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雨 部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 “黑云压城城欲摧”,这个“云”字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就像空中卷曲的云形。金文②基本上同于甲骨文。到了小篆③反而复杂化了,在“云”字之上又增加了一个“雨”字,表示“云”、“雨”相关。这就由原来的象形字变成了上形(雨)下声(云,也兼义)的新形声字了。④是楷书的形体,与小篆相同。⑤是简化字。

  在古代史籍中,凡是写成“云”字,都是指天空中的“云”;凡写成“云”,一般都是当“曰”(说)讲,如“子曰诗云”,现在所说的“人云亦云”。后几个“云”字,都是假借字的问题,与天空的云霞毫无关系。不过,有的“云”字也用作语助词,有时出现在句首,如《诗经•邶风•简兮》:“云谁之思?西方美人。”大意是:思谁呢?思西方美人。当然,也有用在句中和句末的。另外,有的人认为,现在的简化字“云”,是简化“云”字而成的。其实不是这样,而是借鉴甲骨文、金文的形体而用之。

  这个“申”字本为象形字。甲骨文①就像雷雨天闪电之状。所以“申”字和“电”字在上古同文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极为相似。③是小篆的写法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申,神也。”许慎是附会之说,不可信。“申”本为电闪光的样子,所以其本义应为“明”,由此可以引申为“明白”等,如《后汉书•邓骘传》:“罪无申证。”也就是说:其罪并没有明白的证据。班彪《北征赋》:“行止屈申。”这里的“申”用“明”和“明白”均讲不通,其实为“伸”的通假字。所谓“屈申”就是“屈伸”。由“明”义又可以引申为“申明”,也就是陈述或说明的意思,如《三国志,魏书•高允传》:“允事事申明,皆有条理。”大意是:高允把每件事都说明白,而且都非常有条理。

  请注意:“声明”不同手“申明”。“声明”是公开表明态度或说明真相,“申明”则不一定需要公开。

  这是“雷电交加”的“电”字,本为象形字。甲骨文①是闪电发光的形象,中间的三个小点表示雨点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将甲骨文的雨点变成了“雨”字头,成为会意兼形声的字了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类似于金文。④为楷书繁体字。⑤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电,阴阳激耀也。”这是说,阴阳电相合而击发出强烈的亮光。这个说法是对的。正因为电是很快的,所以常比喻“迅速”,如《晋书•孙绰传》上疏:“南北诸军,风驰电赴。”这是说:南北各路大军,急速奔赴。

  请注意:“电影”一词古今都用,但词义迥别。古代的“电影”,基本上有两个意思:一是指“电光”,如《宋之问集•内题赋得巫山雨》:“电影江南落,雷声峡外长。”二是一种箭的名称,如《六韬•虎韬•军用》:“电影,青茎赤羽,以铁为首。”就是说:“电影”这种利箭,有青色的箭竿,红色的箭尾,用铁作的箭头。

  这是“清明时节雨纷纷”的“雨”字。甲骨文①上部一条横线表示高空的云层,下垂的六条短线表示下落的雨水,可见是个象形字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相类似,线条有断有续。③是小篆形体,变化较大,在金文之上又增加了一条横线,很可能是表示“天”。楷书④则基本上与小篆相同。

  “雨”的本义是“雨水”,是个名词,又可以引申为动词“下”。不过,当动词“下”字用的时候,这个“雨”字就不能读yǔ(宇),而只能读yù(育),如《淮南子•本经训》:“昔者仓颉作书,而天雨粟,鬼夜哭。”大意是:古代当仓颉造字的时候,天上像下雨一样的下粮食,晚上还有鬼哭。

  “雨露”一词,在古代指恩情、恩泽,如李白《书情》诗:“愧无横草劲,虚负雨露恩。”

  “雨”字是个部首字。在汉字中凡由“雨”字所组成的字大都与云、雨有关,如:“云”、“霜”、“霞”、“露”等字。

  “不是雪中须送炭,聊装风景要诗来。”这个“雪”字,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上部为“雨”,其下为雪片状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为“从雨,彗声”的形声字。③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凝雨说(悦)物者。从雨,彗声。”许慎说的“雪”为“雨”所凝是对的,但是下雪并非万物皆悦。因为雪为白色,所以古诗常以雪喻“白”,如李白《将进酒》:“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。”由“白”可以引申为“洗除”义,如李白《独漉篇》:“国耻未雪,何由成名。”

