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人 部2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“介”字的本义就是“铠甲”,比如《礼记•曲礼上》:“介者不拜。”“介者”就是指披戴盔甲的人。再比如:“急则用介胄(zhòu宙)之士。”(《史记•韩非子传》)“胄”是头盔。这句话的意思是:紧急之时就用穿戴盔甲的武士。在《淮南子》中说的“介虫”,是说“披甲的虫子”吗?是的。不过虫子身上的甲并非铁甲,而是指其硬壳。“介”字也可以当“个”讲,比如“一介行李”也就是一个使者的意思。由“一个”之义又可以引申为藐小、微贱,比如王勃称自己是“一介书生”(《滕王阁序》),也就是谦称自己是一个微贱的书生。

  请注意:在古书中常见“介弟”一词,这个“介”字有“大”义,所谓“介弟”即旧称地位高的弟弟。所以后世人们在写信时,对别人兄弟的敬称也常用“介弟”一词。

  这是“时光从流水”的“从”字。①是甲骨文,是两个面朝左面站立的人,一个跟随一个,这就表示是前后相从之意。可见“从”字是个会意字。②是金文,③是小篆,都是二人相从的样子。④是楷书,形体就变得繁杂化了。这是因为两人相从就有行走之意,所以在形体右上部的“从”之下加了“”(止,即脚),又在其左加上了“彳”(表示行动)。其实“彳”与“”加在一起就是“”,也就是“”,表示行动之意。后因“从”实在太繁,所以在实行简化字的时候便借用了古体字“从”。可见“从”并不是新造的简化字,而是古体字的借用。

  “从”字的本义是“跟随”,如《史记•晋世家》:“偃从重耳在秦。”这就是说狐偃跟随着重耳在秦国。由“跟随”之义又可引申为“顺从”,如《荀子•子道》:“从道不从君,从义不从父。”这里的四个“从”字均为顺从的意思。“从”字后来又引申为“自”或“由”的意思,如《史记•项羽本纪》:“从此道至吾军,不过二十里耳。”也就是说:从这条道到我们的军营,不过二十里。

  “从”字旧时或读zōng(宗),如《诗经•齐风•南山》:“衡(横)从其亩。”实际上这个“从”字就是“纵”字。

  在称谓中用“从”字的很多,我们应当弄明白:“从女”即侄女,“从子”即侄儿,“从父”即伯父、叔父,“从母”即姨母。

  这是“春风化雨”的“化”字。甲骨文①的左边是一个面朝左侧立的人,右边是一个头朝下脚朝上的倒人,可见这是个会意字,表示颠倒了。“颠倒”就是“变化”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相类似。③是小篆的写法。④为楷书的形体。

  《说文》:“化,教行也。”所谓“教行”也就是“教化”。“化”字本义应为“变化”,如《国语•晋语》韦注:“化,言转化无常也。”《庄子•逍遥游》:“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。”这是说:鲲变化成鸟,它的名字就叫大鹏。而“教化”之义那是从“变化”义引申出来的,如王充《论衡•佚文》:“无益于国,无补于化。”也就是说:对于国家无益,对于教化无补。

  请注意:陶潜《自祭文》:“余今斯化,可以无恨。”这里的“化”是什么意思呢?用上述的讲法,都讲不通。其实,这里的“斯”是语助词;“化”是表示“死”的委婉说法。原意为:我现在死了,可以无恨了。

  这是“炽炭拥炉危坐”中“危”字的初文,本为象形字。甲骨文①的形体,于省吾先生认为“本象欹器之形”。“欹器”是古代盛酒用的一种祭器,空着时就倾斜,灌入一半的水就正,灌满了水就翻覆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变为一个弯着腰的人站在“厂(山崖)”上,表示“高”义。③是楷书的形体。这个字实为“危”的初文,后世均写作“危”。

  《说文》:“,仰也。”“仰”有“高”义。所以“危”字的本义为“高”,如李白《蜀道难》:“危乎高哉!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。”大意是:高啊,实在高啊!蜀道难行,比上青天还要难啊!太高就有“危险”义,所以“危”可引申为“危险”,如《史记•范蔡泽列传》:“秦王之国危于累卵。”这是说:秦王之国危险得就像把蛋累叠起来一样。至于《史记•魏世家》中所说的“骑危”,并非“骑于危险”之处的意思,而是指骑在屋脊上,因为屋脊是屋子的最高处,所以仍用“危”字的“高”义。

  ?注意:古代的“危”与“险”含义不同。“危”多作形容词,表“危险”义;而“险”则表示险要之地、道路险阻等,多作名词用。

  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。”这是王勃《杜少府之任蜀州》诗中的两个名句。这里面的“比”字是挨着或靠近的意思。你看甲骨文①就是面朝右并站着的两个人。上部是头,中部是身子,下部弯曲者是腿,其右为向下伸展的手臂。这两个人紧紧地挨在一起。这就是“比”字的本义。金文②和小篆③都是两个人靠在一块儿的形象(面部都朝右)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由于隶变的关系,左右的两部分根本看不出是两个人的形象了。

  “比”字本义是靠近、并列或挨着。也只有互相挨得很近才有比较的可能,所以这就产生了“比较”之意。如屈原《九章•涉江》:“与天地兮比寿。”也就是与天地比寿命。由“靠近”之义又能引申为“勾结”,如成语“朋比为奸”。由“比较”又能引申力“比喻”,这是古代赋诗作文的一种常用的修辞手法,如白居易《与元九书》:“讽君子小人,则引香草恶鸟为比。”这个“讽”就是指用含蓄的话说明。另外“比比”连用,一般是说“处处”之意,如《红楼梦》第二回:“比比皆是。”是处处都如此的意思。但是“郡国比比地动”(《汉书•哀帝纪》),这里的“比比”却是“频频”或“屡次”的意思。

  广东方言,叫儿子也称“仔”。你看甲骨文①多形象啊!右边是一个面朝右的半蹲式的大人,左方是一个小孩(子)。这就表示母亲生了一个小娃娃。金文②则变换左右位置,大人不仅是生了而且是背了一个小孩。小篆③的左边是把金文左侧的大人变成了个单人旁,右边仍然是个“子”,这是直接由金文变来的。④是楷书写法,基本上与小篆相同。

  “仔”的本义是幼小的,比如广东人称物之小者叫“仔”,读音为zǎi(宰),也就是“崽”的意思。从“幼小”又引申为“细小”,这就是“仔细”之义的由来。而“仔细”则往往指“细心”或“细察”之义。白居易有“世路风波仔细谙”的诗句,这个“仔细谙(ān庵)”就是细心地观察熟悉的意思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