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金 部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 “疾风知劲草,烈火见真金。”这个“金”字是个会意字。金文①的上部是个箭头,其下是个斧头形,左边的两个黑点是冶炼的金属块,这就表明箭头和斧头为金属所作。小篆②则变成了上声(今)下形(土中有金属块)的形声字了。③是楷书的写法,基本上同于小篆。

  “金”的本义不是指黄金,而是指金属(青铜),如《荀子•劝学》:“锲(qiè窃)而不舍,金石可镂(lòu漏)。”就是说:若能用刀一直刻下去而不停止,就是金石之物也是可以雕刻出东西来的。“金”到了后世才代表“黄金”,如《史记•文帝本纪》:“不得以金、银、铜、锡为饰。”这里的“金”就是指“黄金”。后来又引申为金属制的乐器和兵器,如《汉书•李陵传》:“闻金声而止。”这个“金”是指“铜锣”。也就是说:古代作战,听到锣声就要停止。古代乐器统称“八音”,其中的“金”就是指“钟”、“铃”等金属乐器。因为黄金是贵重之物,所以后世比喻贵重有“金言”、“金诺”等;比喻坚固有“金城”、“金汤”等等。至于古诗词中所说的“金兔”,那是“月亮”的别称(当然,古时也有称“月亮”为“玉兔”的)。

  “金”字是个部首字。在汉字中,凡由“金”所组成的字大都与金属有关,如“针”、“铁”、“铜”、“铸”等字。

  这个“庸”字本为形声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就像一个大钟,下部为“用”,表声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是个外形内声的形声字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基本上同于金文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庸,用也。”许慎把“庸”字的本义解为“用”,不妥。“庸”的本义是上古的一种类似于钟的乐器,如《诗经•商颂•那》:“庸鼓有(yì)。”“”为“盛”义。这句诗的大意是:大钟大鼓演奏得非常热烈。当大钟讲的“庸”字,后世增加了形符“金”,变成新形声字“镛”,如《尔雅•释乐》:“大钟谓之镛。”“庸”亦可借为“用”义,如《国语•吴语》:“王其无庸战。”“其”为语气词。这句话的大意是:王无用作战。至于《管子•大匡》:“庸必能用之乎?”“庸”与“用”同时出观,那么“庸”字就成为副词,当“难道”讲。原话的大意是:难道一定能用他吗?

  “铸”字本为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左右两只手,拿着一个器皿,向下面的一个模子里倒铁水之类的东西,这就表示铸造之义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非常相似,只是上部把两只手省略了,当中的几个黑点儿是表示金属的液体。到了小篆③变得复杂多了,成了左形(金)右声(寿)的形声字。④是直接由小篆变来的楷书体,笔画实在太多,一共有二十二笔,后来简化为楷书⑤的形体。

  “铸”字的本义就是“铸造”,如《国语•齐语》:“美金以铸剑戟。”《左传•昭公二十九年》:“铸刑鼎,著范宣子所谓刑书焉。”大意是说:铸造刑鼎,把范宣子所作的法令铸在上面。

  在古书中的“铸人”一词是什么意思呢?实为培养造就人才之义,如《法言•学行》:“或曰:‘人可铸与?’曰:‘孔子铸颜渊矣。’”大意是:有人问,人可以铸造吗?回答说:孔子就把他的学生颜渊铸造出来了。由“铸”可引申为“造”,“造成重大错误”就可写成“铸成大错”。

  “当窗理云鬓,对镜贴花黄。”这个“镜”字本为形声字。①是小篆的形体,为“从金,竟声”的形声字。②是楷书繁体字。③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镜,景也。从金,竟声。”“景”是“影”的古字。这里说镜子照物而呈现影像。因为古代没有玻璃,都是用金属制镜,尤以铜制居多,所以“镜”字从“金”。“镜”字的本义就是“镜子”,如《北史•齐本纪下》:“宫女宝衣玉食者五百余人,一裙直万匹,镜台直千金。”所谓“镜台”也就是装着镜子的梳妆台。古代诗词中多见“镜花水月”一词,用以比喻诗中所谓空灵的意境。谢榛在《诗家直说》中说:“诗有可解不可解,不必解,若水月镜花,勿泥其迹可也。”其大意是:凡是诗,有的可以细解,有的不可以细解,有的则不应细解,好像水中之月、镜中之花,不要拘泥于实迹。因此,后世也常以“镜花水月”比喻虚幻。

  这个“镬”字读作huò,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外部是一只大鼎,下有三足,鼎内有一只鸟,表示煮鸟之义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变成了会意兼形声的字了。③是小篆的写法,与金文相似。④为楷书繁体字的写法。⑤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镬,(xī)也。”“”是盆类。许说近是。“镬”字的本义是古代“无足的鼎”,可以煮肉用,如《淮南子•说山训》:“尝一脔肉,知一镬之味。”也就是说:尝一块肉,就能知道一锅肉的味道。现在南方话锅子就常称作“镬子”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