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子 部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是“伢子(小孩)争分守岁钱”的“子”字。甲骨文①就是一个小孩之形,头上长了三根头发,真像《三毛流浪记》中的“三毛”形象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,上部是头,左右是两臂,两腿是用小被裹在一起的样子。小篆③也同于金文的形体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“子”的本义就是“婴儿”,如《荀子•劝学》:“干、越、夷、貉之子,生而同声,长而异俗。”意思是:古代干、越、夷、貉等民族的婴儿,刚出生时哭的声音都一样,可是长大后风俗习惯就不同了。从“婴儿”的本义又可以引申为“儿子”,如《列子•汤问》:“子又生孙,孙又生子。”那么《韩非子•说林上》中所说的“卫人嫁其子”,又是什么意思呢?若理解为“卫国人儿子出嫁”那就成为笑话了。这里的“子”是指女儿。

  另外,古代对男子的美称或尊称亦可称“子”,如墨子、庄子、荀子、韩非子等。《左传•僖公三十年》:“吾不能早用子,今急而求子。”也就是说,我过去没有用您,今天有急难之事前来求您。古代五等爵位的第四等为“子”,即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中的“子”。这五等爵位直到清代还在沿用。

  “子息”一词在古书中经常见到,一般当“儿子”讲。可是贾思勰《齐民要术序》:“乃畜牛羊、子息万计。”这里的“子息”不是指“儿子”,而是用作动词变为“孳养生息”之义。

  “子”字是个部首字,凡由“子”字所组成的字,大都与小孩有关,如“孕”、“孩”、“孙”、“孝”、“学”等。

  这个“怀孕”的“孕”字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外部是面朝左侧立的一个人,腹中有“子”,诚有“十月怀胎,一朝分娩”的样子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其上变为“乃”字,根本没有人形了,只是下部的“子”还依然存在。③是楷书的写法,直接由小篆演变而来。

  “孕”字的本义是“怀胎”,如:“孕妇十月生子。”(《庄子•天运》)有时也指“胎”讲,如“怀孕”、“有孕”等。至于“包孕”一词那是用其比喻义,是指像胎儿一样被裹在其中,如在语法中,大句子里面又包有小句子,语法学家往往称为“包孕句”。“孕育”,一般是指在母体中孳养婴儿的胚胎,有时也比喻从既存事物中培养出新生事物。

  这是“笑看老翁又增孙”的“孙”字。这个字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左边是“子”,是小儿形,右边是绳索形。绳索就有系联之义,也就是说:系于“子”下者就是“孙”。金文②的左上部是“子”,右下部也是绳索之形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其右的绳索之形变成了“系”字,表示系联,也正是“子子孙孙,无穷匮也”的意思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⑤是简化字。

  “孙”字的本义是“儿子的儿子”,由此引申和类推,就有“孙”、“曾孙”、“玄孙”等。

  古书中,常有“孙竹”一词,如“孙竹之管”(《周礼•春官•大司乐》)。这就是说用“孙竹”做成的管乐器。所谓“孙竹”就是竹的枝根(即竹鞭)末端新生的竹。

  请注意:当“孙”字读xùn(迅)的音时,那是当“逊”字用了。这有两个义项。第一,是“恭顺”义,如:“朕不孙。”(《史记•晋世家》)也就是国君自己说:我不恭顺。第二,是“逃跑”义,如:“孙子齐。”(《左传•庄公九年》)也就是逃到齐国去的意思。

  这是“朝气蓬勃”的“勃”的本字“孛”,读作bèi,又读bó,本为象形字。甲骨文①的下部是子(小孩),上部是长发。这就表示小孩生长迅速,寓有“蓬勃兴盛”之意。(上部也可解作“丰”字,《说文》:“丰,草盛丰丰也。”“丰”古音读如蓬。“孛”与“蓬”为双声字。)②是帛书的写法,类似甲骨文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上部发生了讹变。④是楷书的形体。

  《说文》在分析“孛”字的形体时说:“人色也,故从子。”这是根据《论语•乡党》中的“色孛如也”得出“人色也”的结论。其实“孛”字的本义应为“蓬勃”或“旺盛”,所以后世也多用“勃”字来代替,如徐宏祖《徐霞客游记•滇游日记》:“烟气郁勃。”也就是说:烟气很浓又很盛。“孛”字由“盛”义又可引申为星芒四出扫射的现象,所以彗星的别名也叫“孛星”,如《尔雅•释天》:“孛星,星旁气孛孛然也。”

