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纟 部1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个“糸”字是个象形字,简化成“”。甲骨文①就像一小把丝拧在一起,防止乱了。②是金文的形体。③是小篆的写法,④是楷书形体,⑤是简化字形体。

  这个“糸”字不读sī(司),而应读为mì(密),它的本义是“细丝”。宋朝研究《说文解字》的学者徐锴说:“一蚕所吐为‘忽’,十忽为‘丝’;‘糸’,五忽也。”可见这种丝是极细的。

  “糸”字是个部首字,凡由“糸”所组成的字大都与“丝”及“织”的行为有关,如“经”、“纤”、“纫”、“纱”、“纶”等等。

  白居易有这样的诗句:“浔阳地僻无音乐,终岁不闻丝竹声。”这个“丝竹”的“丝”字就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就是两小把蚕丝扭在一起之形。金文②与甲骨文的形体相类似。小篆③是从金文演变而来的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⑤是简化字。

  “丝”的本意是“蚕丝”,如李商隐《无题》诗: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。”在《盐铁论•散不足》中有这样的话;“古者庶人耋(dié,七十岁)老而后衣丝。”这里面的“丝”字可不能理解为单纯的蚕丝,而是指“丝织品”。这句话的大意是:古代的老百姓要到七十岁以后才能穿丝织品。又因为丝很细小,所以可以算作一种计算长度、容量、重量的微小单位,如一丝为千分之一分。后来引申用来形容细微之极,如丝毫不差、一丝不苟等。

  在古诗中,我们经常会见到“丝桐”一词,如在王粲的《七哀诗》中有这样两句:“丝桐感人情,为我发悲音。”琴多用桐木制成,上安丝弦,可以弹奏,所以称琴为“丝桐”。假若单说“丝”字,也往往指古代的弦乐器(胡琴、琵琶等);单说“竹”字,往往指古代的管乐器(笛、箫等)。

  这是“纠缠不休”的“纠”字,本为象形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像瓜蔓或两股绳索纠缠在一起的样子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更像纠缠的样子。③为小篆的形体,与甲、金文相似。④为楷书繁体字,增加表意的“”旁,变成了会意兼形声的字。⑤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,相纠缭也。一曰瓜瓠结起。象形。”许说正确。“”、“纠”实为古今字,其本义为“纠缠”,如《诗经•魏风•葛屦》:“纠纠葛屦,可以履霜?”大意是:麻绳缠绕的夏布鞋,怎能穿着踩冰霜?

  在古籍中,“纠纠”可作“赳赳”的通假字,比如“赳赳武夫”,在《后汉书•桓荣传》李贤注引谢承所说的话就写作“纠纠武夫”。

  请注意:“纠纷”一词,现在多指“纷扰”、“争执”。但在古籍中则多指“交错杂乱”的样子,如李华《吊古战场文》:“河水萦带,群山纠纷。”

  “蔑彼名级。”这个“级”字本为会意兼形声的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左边是手捕捉了一个人的形象,即为“及”字,既表意也表该字的读音,右边是“阜”,表示山阜有层次,也有“台阶”之意。于省吾先生认为该形体是“级”字的初文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将“及”移到了右边,“阜”又变为“糸”。③为楷书繁体字。④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级,丝次第也。”这是说“级”的本义为“丝的等级”。其实在甲骨文中,右边的“阜”表示山阜有层次,有“台阶”义,如姚鼐《登泰山记》:“道皆砌石为磴,其级七千有余。”再如徐宏祖《徐霞客游记•楚游日记》:“在石隙中转折数级下。”由“台阶”又可以引申为“等级”,如《史记•秦始皇本纪》:“百姓内(纳)粟千石,拜爵一级。”也就是说:老百姓若能交上千石粮食,就可以提官一级。再如颜延之《陶征士诔》:“蔑彼名级。”这是说:轻视那名誉和等级地位。至于古籍中所说的“斩首数十级”或“斩虏数百级”(《汉书•赵充国传》),这里的“级”是指“首级”,也就是人头,因为人头是人身上的第一级,故称“首级”。

  “剪不断,理还乱。”这个“乱”字本为会意字。①是金文的形体,其上部为“爪(手)”,下部为“又(手)”,中间是在(hù,绞绳器)上的乱丝,这就表示用双手理乱丝。②是战国诅楚文的形体,右边增加了“乙”,其义未变。③是小篆的形体。④为楷书繁体字。⑤为简化字。

  “乱”字的本义为“治理乱丝”,后来引申为“无秩序”,如《史记•项羽本纪》:“楚军大乱坏散。”又引申为“乱世”、“不太平”,如《韩非子•难一》:“法败则国乱。”也就是说:法律败坏了,国家也就乱了。请注意:按“乱”的本义,也可引申为“治”,所以《说文》说:“乱,治也。”如“乱臣”一词,既有贬义,也有褒义,如《尚书•泰誓》:“予有乱臣十人。”这里的所谓“乱臣”,也就是古代统治阶级称善于治国的能臣。又如《尚书•顾命》:“其能而乱四方。”所谓“乱四方”,即为治理四方。

  这个“幽情系难解”的“系”字也是一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一只手,下部抓着两缕丝,是挂起来的意思。金文②比甲骨文繁杂了一些,又多了一缕丝,但仍不失悬挂之意。小篆③减掉了两缕丝,书写时方便多了。④是楷书的形体,基本上与小篆相同。

  “系”字的本义是“挂”或“悬”,如《荀子•劝学》:“系之苇苕。”这是说:蒙鸠鸟把自己的巢悬挂在芦苇穗之上。从“悬挂”又可以引申为“拴绑”,如《淮南子•精神》:“系绊其足。”从“拴绑”又能引申为“相继”或“连接”之义,如《晋书•洗传》:“圣明系踵。”这就是说:圣明之人才,接踵而来。后来,“系”字又可以引申为“系统”、“世系”等。

  “系”字又可以读为jì(纪),当读这个音的时候,它的词义表示“打结”,如:“把鞋带系(jì纪)上。”

  请注意:在古代有系、、三个字,它们的用法是有区别的。在“连接”、“拴绑”的意义上,这三个字可以通用。在相互“关联”的意义上,一般都是写作“”或“”,而不写作“系”。但“世系”、“系统”的意义则应写作“系”而不写作“”或“”。另外,“”字在古白话中还可以当判断词“是”字用,如《水浒传》第三回:“捕捉打死郑屠犯人鲁达,即经略府提辖。”这就是说:捕捉并打死郑屠的犯人鲁达,实际上就是经略府的提辖。“”当“是”的用法,这是“系”、“”二字所没有的。在废除异体字的时候,“”、“”二字均已废除,现在不论用在什么地方,全用一个“系”字。

  这个“经正而后纬成”的“经”字原是个象形字。金文①的下部是织布时撑线用的“工”,上部的三条曲线就是织布的“经线”之形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为了使其“经线”的词义更为明确,所以又在其左增加了表意部分“”,这样“经”字就变成了左形右声的形声字了。③是楷书的写法。④是简化字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