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厂 部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 “厂”字在古代是独立的字,而并不是“厂”字的简化字“厂”。这个“厂”字应读作hǎn(喊)。金文①是个外形(厂)内声(干)的形声字。“厂”很像突出的石岩,下面可以住人。②是小篆的形体。③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“厂”与“广”在上古文字中常常混用,如“”、“”等字也可以写作“厦”、“厨”。不过现在就不能通用了,必须写作“厦”、“厨”。

  “厂”字是个部首字,凡是由“厂”字所组成的字,大都与房屋或山崖有关,如“厨”、“”、“原”、“”、“历”等。

  这个“历”字的上古形体很有意思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两棵“禾”,表示一行一行的庄稼,下部是一只脚(止),脚趾朝上,脚后根朝下,表示脚步从一行一行的庄稼中走过。金文②的左上边增加了个“厂”字,表明在山崖之前种有一行行整整齐齐的庄稼。小篆③把甲骨文和金文合并,虽然字形复杂了,但是表意更为全面,表示人的脚步从山崖前的庄稼田中一步一步地走过。楷书④的形体是直接从小篆变来的。⑤是简化字,这就变成了一个外形(厂)内声(力)的新形声字了。

  “历”字的本义是“经过”,如司马迁在《报任安书》中说:“足历王庭。”也就是说:从匈奴君主的住处走过。由这个本义又可以引申为“逐个地”、“一件一件地”,如《汉书•艺文志》:“历记成败存亡祸福古今之道。”大意是:一件一件地记载古今成败存亡祸福的道理。从这个意义出发,后世就产生了新叠音词“历历”了,如杜甫还曾以“历历”为题写了一首《历历》诗,诗中说:“历历开元事,分明在眼前。”这就是说唐玄宗开元年间的事情,一件件清晰分明地出现在眼前。成语“历历在目”,也正是由此而来。

  时间的推移是一月月一年年地前进的,所以表示历法、历书的“历”字,古人想得很周到,把“历”改为“”,以“日”代“止”,很有道理,如《旧唐书•志一》:“玄宗召见,令造新。”这个“”字就是“法”的“”。由此可见,“历”和“”的关系,是古今字的关系,“历”是古字,“”是今字。现在都简化为“历”了。

  请注意:“历”字异体字较多。如“”、“”、“”等。不管哪种写法,现在均写作“历”,便于记忆,书写方便。

  这是“左右逢源”之“源”的本字“原”。金文①的“厂”就表示前檐突出的山崖。在这个大山崖的旁边有一股清澈的泉水涓涓不息地流出。可见“原”字是个象形字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变得比金文复杂得多,由原来的一股泉变为三股。③是楷书的写法,比小篆简单,与金文似。

  “原”字的本义就是“源泉”,如《左传•昭公九年》:“木水之有本原。”这就是说:木有本,水有源。从这个本义又引申为开始、起源,如《管子•水地》:“地者,万物之本原。”从“源”的“水流平缓”之义,又可引申为平坦之地称为“平原”。我国古代的伟大诗人屈原的名和字是连在一起的(名“平”字“原”)。他的《九歌•国殇》:“平原忽(辽阔)兮路超远。”就是说:平原辽阔路途遥远。

  在上古根本没有“源”字。一个“原”字既表示“水源”,又表示“平原”。到了后世,人们才在“原”字的左边加了个“三点水”,形成了左形(水)右声(原)的新形声字“源”,而本来的“原”字只代表“平原”等等。这样就使“原”、“源”分工明确了。

  关于“原”字,我们在阅读古文时要注意两个词:①“原禽”,在古代专指“雉”(野鸡),因为野鸡从来不到沟湿处,而都是在平原上活动。②“原人”,是指那些貌似诚实而实际虚伪的人。这里的“原”字应该读yuàn(愿)。

  “厚貌深情,人莫能知。”这个“厚”字本为形声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上部为“厂()”形,下部像一个敞口尖底的酒坛形,表声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其下部更像一个尖底的酒坛形。③是小篆的形体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其下部又讹变为“子”,这就不好理解了。

  《说文》:“厚,山陵之厚也。”这个说法基本正确。厚与薄是相对的,如《荀子•劝学》:“不临深溪,不知地之厚也。”这是说:不靠近深深的山谷,就不能知道大地的厚度。由“厚”又可以引申为“深”、“重”,如“无可厚非”、“隆情厚谊”等。“刻薄”的反面就是“厚道”,如《史记•绛侯周勃世家》:“勃为人木强敦厚。”所谓“木强”,就是指性格质朴而刚强。原话的大意是:周勃的为人,质朴刚强而又厚道。“厚”由“深”义又可引申为酒的“醇厚”,即酒味很浓。

  请注意:现在所说的“厚颜”,一般是指脸皮厚,不知羞耻。可是古代的厚颜,却多谓“难为情”,如孔稚《北山移文》:“岂可使芳杜厚颜,薜荔蒙耻?”另外,“厚”往往因受“原”字形体的影响而写成“”(多了一撇),那就错了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