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宀 部3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《说文》:“宜,所安也。从宀之下,一之上,多省声。”许慎所谓的“所安也”,并非“宜”字的本义而是引申义。“宜”本为用牲之法,后转为祭名,如《尚书•泰誓传》:“祭社曰宜。”祭品是美味佳肴,故引申为此义,如《诗经•郑风•女曰鸡鸣》:“与子宜之。”大意是:给您美味佳肴。由合乎口味的“佳肴”又可引申为“合适”,如王符《潜夫论•相列》:“曲者宜为轮。”这是说:弯曲的适合于作车轮。由“合适”又可以引申为“应该”,如诸葛亮《前出师表》:“不宜妄自菲薄。”也就是说:不应该过分地看轻自己。柳宗元《非国语下•命官》:“官之命,宜以材耶,抑以姓乎?”也就是说:要任命官吏,应该看他的才能大小呢,还是看他姓什么(指出身什么门第)?

  这个“宝”字较复杂。甲骨文①上部是一座房屋,屋内有“贝”有“王”(“王”是大斧头,代表政权)。这就是说,当时认为有“权”有“贝”是最可宝贵的。可见这是个会意字。金文②又在甲骨文的基础上增加了“杵”和“臼”之类的“舂米”用具,这是生活的必需品,所以都是“宝贝”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“王”和“贝”都在,只是把“杵”和“臼”变成了“缶”字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基本上同于小篆。⑤是简化字,“宀”(屋)内有“玉”就是“宝”,这就成了一个新的会意字。

  “宝”字本义当“宝贝”讲,后来对美玉也总称“宝”。比如《国语•鲁语上》:“以其宝来奔。”这个宝即“王”。古时银钱货币亦称“宝”,如“元宝”、“通宝”等等。

  旧时在给朋友写信时,常用“宝眷”一词,这是对他人家属的敬称。

  “传闻之事,恒多失实。”这个“实”字本为会意字。①是金文的形体,其上部为“宀”,即房屋之形,屋内有“贯(钱财)”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与金文形体相似。③是楷书繁体字。④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实,富也。从宀从贯。”“实”字的本义应为“充实”或“充满”,如《商君书•去强》:“仓、府两实,国强。”大意是:粮仓和钱库都充实,那么国家就强盛。果子是饱满的,所以由“充实”又可以引申为“果实”、“种子”,如鲍照《梅花落》:“念其霜中能作花,露中能作实。”由此又可以引申为“真实”、“不虚”,如《汉书•司马迁传赞》:“不虚美,不隐恶,故谓之实录。”王充《论衡•问孔》:“世之儒生不能实道是非也。”这是说:世上的儒生不能诚实地说出是与非。“实”字远引申义,就是作副词用,表示“的确”、“确实”,如《史记•李斯列传》:“实无反心。”也就是说:确实没有反叛之心。

  请注意:“实际”与“实质”的含义是不同的。“实际”,是指客观事物真实的情况,也指人们的行动,即实践。“实质”,是指本质,即事物、论点或问题的实在内容。

  这是“审时度势”的“审”字,本为会意字。①是金文,上为屋形,中间的“采”是“辨别”之意,其下从“口”表“审讯”。总之,该字为“屋中行审”的意思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中间变为“番(蹯)”字。“番”本为野兽足迹之形,古人据野兽的足迹而辨别之,故亦有“审察”之意。③为楷书繁体字。④为简化字,由会意变为形声。

  《说文》:“审,悉也。知审谛也。”这是对的。可见“审”的本义为“审察”、“细究”,如贾谊《治安策》:“莫如先审取舍。”大意是:不如先搞清楚该取什么该舍什么。要审察就应详尽细密,所以“审”字又可以引申为“周密”,如王充《论衡•问孔》:“用意详审。”蔡邕《贞定直父碑》:“其接友也,审辨真伪,明于知人。”由此又可以引申为“慎重”,如《淮南子•人间》:“不如择趋而审行之。”也就是说:不如选择趋向而慎重地行动。审察要有结果,所以“审”字可以引申为“果真”、“确实”,如《汉书•王商传》:“审有内乱杀人。”也就是说:果真有内乱杀人之事。

  “渭城朝雨轻尘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”这个“客”字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郭沫若认为是“客”之古字。上部的外面是房屋之形,屋内右边有一个面朝左的人,其左边有一只大脚,表示外人到了的意思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房内变为“各(格)”字,为“到达”之义,仍表示外人到了的意思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与金文相似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客,寄也。从宀各声。”许说不妥。因为“寄”是引申义。“客”字的本义是“自外而来的人”,如《史纪•秦始皇本纪》:“李斯上书说,乃止逐客令。”大意是:李斯上书劝说皇帝,要停止执行驱逐外来人的命令。由此而引申为“寄居他乡的人”为“客”,如杜甫《羌村三首》:“柴门鸟雀噪,归客千里至。”因杜甫长期寄居他乡,现已归故里,所以称“归客”。由“外来人”之义,又可以引申为“客人”,如《古诗十九首》:“客从远方来。”

  请注意:“客气”现指“谦让”、“有礼貌”。可是古代的“客气”,多为“虚骄之气”或“假心假意”。如《左传•定公八年》:“虎曰:‘尽客气也。’”意思是:阳虎说,都是假心假意的。

  “室雅人和美。”这个“室”字本为会意兼形声的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为房屋之形,其内为“至”,既为读音,也表示“止息”之义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甚似。③是小篆的形体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室,实也。从宀至声。室、屋皆从至,所止也。”许慎说“从宀至声”,可见“室”为形声字;但又说“所止也”,“室”又是会意字。其实原话应改作“从宀从至,至也声”。“室”字的本义为“房屋”,如《诗经•小雅•斯干》:“筑室百堵,西南其户。”大意是:建造的房屋百堵墙,西南各有它的门窗。由“房屋”可以引申为“房间”、“内室”,如《后汉书•陈蕃传》:“尝闲处一室,而庭宇荒秽。”由此又可以引申为“家”,如杜甫《石壕吏》:“室中更无人,惟有乳下孙。”由“家”又可以引申为“妻”、“妻室”,如《礼记•曲礼上》:“三十曰壮,有室。”所谓“有室”,就是娶了妻。

  请注意:《诗经•唐风•葛生》:“百岁之后,归于其室。”这里的“室”是什么意思呢?是指“坟墓”。这两句诗的大意是:熬到百年之后,来到你的墓穴和你同眠。

  “宦海风波,实难久恋。”这个“宦”字读作huàn,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。外面像宫室外部轮廓,与“宀”同。“臣”、“目”初本一字,“臣”为奴隶,这就表示室内是奴隶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从“宀(房屋形)”从“臣(竖目形)”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与金文极相似。④是楷书的形体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