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足 部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个“足”字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的下部是一只脚趾朝上脚跟朝下的左脚,上面“口”形至今未详。②是金文的形体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都与甲骨文的形体相似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“足”的本义就是“脚”。由人的脚可以引申为物的脚,如“三足鼎立”等。至于当“足够”讲的“足”,那是假借义。从“足够”之义又可引申为“值得”,如《荀子•劝学》:“百发失一,不足谓善射。”大意是:射出一百支箭,而只有一支没有射中,也不算是善射的人。现在所说的“微不足道”,是说低微得不值一提。这都是“足”字的词义的沿用。

  《列子•杨朱》篇中有“以昼足夜”的话。这个“足”字当“补足”讲,也就是说:以白天补足晚上。古代的“足恭”一词,是过分地恭顺以取媚于人的意思。这里的两个“足”字,都必须读作jù(据)。

  “足”字是个部首字。在汉字中凡由“足”字组成的字大都与“脚”有关,如“跟”、“蹈”、“路”、“踵”、“跳”、“践”等字。

  这个“践”字本为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左边是“彳”,右边是“戈”,本为负戈以行之意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又增加了一个“戈’。在《说文》中,另外还收有“践”字,其实“践”与“”本是一个字,后世则只保留了“践”字。③是楷书繁体字。④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践,履也。”“践”字的本义为“踩”、“践踏”,如《诗经•大雅•行苇》:“敦(tuán,团聚)彼行(háng)苇,牛羊勿践履。”大意是:路边那丛生的芦苇,牛羊不要踩伤踏毁。贾思勰《齐民要术•收种》:“以马践过为种。”所谓“践过”就是踩过了。由“踩”义又可以引申为“履行”、“实践”,如《左传•文公元年》:“践修旧好。”

  “践”字可做“翦”字的通假字,当“灭”讲,如《尚书•成王政(征)序》:“遂践奄。”这是说:于是就把奄国消灭了。另外,“践”还可以做“浅”的通假字,如《诗经•郑风•车门之》:“有践家室。”这是说:家室浅陋。

  请注意:“践”与“蹈”都有“踩踏”义,但“蹈”常常带有冒险的意思,如蹈火、蹈海等。

  这是个道路的“路”字。金文①的左边是“足”,表示走路;右边是“各”,表示读音。所以这个字是左形(足)右声(各)的形声字。小篆②的形体与金文基本一致。③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“路”字的本义是“道路”。从脚步所走之路,又可引申为思想或行为的途径,如:“以塞忠谏之路也。”(诸葛亮《出师表》)也就是说,以堵塞用忠言直接批评君主的道路。可是“筚(bì毕)路蓝缕以启山林”(《左传•宣公十二年》)中的“路”,却是当“车”讲,“筚路”就是“柴车”。这句话的意思是:拉着柴车,穿着破烂衣服去开发山林。“路”字所以当“车”讲,是因为路能行车,这叫“功能性的引申义”,属于远引申。那么《史记•武帝本纪》中“路弓乘矢”里的“路”是什么意思呢?这个“路”是“大”的意思。这是由路的“宽广”而引申为“大”,所谓“路弓”也就是“大弓”。

  在古书中常见“路寝”一词,若理解为“在路上睡大觉”就错了,那是特指古代君主处理政事的宫室。

  这是“长跽而叹”的“跽”字,读作jì,本为形声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:其上为“己”,下部为“止(足)”,表示跪意。②是金文的形体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左边又增加一“足”,右边变为“忌”,这就变成了“从足,忌声”的形声字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跽,长跪也。从足,忌声。”上身挺直,双膝着地,臀部离开脚跟,就叫做“跽”,如《史记•范蔡泽列传》:“秦王跽而请曰:‘先生(指范)何以幸教寡人?’”也就是说:秦王长跪而请求说,先生用什么来教诲我呢?再如《史记•项羽本纪》:“项王按剑而跽曰:‘客何为者?’”以上的“跽”均为“长跪”义,古人对话时常作这种姿势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