在厕所里了。

  “腴”是指猪、犬的肠子,如《礼记•少仪》:“君子不食腴。”不过,这里的“”应渎作huàn,是“豢”的通假字。

  这个“象”字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大象的头,象的长鼻子向左上方伸展,下部是身子,最下端是尾。有的金文就更像大象的形状了,如②。小篆③就看不出大象的样子。楷书④是从小篆的形体直接变来的。

  “象”字本义就是指“大象”。有时当“景象”讲,如范仲淹《岳阳楼记》:“朝晖夕阴,气象万千。”成语中还有“万象更新”。在《韩非子•显学》篇中有“象人百万,不可谓强”的话,这个“象人”是专有名词,即“木偶人”。这话的大意是:木偶人一百万,也决不能算势力很强。

  请注意:“象”与“像”二字在使用时既有区别又有联系。作大象、形象、景象、象征等用时只能写作“象”,而不能写作“像”。作画像、塑像等用时写作“像”。凡在“象”与“像”二字的意义可能混淆时,用“像”字为宜。

  这是“豢养犬豕”的“豢”字,读作huàn,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。中间是一只头朝上腹朝左的猪,而且是有孕的母猪,其腹中有“子(猪仔)”;前后有两只手,表示管理喂养之意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成为“从豕,声”的形声字了。③是楷书的形体。

  《说文》:“豢,以谷圈养豕也。”“豢”字的本义就是“养猪”,如《礼记•乐记》:“豢豕,为酒。”这是说:养猪,做酒。后世,“豢”字不单指养猪,“用粮食喂养牲畜”均可以称“豢”,如《礼记•乐记》郑玄注:“以谷食犬豕曰豢。”现在“豢养”已成为双音词了,常用来比喻“收买”、“利用”,如鲁迅《二心集•“丧家的”“资本家的乏走狗”》:“凡走狗,虽或为一个资本家所豢养,其实是属于所有的资本家的,所以它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,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。”

  “草木蒙茏,枝叶茂接。”这个“蒙”字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上部是蒙布或帽子之形,其中有一只大眼睛,眼下有“人”形。可见,“”下就是“见”字,这就表示把人的眼睛蒙起来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其内部又变作“豕”,但意义未变。③是楷书的形体。

  《说文》:“,覆也。”这是对的。《说文》将“”与“蒙”分为两个字。“蒙”是草名,在典籍中借“蒙”为“覆盖”义,“蒙”行而“”废,如《左传•昭公十三年》:“晋人执季孙意如,以幕蒙之。”也就是说:晋人捉住了季孙意如这个人,用幕布把他裹起来。天气阴蒙也有“覆盖”义(甲骨文中有“蒙日”一词,就是指天气阴蒙蔽日),由此又引申为“欺骗”、“隐瞒”,如《左传•僖公二十四年》:“上下相蒙。”这是说:上下互相欺骗。由此又可以引申为“包庇”,如《汉书•卫绾传》:“常蒙其罪。”即经常包庇他的罪过。由“包庇”又能引申为“遭”、“受”,如《易•明夷》:“以蒙大难。”即遭受大难的意思。

  请注意:“蒙”字由“遭”、“受”义可以反训为敬词,当“承蒙”讲,如王安石《答司马谏议书》:“昨日蒙教。”

  这个“”字读作jiā,本为象形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像一只头朝上尾朝下腹朝左的猪,腹下有势形,表示这是一头公猪。②是金文的形体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变成了“从豕,声”的形声字了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,牡豕也。从豕,声。”许说正确。不过许慎没有见到甲骨文,所以他也只好依据小篆解为形声字。“”字的本义是“公猪”,如《左传.隐公十一年》:“郑伯使卒出,行出犬、鸡,以诅射颍考叔者。”古代百人为“卒”,二十五人为行(háng)。这就是说:郑庄公让一百人拿出一头公猪,二十五人拿出一条狗和一只鸡,来诅咒射考叔(人名)的人。

  后来,“”由公猪的本义引申为泛指猪,如《经典释文》:“,音加,猪别名。”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