  这个“孝”字也挺有意思。甲骨文①像长着长头发的老人。金文②的上部是面朝左长着长头发的驼背“老人”,“老人”之下有“子”(小孩),老人的手按着小孩的头,是小孩用头扶持老人行走,真是个“孝子”啊。小篆③也基本上同于金文,只是老人的手不像了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完全失去了象形的意味。

  “孝”的本义是对老人“孝顺”,如许慎的《说文解字•老部》:“孝,善事父母者。”这就是说:善于侍奉父母就称为“孝”。

  在古书中有“孝鸟”一词。难道小鸟也会孝敬老鸟吗?据说乌鸦能够反哺,小乌鸦能独立生活之后,就觅食给老乌鸦吃,所以崔豹的《古今注•鸟兽》中说:“乌,一名孝鸟。”

  “室中更无人,惟有乳下孙。”这个“乳”字本为象形字。甲骨文①就像一个母亲面朝左而跪坐着,两手环抱一个娃娃,胸前的一点为乳房,表示给娃娃喂奶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其右边的曲笔是“女”形之讹变。③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人及鸟生子曰乳,兽曰产。”许慎的说法不妥。其实,“乳”字的本义应为“喂奶”、“吃奶”,是动词,“生子”只能算引申义,如贾思勰《齐民要术•养羊》:“羊羔乳食其母。”这是说:小羊羔从母羊那儿得到奶吃。李商隐《行次西郊作》:“皇子弃不乳。”大意是:不给皇子奶吃,而且把他扔掉了。从“吃奶”可以引申为“乳房”,如魏学《核舟记》:“袒胸露乳。”由此又可以引申为“生子”,如王充《论衡•气寿》:“妇人疏字(生手)者子活,数乳者子死。”大意是:妇女生的孩子稀,则孩子容易活;孩子密,则容易死。

  这是“孟冬之月”的“孟”字,本为会意字。①是金文的形体,像器中有一个婴儿(子),表示给初生婴儿冲洗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下部写作“皿”。③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孟,长也。”其实,其本义是“始”、“首先”,“长”只是“孟”字的引申义。也就是说,初生婴儿,首先就要洗个“降生澡”。由“始”之义可以引申为排行第一,如《史记•鲁周公世家》:“见孟女,说(悦)而爱之。”所谓“孟女”,就是第一个女儿。“第一”就有“老大”、“长”之义,如“孟兄”就是长兄。每个季度的第一个月也可以称“孟”,如曹操《步出夏门行•冬十月》:“孟冬十月,北风徘徊。”所谓“孟冬”也就是冬季的第一个月,即十月。

  请注意:在《诗经•郑风•有女同车》中有“彼美孟姜”一句诗。若将“孟姜”理解为哭长城的“孟姜女”,那就错了。春秋时齐为大国,并且齐姓姜,所以“孟姜”是指齐国国君的长女。

  我们应当有“学而不厌,诲人不倦”的精神。①就是“学”字的甲骨文形体。朱芳圃先生说,上部像左右两手结网之形,“结网为复杂之技能,非传授不能获得”。这个“获得”就是“学”的意思。金文②的下部加了“子”更明白了,就是教孩童学习之意。小篆③的形体大体上同于金文。④是楷书的写法(繁体)。⑤是现在用的草体楷书化的简化字。

  从以上的形体分析看,“学”字是个会意字,其本义就是“学习”的意思。从“学习”引申为“学问”,如:“其学甚博。”(《韩非子•外储说左上》)是说“他的学问很渊博”的意思。从“学习”这个动词,又引申为名词“学校”。比如王安石《上皇帝万言书》:“古者天子诸侯自国至于乡党皆有学。”是说古代天子诸侯自国都到乡(一万二千户)至党(五百户)都有学校。

  另外,“学”字在上古还可以当“教”讲,凡当“教”讲的“学”字都应当读作xiào(效)。后来为了从字形上加以区别,便在“学”字的右边加上了一个“攴”字(表示打),写作“()”,表示“”是“教”的意思,如《书•盘庚》:“盘庚于民。”即“盘庚教给老百姓”的意思。这个“”就应该读作xiào(效)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