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夕 部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 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”这个“夕阳”的“夕”字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的形体,多么像个半“月”形!可见“夕”与“月”在金文中很可能就是一个字。金文②则中间去了一小竖,但仍是半“月”形;中间的那一小竖可能代表“光”,有光为“月”,而无光则为“夕”。小篆③同于金文,只是下部不封口了。楷书④的外形类似于月亮,但中间少一画,是“月”而又残缺不全无光无色,所以“夕”就是傍晚之义。

  “夕”字的本义为“日暮”,如《诗经•王风•君子于役》:“日之夕矣,牛羊下来。”是说太阳落山了,牛羊要回家。从日落、傍晚又引申为“夜”,如《后汉书•第五伦传》:“竟夕不眠。”就是整夜没睡。“夕”为白昼之末,所以一个月的最后一句也称为“月之夕”,一年的最后一季为“年之夕”。白居易《秦中吟•不致仕》:“朝露贪名利,夕阳忧子孙。”这里的“朝露”和“夕阳”若解释为“早晨的露水”和“傍晚的太阳”那就错了。这个“朝露”、“夕阳”是代表“年轻时”和“晚年”,原诗的意思是:年轻时追逐名利,晚年时忧虑子孙(的将来)。

  “夕”字是个部首字。在汉字中凡由“夕”字所组成的字大都与“月”或“夜”有关,如“多”、“夙”、“夜”等字。

  这是“夙(sù速)夜匪懈”(昼夜不息)的“夙”字。你看甲骨文①的左上方是个“月”形,“月”下跪着一个人,扬起双手表示劳作。多勤劳啊!天不亮就起来干活。金文②的左边仍为“月”形,右边是一个人。小篆③左边为月形,但其右边的“人”形已经伪变得很不像了。楷书④则把“月”(夕)变到“凡”中了,根本看不出“月”下有“人”形,变成了纯文字符号。

  “夙”字的本义是“早晨”,如《汉书•武帝纪》:“夙兴以求。”天一亮就求索。既然“夙”当“早晨”讲,那么“夙怨”就是“早怨”吗?这就不对了。因“夙”字又可以引申为“过去”或“旧”的意思,所以“夙怨”就是“旧怨”。有的人把“夙怨”写为“宿怨”,当你见到以后不要认为错了!其实“夙”也可以假借为“宿”,“夙怨”可以写作“宿怨”,“夙儒”也可以写作“宿儒”。

  至于“夙兴夜寐”四字,有人把它理解为“早晨起来,晚上睡下”,其实这是不对的。“夙兴夜寐”是说人很勤劳,“起早睡迟”的意思。

  “梅开五福,竹兆三多。”这个“多”字是个会意字。在甲骨文①中,很像是重叠的两个“夕”字。许慎说:“重也,从重夕,夕者相绎也,故为多。”其大意是:昼夜更替永远不停,所以这就是“多”的意思。金文②和小篆③也都是两个“夕”字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它与前几种形体均相似。

  “多”字的本义与“少”相对,后来又引申为“余”的意思。如:“二百多”即“二百有余”之意。《史记•商君列传》:“反古者不可非,而循礼者不足多。”这里的“多”是什么意思呢?若当“多少”之“多”讲,根本讲不通。其实这个“多”是“称赞”的意思,是“多”的本义的远引申。这两句话的原意是:反古的不值得责难,而循礼的也不值得称赞。请注意:“多方”一词,往往当“多方面”讲,可是在《庄子•天下》中有“惠施多方,其书五车”的话,这个“多方”是什么意思呢?若是释为“多方面”那就错了。其实这个“方”字是指“学术”;“多方”是说“学识广博”。原话的意思是:惠施这个人学识广博,他的书有五车。

  “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。”在甲骨文中至今还没有发现“夜”字。金文①就像正面站着一个“人”(类似于“亦”字的甲骨文形体),人的右臂下的一点表示这里就是“腋”下。他左臂下是个“月”,表示月亮已经升到人的腋下那么高了,这就是“夜间”到了。小篆②大致同于金文,其左臂之下也是“月”形。楷书③变化较大,已经很难看出“夜”的意思了。

  “夜”的本义就当“晚上”讲,与“白天”相对,如岑参的诗: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”这个“一夜”,就是“一晚上”。我们在阅读古典文学作品时,常会见到“夜台”一词,如李白《哭宣城善酿纪叟》诗,其中有这样两句:“夜台无李白,沽酒与何人?”这里的“夜台”是专指“墓穴”,是墓穴的代称。为什么“墓穴”叫“夜台”呢?这是因为人进了墓穴,就等于永远是长夜,所以“夜台”又称“长夜台”,也就是暗喻死去。(李周翰注《文选•陆机〈挽歌〉》)

  请注意:“夜”还有一个异体字“”,因“夜”与“月”有关,而与“旦”义不合,所以在废除异体字时,就把含有“旦”字的“”给废除了,现在只能写“夜”字。

  这是“梦笔生花”的“梦”字,本为会意兼形声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右边是一张床形,左边是一个人躺在床上,手抚额头在做梦。这个突出眼眉的人形也表声。②是楚帛书文字的形体,基本上失去了原形。下部增加了“夕”,表示夜晚做梦。③是小篆的形体。④为楷书繁体字的写法。⑤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梦,不明也。”做梦时大脑不清醒,故谓不明。可见“梦”字的本义即为“做梦”,如《论语•述而》:“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。”这是说:我很久没有再梦见周公了。由“做梦”可以引申为“虚幻”义,如《荀子•解蔽》:“不以梦剧乱知,谓之静。”这是说:不以梦中虚幻、嚣烦干扰认识,这就叫做静。

  “梦呓”是指说梦话,也用此比喻荒唐的言论,如张岱《陶庵梦忆序》:“又是一番梦呓。”

  请注意:《说文》将“梦”与“”分为二字,其实在上古本为一字,只是写法稍有不同。《说文》:“,寐而有觉也。”许慎以“”为本字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