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邑 部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是“戍守边邑”(保卫边疆)的“邑(yì易)”字。甲骨文①和金文②的上部都是一个代表围墙的方框,而下部都是面朝左跪着的一个人,整个字是表示上古人聚居之地,所以“邑”字是个会意字。小篆③的上部变成“口”,下部变成“巴”,看不出会意的样子。④是楷书的形体。

  “边邑”就是“边疆的市镇”,后来又从市镇引申为“国都”的意思,如《诗经•商颂•殷武》:“商邑翼翼。”这是说:商的国都很整齐(“翼翼”表示整齐的样子)。到了后世,一般的城市亦可称“邑”,如宋朝苏洵的《六国论》:“小则获邑,大则得城。”

  无论国都还是城镇,对于一个国家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,能否保卫得好呢?故邑有“心中不安”之义,又由“不安”之义引申出“愁闷不安”的意思,如《史记•商君列传》:“安能邑邑待数十百年以成帝王乎?”有人认为这个“邑邑”系“悒悒”之误。其实这是一种误解。本来“邑”字就有不安愁闷之意,后世在其左加上个“竖心旁”是为了更好地表意,这就产生了一个左形右声的新形声字“悒”了。

  “邑”字是个部首字。当由“邑”字作为部首使用时,一般都出现在一个字的右边,写作“”。在汉字中凡由“”(右边的)所组成的字大都与城镇、地名有关,如“邦”、“都”、“郭”、“邻”、“郡”、“鄙”等字。

  这就是“治国安邦”的“邦”字。从甲骨文①的形体看,“邦”字就是“圃”字。所以“邦”与“圃”在殷商时代是一个字,都是在田地上栽植树苗的形象。围绕封界栽一周树苗,表示界线以内即为“邦国”,可见“邦”就是“分封的诸侯国”的意思。到了金文②发生了较大的变化,其左边是栽种的树苗,其右为“邑”,表示地方或区域,这同样是代表分封之地区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与金文相类似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左边已伪变得看不出树苗形,右边的“邑”也变为“”了。

  “邦”的本义代表分封的诸侯国,作名词用,如《诗经•大雅•皇矣》:“王此大邦。”这里的“王”是管辖或统治的意思。这句话的大意是:统治这个大国。由此也可以引申为“分封”,作动词用,如柳宗元《封建论》:“邦群后。”这个“后”是指“诸侯”。这句话的意思是:“分封了许多诸侯。”至于说“民为邦本”中的“邦”字,就是指“国家”。也就是说:“老百姓是国家的根本。”

  “战士指看南粤,更加郁郁葱葱。”这个“郁”字本为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中间是一个人站在另一个人的背上,左右为“木”,即在野外蹂躏人之意。②是金文的形体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变得极为复杂,其上的“人”形变为“缶”,其下部又增加“鬯”和“彡”。④为楷书繁体字。⑤借本来已有的“郁”字作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郁,木丛者。”不妥。“郁”字的本义为“蹂躏”,凡被蹂躏必不乐,这就可以引申为“心情忧愁”,如《管子•内业》:“忧郁生疾。”屈原《九章•抽思》:“心郁郁之忧思兮。”由“愁思无绪”可以引申为“丛生”义,如《诗经•秦风•晨风》:“郁彼北林。”这是说:那北山上的丛林多茂盛。“郁郁”一词在古籍中多见,有的是指“富有文采”义,有的是指“繁盛”义,有的是指“香气浓”义,有的是指“忧伤”、“沉闷”义,究竟采用何义,这要看上下文而定。

  请注意:在古代的“郁”与“”本为二字,词义也不相同,“树木丛生”义、“忧愁”义、“草木腐烂”义等均写作“”。现在“”字已经废除,无论何义,均写作“郁”。

  “郑”字在甲、金文中与“奠”字是一个字,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就像一个酒瓶形(酉),表示用酒瓶装满了酒放在平地上,祭祖祭鬼神,这就称为“祭奠”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基本相似,只是其下用石块等物将酒瓶搁起来。小篆③增加了“阝(邑)”旁。④为楷书形体。⑤为简化字。

  “郑”字本为“奠”字,因为“祭奠”就要郑重其事,因此有“认真严肃”义,如白居易《庾顺之以紫霞绮远赠以诗答之》:“千里故人心郑重。”《三国志•魏书•高堂隆传》:“殷勤郑重。”这都是用的“郑”字的本义。

  另外,因“郑”字是在“奠”的右边增加了偏旁“阝(邑)”,而“邑”指一般城市,所以也往往用为地名,如《说文》:“郑,京兆县 今新郑是也。”

  这是“郡安邦宁”的“郡”字,本为会意字。①是古玺文的形体。左边为“尹”,是“治理”义;右边为“邑”,是“城市”、“地方”义。所以“郡”字本为“受邑以治其事”的意思。②为小篆的形体,其左边由“尹”讹变为“君”,词义未变。③是楷书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郡,周制。天子地方千里,分为百县,县有四郡。 至秦初,置三十六郡以监其县。从邑,君声。”“郡”,就是古代的行政区域,如《史记•秦始皇本纪》:“分天下以为三十六郡。”

  请注意:“郡主”不同于“君主”,也不是指一郡之主如“郡守”。唐封太子之女,宋封宗室之女为郡主,明、清均以亲王之女为郡主。

  这是“城郭森严”的“郭”字,本为象形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像城有相对的两座城楼之形。②是金文的形体。③是小篆的形体。④也是小篆的形体,其右边增加了“邑”。⑤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,度也 象城之重,两亭相对也。”基本正确。但《说文》又训:“郭,齐之郭氏虚。”不妥。“郭”字的本义是外城加筑的城墙,即“外城”,如《管子•度地》:“内为之城,城外为之郭。”《说苑•指武》:“五里之城,十里之郭。”由“外城”义又可以引申为“物体的外壳”,如《汉书•食货志下》颜师古注引如淳曰,“以赤铜为其郭也。”《广雅•释器》:“郭,剑削(鞘)也。”又可以引申为“物体的四周”,如《汉书•食货志下》:“肉好(hào)皆有周郭。”“肉”是指钱边;“好”指钱孔。这是说:钱的边和孔都有个边界。

  请注意:古代的“城”与“郭”的含义是不同的。如果分开提时,那么“城”是内城,“郭”是指外城;“城郭”作为一个词使用时,那就是泛指城。

  这个“鄙”字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。上部的“口”表示都邑所在,下部是仓廪之形。古代称都邑四周的土地为“鄙”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相似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右边又增加“邑”,成为形声字了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五为鄙。”“”是周代的地方组织之一,一百家为一,五百家为一鄙,这是“鄙”的远引申义。“鄙”的本义是“都邑四周的土地”,引申为“采邑”、“小邑”,如《周礼•天官•大宰》郑玄注:“都鄙,公卿大夫之采邑,王子弟所食邑。”在都邑四周土地上从事农业生产的人称为“鄙人”。后来,“鄙人”成为自称的谦词,如《南史•蒯恩传》:“与人语 自称鄙人。”由“都鄙”还可引申为“边远之邑”,如《春秋•庄公十九年》:“冬,齐人、宋人、陈人伐我西鄙。”这是说:冬季,齐国、宋国、陈国人攻打我们西边的城镇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