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广 部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并不是“广”字的简化字“广”,而是个象形字“广(yǎn眼)”字。金文①很像靠近山崖而作成房子。②是小篆的形体。③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“广”字的本义是靠近山崖而作成的房子,如:“开廊架崖广。”(韩会《陪杜侍御游湘西两寺》)

  这个“广”字是个部首字,凡是由“广”字所组成的字大都与房屋或场所有关,如“庑”、“库”、“店”、“庙”、“府”、“庭”等。

  这是“普天同庆”的“庆”字。甲骨文①的左边是“文”,右边是一只头朝上的“鹿”,这是表示身上有花文(纹)的极为美丽的鹿。可见“庆”字本是个会意字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“文”移于鹿的腹部,变为“心”。③为小篆的形体,由金文的鹿尾变为“攵(脚)”。④为楷书繁体字。⑤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庆,行贺也。”恐非本义。由甲骨文得知,“庆”的本义应为“美鹿”,而“行贺”只能是引申义。后世本义消失,多用其“庆贺”、“祝贺”等引申义,比如《三国志•吴书•吴主传》:“蜀遣卫尉陈震庆权践位。”大意是:蜀国派遣陈震去庆贺孙权登上帝位。由“庆贺”又可以引申为“奖赏”,如《管子•牧民》:“严刑罚,则民远邪;信庆赏,则民轻难。”这是说:严明刑罚,那么老百姓就会远离邪念;奖赏讲信用,那么老百姓就会敢于赴难。

  请注意:在古籍中,常用“羌”字作句首语助词,但有时则用“庆”字,可见“庆”可作“羌”的通假字。不过这里的“庆”应读作qiāng,而不读qìng。李学勤先生说,马王堆帛书《五十二病方》中的“庆良”即“蜣螂”,这是“庆”通“羌”的确证。

  这个“床”字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就像竖起来的一张床,床腿朝左,床面朝右,也就是“床”字的初文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右边增“木”,因为床是由木所制的。这就变成形声字了。③是楷书繁体字,由小篆变来。④是借用古代的俗体字作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(床),安身之坐者。”“床”的本义也就是供人睡卧的用具,如《诗经•小雅•斯干》:“乃生男子,载寝之床。”就是说:于是生了男子,就给他睡觉的床。“床”由“人睡卧的用具”这个本义,又可以引申为“安放器物的架子”,像琴床、笔床等,如徐陵《玉台新咏序》:“翡翠笔床。”就是指用翡翠做的笔架。

  请注意:古代所说的“床裙”,也就是现在的“床围”;古代所说的“床帷”,也就是现在的“床帐”。古今的叫法不同而已。

  这是“年庚相当”的“庚”字,本为象形字。甲骨文①就像中间有长柄,左右有两耳可以摇的乐器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更像有两耳的乐器。郭沫若认为:“庚,盖钲之初字矣。”即古代的“庚”,就是后世的“钲(乐器)”。③是小篆的写法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庚,往西方,象秋时万物庚庚有实也。”此说不妥。“庚”字的本义就是代表一种乐器。当“庚”字被假借为天干第七位时,则又造出新形声字“钲”来代替这种乐器的名字。

  “庚”字的常用义是天干的第七位和当“年龄”讲,如“年庚”就是指年龄,“同庚”就是指同龄。

  在古书中常见“庚癸”一词,实际并非指天干,而是军粮的隐语,如《左传•哀公十三年》杜预注:“庚,西方,主谷;癸,北方,主水。”所以后世也就把“庚癸”作为军粮的代称。另外,“庚”字还可以当“赔偿”讲,如《礼记•檀弓下》:“请庚之。”也就是说:给赔偿(庄稼)。

  “庞然大物也,以为神。”这个“庞”字本为会意字。甲骨文①是在屋子下面有一巨龙,意味着这屋子实在高大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其中的“龙”形变得不像了,笔画极为复杂。③是楷书繁体字,与小篆极为相似。④是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庞,高屋也。”这个本义后世已经消失,而多用“高大”这个引申义,如王夫之《小云山记》:“大云庞然大也。”这是说:大云山实在是高大呀!由“高大”又可以引申为“杂乱”,如《旧唐书•李勉传》:“汴州水陆所凑,邑居庞杂。”大意是:在汴州水陆所聚合的地方,城市所居极多而又杂乱。

  请注意:《诗经•小雅•车攻》:“四牡庞庞,驾言徂东。”“言”为语助词,无义。这两句诗的大意是:四匹公马充实而强壮,驾着车子往东奔驰。不过,这里的“庞”不能读páng,而必须读作lóng。

  “庶民无忧。”这个“庶”字本为会意兼形声的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上部为“石”,下部为“火”,以火烤石,石热能够烙烤食品,也可将热石投入水中煮水,所以于省吾先生说:“庶即‘煮’之本字。”其形体分析应为“从火从石,石亦声”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类似于甲骨文。③为小篆的形体,“石”讹变为“广”。其内部的“火”又讹变为“光”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?,屋下众也。”不妥。其实在甲骨文中当“众”讲的“庶”,则应在“庶”下再加一个“众”字,这个字后世不传了,所以就以“庶”字代替。这样“庶”就有“众”义了,如《庄子•渔父》:“以伤庶物。”这是说:伤害了众物。由“众”又可以引申为“民众”,如《史记•秦始皇本纪》:“庶心咸服。”这是说:民众之心都顺从了。《左传•昭公三十二年》:“三后之姓,于今为庶。”大意是:夏商周三代帝王的后代,到今天则成为平民了。

  “庶”字转化为虚词,则为副词,多表示希望,如《左传•桓公六年》:“庶免于难。”这是说:希望免于难。

  这是“麻生蓬中,不扶则直”的“麻”字。金文①的上部是“厂”,表示屋檐形,其内不是“林”字,而是挂着一缕一缕的纤麻,晒干才能用。所以这个字是个会意字。小篆①也同于金文的写法。本来小篆的写法就已经够复杂的了,可是后世人认为麻是草属,所以又在上部增加了一个草字头,变成了上形下声的新形声字“”。楷书③写起来实在不便。后来在实行简化字时,又把草字头去掉了。所以,④是楷书简化字,也就是今天的通用形体。

  “麻”的本义,就是可做绳索的大麻,如《管子•牧民》:“养桑麻,育六畜,则民富。”又可引申为麻布丧服,如《礼记•杂记下》:“麻者不绅”。“绅”是系在衣外的大带子,大意是:穿麻布丧服则不能系上大带子,这是古代的制度。人们多爱读《聊斋志异》,在《吕无病》篇中有“衣服朴洁,而微黑多麻”的话。里面的“麻”字与丧服无关,“多麻”是衣服不平滑的意思。人的脸上有“麻子”,也说明脸上不平滑,这是借“大麻”的“麻”字代替“麻子”的“麻”,这是个假借字问题,与“大麻”之“麻”的本义无关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