  这是“于无声处听惊雷”的“雷”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中间弯曲的曲线是表示闪电的金光,左右两个方块表示响雷所发出的巨大声音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变得极为复杂,甲骨文中的两个小方块竟变成了四个“田”字状,其上又增加了个“雨”字,表明既有倾盆大雨,又有雷电交加。小篆③的形体比金文稍简略,但形体结构仍然很复杂。楷书④则省掉了小篆的两个“田”字。

  “雷”字的本义就是雨天的雷电,有时也通作“擂”,如古乐府《巨鹿公主歌辞》“官家出游雷大鼓”中的“雷”字,实为“擂”字。请注意:这句歌辞里的“雷”字不读léi(镭),必须读为lèi(泪)。

  这个“雹”字本为象形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上为“雨”,下为冰雹之形。②为《说文》中古文的形体,其下部更像冰雹之形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上为“雨”,下为“包”,变为“从雨,包声”的形声字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雹,雨冰也。”“雹”字的本义为“冰雹”,如《左传•昭公四年》:“大雨雹。季武子问于申丰曰:‘雹可御乎?’”大意为:天下大雨和冰雹。季武子向申丰询问说:冰雹可以防止吗?

  在古籍中有“雹箭”一词,不是以雹当箭,而是以骨为镞的箭,也就是说,把硬而重的骨片磨制成箭头,如《南史•齐本纪》:“(苍梧王)乃取雹箭,一发即中帝脐。”“雹箭”本为“箭”,可见“雹”为“”字的通假字。

  “花边雾鬓风鬟满,酒畔云衣月扇香。”这个“雾”字本为会意兼形声的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其上部为天空有雾之覆盖形,亦表声;下部是“佳(鸟)”,表意。这就表示,鸟鸣则天有大雾。②是《说文》中的籀文形体,上部为“雨”,下部的“佳”讹变为“矛”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变为“从雨,声”的形声字。④为楷书繁体字。⑤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雾,地气发,天不应。”“雾”是接近地面的水蒸气遇冷而凝结成的微细水点,如云烟状。张衡《羽猎赋》:“雾合云集。”这是云雾笼罩的意思。

  古书中常见“雾豹”一词,本义是说金钱豹在雾雨天深藏不出,后来则常用“雾豹”来比喻退隐避害的人,如白居易《与元九书》:“时之不来也,为雾豹 奉身而退。”也就是说:没有好时运,就要像雾豹 退隐不仕。

  这是“晚电明霍霍”的“霍”字,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上部为“雨”,“雨”下有三“佳(鸟)”,表示群鸟在雨中疾飞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基本相同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“雨”下省去了一“佳”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“雨”下只有“佳”,但意义未变。

  《说文》:“霍,飞声也。”此说不确。“霍”字的本义应为“群鸟在雨中疾飞”,如《玉篇》:“霍,鸟飞急疾貌。”因为鸟在大雨中快飞,发出霍霍之声,这就引申为象声词,如古乐府《木兰诗》:“磨刀霍霍向猪羊。”“疾飞”则有“快”义,这就可以引申为“突然”、“忽然”,如司马相如《大人赋》:“焕然雾除,霍然云消。”枚乘《七发》:“霍然病已。”也就是说:病突然好了。顾云《天威行》中的“霍闪”是指闪电而言,当然也是极快的意思。

  “霖雨泥我涂,流潦浩纵横。”这个“霖”字本为会意兼形声的字。商承祚先生认为①是甲骨文“霖”字的形体,上为“雨”,下为“林”,林中有雨点,表示雨落山林,绵绵不停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仍为雨落山林之意。③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霖,雨三日已往。从雨,林声。”许慎的说法是“霖”字的引申义。“霖”字的本义为“雨落山林”,后来才引申为“多日雨”。许慎认为“霖”字是个单纯形声字,其实“霖”为会意兼形声的字,即“从雨从林,林亦声”。

  “霖”字由本义引申为“久下不停的雨”,如《左传•隐公九年》:“凡雨,自三日以往为霖。”也就是说,接连下了三天以上的雨就叫做霖。

  “霖雨”本指连绵大雨而言,可是《尚书•说命上》“若岁大早,用汝作霖雨”中的“霖雨”,则为殷高宗夸张大臣傅说的话,说明贤臣的重要。因此,后世就多以“霖雨”比喻济世之臣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