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宀 部4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《说文》:“宦,仕也。从宀从臣。”当“仕”讲应是“宦”字的引申义,并非本义。“宦”的本义应为“帝王的奴仆”,如《国语•越语上》:“卑事夫差,宦士三百人于吴。”大意是:低贱地去侍奉吴王夫差,送了三百人给吴国当奴仆。由“奴仆”可以引申为“管家”,引申为“作官”,如《儒林外史》:“宦海风波。”所谓“宦海”,就是指旧时官场有险恶,就像在海浪之中沉浮无定。由“作官”又可以引申为“宦官”,如《新唐书•李石传》:“方是时,宦寺气盛。”所谓“宦寺”,就是指宦官。原话的大意是:正在这时,宦官专横。又如《三国志•蜀书•后主传》:“宦人黄皓(hào)始专政。”也就是说:宦官黄皓开始掌握政权。

  请注意:另有个“(yí)”字,指房屋的东北角,与“宦”字形体近似,不可混淆。

  “高髻云鬟宫样妆,春风一曲杜韦娘。”这个“宫”字本为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外形像一座房子,内部的两个“口”表示内部有几个房间,正如罗振玉所说:“象有数室之状。”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极为相似。③是小篆的形体。④为楷书异体字。⑤为楷书规范体。

  《说文》:“宫,室也。”“宫”字的本义为“室”,如《墨子•号令》:“父母妻子,皆同其宫。”《尔雅•释宫》:“宫谓之室,室谓之宫。”后来则专用为帝王的“皇宫”、“宫殿”,如王建《宫词》:“宫人早起笑相呼,不识阶前扫地夫。”所谓“宫人”,就是宫殿中的“宫女”。“宫”亦可当“宗庙”讲,如《诗经•召南•采蘩》:“于以用之?公侯之宫。”大意是:什么地方用着它?公侯的宗庙要用它。

  “宫刑”亦称为“腐刑”,即割去男子的生殖器、破坏妇女的生殖机能或禁闭于宫中,如司马迁《报任安书》:“诟(gòu)莫大于宫刑。”也就是说:耻辱没有比宫刑更厉害的了。

  请注意:“室”与“宫”上古无别。后世,“宫”就专指宫殿了,“室”则指房舍之内的房间。

  这个“宰”字,也是会意字。甲骨文①在“宀”(屋)内有“辛”,“辛”字本为平头刀之形,也就是说在屋内以刀操劳即为“宰”,所以“宰”本为奴隶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没有什么变化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笔画较甲、金文多了几笔。楷书④是直接由小篆演变而来。

  “宰”的本义是“奴隶”。后来奴隶头也称“宰”,又引申为帮助国君管理朝政的即为“宰相”(“宰辅”,一般亦指“宰相”)。“宰官”,你可别认为是“宰相”。其实一般的官员都可以称为“宰官”,如苏轼的《纵笔》诗:“父老争看五角巾,应缘曾观宰官身。”不过到了后世,县令亦可称“宰官”。要操劳家务,古代就免不了要杀猪宰羊,所以宰也有“杀”义。颜师古注《汉书》说:“宰,为屠杀也。”厨夫也可以称为“宰夫”。

  请注意:“宰”字是“宀”下从“辛”,而不是从“幸”,可不要写错了。

  贺知章的名诗《回乡偶书》“少小离家老大回”,这个“离家”当然是指“人”离家了。可是甲骨文①却以“屋内有豕(猪)”为“家”。从这个字可以看出,在上古人们的牧业是从养猪开始的,可见猪对人之重要。“家”字是个会意字,你看金文②那就更形象了,外面是屋,屋内有一只头朝下的猪。小篆③是屋内有“豕”(猪)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与小篆大体相同。

  “家”的本义即家庭。《韩非子•显学》:“儒者破家而葬,服丧三年。”这是说:儒家主张倾家荡产举行丧礼,守孝三年。“家”字有时也作谦称,如和外人谈起自己家中的长辈,则称家兄、家父(或家尊)等。

  “家法”,本为族权下家长用来统治家族的法规,后来则引申为家长责打奴仆或子女的用具,如:“叫丫环取家法过来,待我赏他个下马威。”(李渔《蜃中楼•抗姻》)至于“一回家和衣睡,一回家披衣坐”(《西厢记》)里的“家”是个虚字,“一回家”即“一会儿”的意思。

  这是“宾至如归”的“宾”字,本为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外部是房屋之形,中间跪着一个人,人下有“止(脚)”,表示走进祀神之意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其下部又增加了“贝”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发生了较大的讹变。④为楷书繁体字的形体。⑤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宾,所敬也。”“敬”为“宾”字的引申义,而本义应为“祀神”。卜辞中有“王宾”的话,也就是“王来祭天”之意。由“祀”可以引申为“敬”,对客有敬意,故能引申为“客人”,如《荀子•礼论》:“宾出,主人拜送。”《仪礼•士冠礼》:“主人再拜,宾答礼。”后又可引申为“服从”或“归顺”,如《史记•五帝本纪》:“诸侯咸来宾从。”也就是说:诸侯都来归顺。“宾”字还可以当“排斥”、“抛弃”讲,实为“摒”字的假借字,如《庄子•徐无鬼》:“先生居山林, ?宾寡人。”

  请注意:古代的“宾”与“客”有别。“宾”多指“贵宾”,“客”为“一般的客人”,或指“门客”、“食客”等。

  这是“夜宿荒滩头”的“宿”字,是一个会意字,很像一幅画。你看甲骨文①的外面就是一座房屋的形象,屋内的右边是一条席子,席子的上面仰面躺着一个人,这是表示住宿的意思。金文②的各组成部分同于甲骨文,只是席子变成了三角形,“人”与“席子”调换了一下位置,但意思没有变。小篆③的“席子”变成了“百”,没有象形的样子了。④是楷书的形体,它是直接由小篆变来的。

  “宿”字的本义就是住宿,如《荀子•儒效》:“暮宿于百泉。”后来由“住宿”又引申为“夜”,如贾思勰《齐民要术•水稻》:“净淘种子,渍(zì字)经三宿。”这就是说:把稻种淘净以后,再泡三夜。“夜”本身就含有过去了的意思,所以“宿”字又可以引申为“素来就有”的意思,如:“宿愿”、“宿志”。《战国策•魏策二》:“田盼,宿将也。”这个“宿将”就是有经验的老将。

  不过,还要注意:如果说“星宿”、“二十八宿”的“宿”字,那只能读xiù(秀)。另外,说“我住了一宿”,就可以读xiǔ(朽),相当于“宵”字。

  这是“寅吃卯粮”的“寅”字,本为象形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就像一枝箭(矢)形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“矢”变得复杂了一些,左右为两只手,表示用双手奉矢之形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箭头讹变成“宀”,完全失去了双手奉矢之形了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寅,髌也。正月,阳气动,去黄泉,欲上出,阴尚强。象宀不达,髌寅于下也。”这段话牵强附会,迂曲难解。“寅”字的本义就是“箭”或“双手奉矢”。箭有“射进”义,所以《尔雅•释诂》:“寅,进也。”由“进”又可以引申为“进礼”、“虔敬”之义,如《尚书•无逸》:“严恭寅畏。”“寅畏”即“敬畏”义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