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个“(zhǐ纸)”字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很像脚根朝上、脚趾朝下的一只左脚。金文②那就更像一只左脚了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与甲骨文①的形体相类似。楷书④就根本没有脚的样子了。

  “”字的本义是“脚”,不过这个字现在不再单独使用了。值得注意的是:“”字与“父”、“久”、“攴”等字的形、音、义都不同,千万不能相混。

  这个“”字是个部首字,凡由“”字作为组成部分的字,大都与脚有关,如“降”、“各”、“舞”、“夏”、“麦”等字。

  这个“各”字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一只脚趾朝下的脚,其下部的“口”字是个门口,表示人从外面走进来的意思。②是金文的形体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都与甲骨文相似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“各”字的本义现在已经消失。现在多用“每个”或“各个”之义。“各得其所”的成语古今都用,一般都是表示每个人都得到适当的安置,如《汉书•东方朔传》:“元元(善良)之民,各得其所。”这两句话是说:善良的老百姓都得到了适当的安置。可是在上古“各得其所”就不是这个意思了,如:“交易而退,各得其所。”(《易经•系辞下》)这两句话的大意是:交易完了而回去,每个人都如其所愿。可见成语的含义也有时代的区别。

  这是个“麦”字。从甲骨文①的形体看,其上部是一棵小麦形,麦穗朝左,麦下就是一只脚趾朝下的脚(倒“止”)。凡是脚都有“走”的意思,所以这个“麦”字本来就是“来去”之“来”的本字,而“来”倒是“麦”的本字。可是在卜辞中使用“麦”字较少,而使用“来”字极多,所以这就发生了互换现象,把原来当“小麦”讲的“来”,变成了“来去”之“来”;把本来当“来去”讲的“麦”,变成了“小麦”的“麦”。这一交换再也没有还原过。金文②仍然是上为“麦”形,下为一只脚。小篆③也没有大变,下部仍为脚形。④是楷书形体。⑤为简化字。

  在古典文学中,我们常会碰到“麦秋”一词,你若理解为“秋麦”那可就不对了。蔡邕在《月令章句》中说得对:“百谷各以其初生为春,熟为秋,故麦以孟夏为秋。”所以“麦秋”是指“麦熟”。这样,罗隐《寄进士卢休》诗中“麦秋梅雨遍江东”的话就很好理解了。这是说,麦子快成熟的时候,江东的梅雨季节也就到了。

  这个“夏”字的上古形体较为复杂。从金文①看,其上为“头”,中间为“躯干”,两侧为“手”,其下为“足”,实际上就是“人”形。②为小篆的形体,也是“人”形,但已经发生了伪变,人的身躯部分没有了,只是一只大脚还在。③是楷书的形体,它是从小篆演变而来,根本看不出人的形象了。

  “夏”字的本义是“人”。《说文》讲的有道理:“夏,中国主人也。”所谓“中国”,即指黄河流域及中原一带。所以古代中国人也称为“华夏”。作为一年之中的第二季“夏”,那是假借字的问题,这与“夏”字的本义无关,如晁错《论贵粟疏》:“春耕,夏耘(除草),秋获,冬藏。”在《楚辞•九章•哀郢》中有“曾不知夏之为丘兮”的话,这个“夏”是什么意思呢?是“夏季”?是“华夏”?都讲不通。其实这个“夏”字在这里是代替了“厦”字,“丘”即为“废墟”。这句原话的大意是:何曾料到郢都的大厦都变成了废墟。这是屈原对楚国统治集团误国废邦的痛恨之词。

  李白《高句骊》诗:“翩翩舞广袖。”这个“舞”字就是个象形字。我们看甲骨文①的中间是正面立着的一个人,左右两手执牛尾而舞,正如后世头插雉翎翩翩起舞的意思。金文②发生了较大的变化,除了基本上保留甲骨文的形象之外,又在其左下加上了“彳”,在其右下加上了“止”,合起来是“”,表示动的意思——“起舞”当然要动的。小篆③则又比金文简化了一些,在“舞人”之下,加上了左右的两只脚,这也正表明舞蹈必须用脚。④是楷书写法,是直接由小篆楷化而来,笔画极为繁杂,但至今仍未简化。

  “舞”字的本义就是“跳舞”,如《韩非子•五蠹》:“执干戚舞。”也就是说:拿着武器跳舞。从跳舞又引申为“舞弄权术”,如《史记•张汤传》:“舞智以御人。”这是说:玩弄智谋权术而控制人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