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宀 部2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在陆游的《东阳道中》诗中有“先安笔砚对溪山”一句。这里的“安”字是“安放”之义,并非“安”字的本义。从甲骨文①看,“安”字的外面是一座房子,房中坐着一位面朝左的少女,把房门一关,真是既平安又舒适,“女居室中为‘安’”。金文②也是室中有一女,可见“安”字是个会意字。小篆③的形体也同于甲金文字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“宀”下有一“女”。

  “安”的本义是“平安”,如《荀子•王霸》:“国安则无忧民。”就是说:国家平安了,则老百姓也就无忧无虑了。后又可引申为“习惯于”,如《汉书•艺文志》:“安其所习,毁所不见。”

  “安身”就是容身、立足的意思,如《三国演义》中所说的:“取彼荆州为安身之地。”但是你可不能类推,如《左传•昭公元年》:“君子有四时:朝以听政,昼以访问,夕以修令,夜以安身。”这里的“安身”是当“休息”讲。有时“安”字还可当疑问代词用,如《史记•陈涉世家》:“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!”这是说:小燕雀怎么能知道大雁的宏志呢?这个“安”可当“怎么”讲,与“安”字本义无关,这是个假借字的问题。

  “汉儒专言训诂,宋儒专言义理。”这个“宋”字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其外为房屋形,屋内有木支撑。②是金文形体,与甲骨文相似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与金文极相似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宋,居也。从宀从木,读若送。”可见“宋”字的本义与“家”字的本义相似,都是居住的地方。这个本义后来消失了,被借为周代的诸侯国名,在今河南商丘一带。后又作朝代名,如北宋、南宋等。现在广泛用作姓。

  “灾异数见,不可不忧。”这个“灾”字本为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外部是房屋之形,内部是“火”,火焚房屋为“灾”。②是《说文》中的或体字,实际就是从甲骨文演变而来,本为正体,《说文》却误为或体。③是“灾”字的籀文形体,上部的“川”字中间有一横,表示川被堵塞就要决口成灾,下部又有“火”,水火无情,当然更是灾害之意。④为小篆的形体,变成一个形声字了(“火”为形,其余的部分为声)。⑤是楷书体,是由籀文演变而来,成为后世的书写正体了。⑥为当今的简化字,实际上是甲骨文形体的借用,仍表示火烧房屋,是会意字。

  《说文》认为“灾”就是“天火”。实际上“灾”字的本义是“火灾”,如《左传•桓公十四年》:“御廪灾。”也就是说:一定要防备粮仓着火。后来,又指“天灾”,如《汉书•食货志下》:“古者天降灾戾(恶气)。”这是说:古时天降灾难。后来“灾”的含义扩大,泛指一切灾害,如水灾、风灾、雹灾、旱灾、虫灾等等。

  “万变不离其宗。”这个“宗”字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外部是房舍,其内有祭祖的灵石,表示这里就是宗庙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房舍之内是“示(灵石)”,仍为祭祖之义。③是小篆的形体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宗,尊祖庙也。”如《诗经•大雅•凫》:“既燕(宴)于宗。”这是说:已经宴饮在祖庙。由此又可以引申为“祖宗”,如《左传•成公三年》:“使嗣宗职。”大意是:使我继承祖宗传下来的职位。后又引申为“宗族”,如《史记•秦始皇本纪》:“车裂以徇,灭其宗。”“徇”是对众宣示。也就是说:车裂其身以示众,并灭掉了他的宗族。上古以宗为本,所以“宗”也能当“本”、“主旨”讲,如《老子》:“言有宗。”这是说:言论要有所本。

  “宗师”,一般是指受人尊崇、奉为师表的人,如“一代宗师”。但《汉书•平帝纪》中所说的“宗师”却为官名,这种官是掌管宗室子弟的训导。

  这个“官”字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外部是“山”,即上古的屋形,其内是“弓”。“弓”与“王(斧)”类似,在古代均为有镇压之权的标志。可见屋内挂“弓”,是表示权威之所在,也就是“官府”的意思。②是金文形体,与甲骨文很相似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屋内之“弓”,已经变得不像了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“官”的本义是“官府”,如柳宗元《童区寄传》:“愿以闻于官。”就是说:希望把这件事报告给官府。后来从“官府”的本义又引申为“官位”或“官职”等,如《荀子•正论》:“量能而授官。”也就是说,根据一个人的才能的大小而授予官职。后来又可引申为“官吏”义。王充在《论衡》中说:“百官共职于下。”以上的“官”字全是作名词用,但在古书中也有“使动”用法,即“使 作官”之义,如曹操在《论吏士能行令》中说:“故明君不官无能之臣。”大意就是,圣明的国君是不使那些无功之臣作官的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两汉以前,“官”与“吏”的概念是不同的:“官”,一般是指行政机关或指职务;“吏”,则是专指“官吏”。比如荀况的著作中所提到的“官人”,就是指政府里的人,“官”的本身并没有官员的意思。可是到了汉朝以后,“官”就不是指行政机关了,而多指一般的官员。“吏”则是指低级的官员。当然,“官”字的行政职务的意义还在沿用。

  这是“一筹定乾坤”的“定”字。甲骨文①的外面是个房子,房内上为“口”下为“止”(脚),其实就是个“正”字。“正”字的本义就是脚站得端正,不偏不斜。那么在室内不偏不斜即为“安定”或“定居”之义。可见“定”字也是个会意字。金文②的形体则同于甲骨文,只不过“正”上的“口”变成了实心的,其义未变。③是小篆的写法,室中就是个“正”字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“宀”下的“正”字变成了“”了。形体有所改变,但其义仍未变。

  “定”的本义是“安定”或“平定”,如《诗经•小雅•节南山》:“乱靡有定。”就是说,战乱还没有平定。后又引申为“决定”或“肯定”,如《荀子•解蔽》:“吾虑不清,则未可定然否也。”大意是:我还没有考虑清楚,还没有肯定可否。

  “定情”一词,在古代则往往指男女结合成为夫妇。汉朝繁钦有《定情诗》,唐乔知之有《定情篇》,都指结婚。

  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”这个“宜”字,本为象形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其外形就像古代祭祀时盛牛羊等祭品的礼器,中间的两个“A”字形代表祭品(牛羊肉)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较甲骨文复杂了一些。③是《说文》中古文的写法,其外部变为“宀”字,像一个罩子。④为小篆的形体,较前者简单了一些。⑤为楷书的形体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