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隹 部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是个“隹”字。甲骨文①的形象像鸟的样子,上部是鸟头,嘴向左方,向右的两笔是翅膀,向下的两笔像爪子。依《说文》的说法,“佳”就是短尾巴鸟的总名。金文②就更像一只头朝左的短尾巴鸟,其下部是一只爪子。小篆③也还有点鸟的样子。可是到了楷书④就很难看出鸟的模样了。

  在上古,“隹”与“鸟”实为一个字。但请注意:不要把“佳”字误成“隹”字。“佳”字的右边是个“圭”(guī)字,由两个“土”字组成;而“隹”字的右边是一点四横一竖。

  “隹”字是个部首字。在汉字中,凡由“隹”字所组成的字大都与禽类有关,如“焦”、“集”、“雉”、“雕”、“雀”等字。

  这是“孤身只影”的“只”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“隹”(鸟),其下是一只手,这是一只手逮住了一只鸟的意思。有的金文更为形象,如②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还是手捉鸟的形象。可是楷书④就不象形了,但其组成部分的“隹”、“又”都未变。简化字⑤是借“只”字来代替繁体字“”字。

  “只”字的本义,正像《说文》中所说的“鸟一枚也”。称一只鸟为“一枚鸟”,现在看来有点别扭,不过由此可知“枚”字就是“只”字的意思。《宋史•张洎传》:“肃宗而下,咸只日临朝,双日不坐。”这个“只”字是什么意思呢?它与“双”相对,是“单”的意思。这是说:从唐肃宗李京以下,都(咸)是单日上朝,双日就不坐朝问政。可见这里的“只”可引申为“单”。

 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:在古代“”、“只”本为二字,词义大不相同。“只”字是表示“仅仅”、“只有”义,在宋代以前多写为“”、“”、“”,如杜甫《示侄佐》:“只想竹林眠。”而“”字却作单位量词用,因为写起来太繁,在简化汉字时便借用了仅有五画的“只”来代替。

  “剪不断,理还乱,是离愁。”这个“离”字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上部为“鸟”,下部是捕鸟的长柄“网”,表示捕鸟之意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左边是“网”的讹变,右边是“佳(鸟)”。③是楷书繁体字。④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离,离黄仓庚也。”所谓“离黄”、“仓庚”,就是黄莺、黄鹂。此说不妥。“离”字的本义并非鸟名,而是“以网捕鸟”,引申为“擒获”义,假借为“离开”义,如《礼记•檀弓上》:“吾离群而索居,亦已久矣。”《史记•文帝本纪》:“今右贤王离其国。”由此又可以引申为“背离”,如《商君书•画策》:“失法离令。”

  请注意:在《诗经•邶风•新台》中有这样两句诗:“鱼网之设,鸿则离之。”这里的“离”是“罹”字的通假字,当“遭受”讲;“鸿”是指癞蛤蟆。这两句诗的大意是:张开捕鱼的大网,那癞蛤蟆却遭了殃。

  “朱雀桥边野草花,乌衣巷口夕阳斜。”这个“雀”字为象形字。从甲骨文①的形象看,就像一个鸟头,头顶上有一撮羽毛。小篆②与甲骨文有点类似。楷书③上部的冠羽形变成了“大小”的“小”字,下部仍然是“隹”(鸟)。

  “雀”字本指“麻雀”或“山雀”。这类鸟的体形都较小,所以有时也泛称雀形的多种小鸟为“小雀儿”,如在《文选》中有宋玉的《高唐赋》:“众雀嗷嗷,雌雄相告。”李善的注解说:“雀,鸟之通称。”

  在上古的“爵”是一种酒杯,其形很像“雀”,读音也近于“雀”,所以到了周朝末年,人们往往借“爵”为“雀”,如《孟子•离娄上》有“为丛驱爵”的话,这个“爵”字就是“雀”字。

  “草木无存,满目焦土。”这个“焦”字是个会意字。金文①的上部是“隹”(鸟),下部是“火”,即用火烤鸟。小篆②的形体变得很繁杂,增加了两个“隹”,表示烤了很多鸟。③是楷书的形体,直接由小篆演变而来。④为楷书简化字,模仿金文,上部只保留了一个“隹”。

  “焦”字的本义是“烫焦”,即烤黄,并非烤焦,如《世说新语•德行》:“母好食铛底焦饭。”“铛”是平底铁锅;“焦饭”是指烤黄了的饭,而并非烤成炭的饭,这与现在所说的“焦”的词义不尽相同。由“烤黄”之义又引申为“黄黑之色”,如陶弘景《真诰•运象》:“心悲则面焦。”比喻干燥到极点,也可称焦,如:“舌敝唇焦。”在引申为表示心情时,也可用“焦”字,如阮籍《咏怀》诗:“谁知我心焦?”这个“心焦”就是表示烦躁、忧急之意。

  这是“集合”之“集”。从甲骨文①的形体看,上为“隹”,下为“木”,“集”字的本义就是“鸟集于枝头”的意思,可见是个会意字。金文②基本上与甲骨文相同,不过有的在“木”上是三个“隹”。小篆③的“木”上,也与金文一样有两种写法。④为楷书的形体,只留下一个“隹”。

  《诗经•周南•葛覃》:“黄鸟于飞,集于灌木。”这个“集”字就是用其本义。从这个本义引申为?聚集”、“集合”,如把某人的诗、文汇编在一起即为诗集、文集。

  我们读《史记•秦始皇本纪》时,会见到“天下初定,远方黔首未集”的话,这个“集”字是“辑”字的同音假借字,是“安定”或“和睦”的意思。

  “家门雍穆。”这个“雍”字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左上部为“水”形,右上为“佳(鸟)”,下部的“口”像水被壅塞而成的池泽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水的下面增加一个“口”,其义不变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两个“口”讹变为“邑”。④为楷书异体字(已废)。⑤是现在使用的形体。

  《说文》:“(雍),雍渠也。”所谓“雍渠”是一种鸟的名字,即。朱骏声《说文通训定声•丰部》:“此鸟喜飞鸣作声,其音邕邕而和。”由此就可以引申为“和谐”义,如《尚书•无逸》:“言乃雍。”意思是:言语,则群臣都非常和谐。由“和谐”可以引申为“奏乐”,即古代撤膳时所奏的音乐,如《淮南子•主术训》:“奏雍而彻(撤)。”也就是说:奏起雍乐而撤下膳食。

  请注意:“雍”字可作“壅”的通假字,为“阻塞”义,如《谷梁传•僖公九年》:“毋雍泉。”就是“不要堵塞泉水”之意。另外,“雍”字还可以作“拥”的通假字,为“拥有”义,如《战国策•秦策五》:“(始皇)雍天下之国。”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