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是“钟鼓齐鸣”的“鼓”字,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“鼓”的装饰物,中间是个圆形鼓,下部是鼓架子。②是金文的偏旁字,其形体与甲骨文基本相同。③是小篆的写法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与甲骨文、金文一脉相承。

  “”字是个部首字,一般不能单独使用(若单独使用均写为“鼓”)。在汉字中凡是由“”所组成的字大都与“鼓”有关,如“鼓”、“彭”等字。

  这是“红豆生南国”的“南”字,本为会意字。甲骨文①是瓦制的乐器之形,可以手执小槌敲打。②是金文的形体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与金文极为相似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南,草木至南方有枝任也。”此说不妥。“南”的本义为一种敲打乐器,后来,引申为乐舞名,如《诗经•小雅•鼓钟》:“以雅以南。”这是说:无论乐舞是《雅》是《南》。其实作方向用的“南”,是“南”字的假借义,如宋之问《经梧州》:“南国无霜霰。”《墨子•贵义》:“南之人不得北,北之人不得南。”

  古代所说的“南面”,并非现代所说的南面、北面,而是指“面朝南”;古代帝王的座位面朝南,所以称居帝位为“南面”,如贾谊《过秦论》:“秦并海内,兼诸侯,南面称帝,以养四海。”《论语•雍也》:“雍也,可使南面。”这是说:冉雍这个人,可以让他做首领。

  “喜从天降,笑逐颜开。”这个“喜”字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上部为“鼓”形,下部的“口”为盛鼓之器,鼓搁在器上便于敲打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相似。③为小篆的写法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喜,乐也。”“喜”的本义为“欢悦”,如《诗经•郑风•风雨》:“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?”大意是:已经见到了相爱的人,怎么能说不欢乐?由此又可以引申为“喜好”,如《诗经.小雅•彤弓》:“我有嘉宾,中心喜之。”又可以引申为“值得庆贺的事情”,如贺喜、道喜等。在《红楼梦》中有这样的话:“叫大夫瞧了,又说并不是喜。”这里的“喜”是指妇女“怀孕”,现在农村还仍然这样说。

  这是“彭”字。甲骨文①的左边是“鼓”的象形字,右边的三个“点”表示敲鼓发出的声音。金文②基本上与甲骨文相似,只是中间多了一横。小篆③则是从金文演变而来。楷书④类似小篆的写法。

  “彭”字是个象声词,表示鼓音。从这个本义又引申为“水流的急湍”,如《汉书•司马相如传》:“汹涌彭湃。”(“彭”也写作“澎”)

  “彭彭”也可以引申为“强壮有力”貌,如《诗经•大雅•蒸民》:“四牡彭彭。”也可引申为“盛多”的意思,如《诗经•齐风•载驰》:“行人彭彭。”

  “渔阳鼙鼓动地来,惊破霓裳羽衣曲。”这就是“鼙鼓”之“鼓”字。古代作战“敲鼓进击”,甲骨文①的左边就像鼓形,右边是一只手拿着鼓槌敲打的样子。可见“鼓”字是个会意字。金文②是左手拿槌,击右边的鼓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鼓槌和手变为“支”字形,仍然是手拿鼓槌敲鼓的样子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“鼓”的本义是“战鼓”,后来也作为“乐器”的词义用,如《荀子•礼论》中的“钟、鼓、管、磬、琴、瑟、竽、笙”,都是指乐器。后来又从名词引申为动词,当“弹奏”讲,如《盐铁论•相刺》:“师旷鼓琴。”就是说师旷这个乐师在弹奏琴。至于《庄子•盗跖》所说的“摇唇鼓舌,擅生是非”。这里面的“鼓”字应为“转动”之意。这两句是说:摇着嘴唇,转着舌头,擅长于拨弄是非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