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是个“(jí集)”字,是小篆的形体。这个字至今在甲金文字中还没有发现过。这是个会意字,三画聚合在一起,表示“集”的意思。《说文解字•部》:“,三合也。”实际是“集”字的异体字。

  这个字现在不单独使用了,仅作部首字用。凡由“”字所组成的字,大都有“集”或“遮盖之器”以及装东西的用具之义,如“仓”、“舍”、“合”、“会”等字。

  “今兹美禾,来兹美麦。”这个“今”字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当是“吟(jìn噤)”字的初文,闭口不言为“吟”。②是金文的形体。③是小篆的写法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今,是时也。”这并非“今”字的本义,而是假借义。“今”字的本义“吟(噤)”已经消失了。

  “今”,后世多用作表示“现在”、“当前”等,如陶潜《归去来兮辞》:“觉今是而昨非。”这是说:认为现在是对的,而过去错了。

  “今上”一词在古书中常见到,那是指封建时代臣子称当代的皇帝,如《史记•魏其武安侯列传》:“孝景崩,今上初即位。”这是说:汉景帝刚刚去世,汉武帝初即位。

  请注意:“今昔”一词古今都用,指“现在和过去”,但古代的“今昔”多指“昨天夜晚”,如《史记•龟策列传》:“今昔汝渔何得?”就是说:昨晚捕鱼得到什么?

  这是“稻菽满仓”的“仓”字。从甲骨文①看,也很有点粮仓的意味,其上是仓的屋顶,中心是粮仓的一扇门,下部是仓的基石,这种一扇门的仓在山东胶东一带是常见到的。金文②也与甲骨文相类似,只是中间的那扇门变形了。小篆③也与甲骨文的形体相接近,只是中间的那扇门与甲骨文的门相反,门枢由右边移到了左边。楷书④则看不出“粮仓”的样子了,门与基石变成了“君”字。后因这个字太繁,所以简化为“仓”。⑤的形体是“仓”字的草书楷化。

  “仓”的本义是藏粮食的地方,如高诱注《吕氏春秋•仲秋》说:“圆曰,方曰仓。”“仓”与“”都是装粮食的,但形状不同名称也不同。值得注意的是:在古代“仓”能代替“舱”、“苍”、“沧”,如杨万里的《初二日苦热》诗:“船仓(舱)周围各五尺。”《礼记•月令》:“驾仓(苍)龙(青色大马)。”《汉书•扬雄传上》:“东烛仓(沧)海,西耀流沙。”再者,在古代“仓”与“库”是有严格区别的,装粮食的叫“仓”,装其它物品的才称为“库”,决不相混。

  另外,“仓”与“仑”是不同的两个字,但有人经常把“仓”字误写为“仑”字:本来是写“抡铁锹”,却错成了“抢铁锹”。只要记住下面这个规律,问题就解决了:“仓”是“仓”的简化字;如果一个字有“仑”作为组成部分,那么这个“仑”都应简化为“仑”,如“论”、“轮”、“纶”、“抡”就应简化为“论”、“轮”、“纶”、“抡”等。由此可见,“仓”与“仑”是不能混淆的。

  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说(悦)乎?”这个“乎”字与“兮”字相类似,也是个指事字。甲骨文①横线之上的三点是指事符号,表示说话时气息或声音自口中发出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基本相似,只是上部多了一横。③是小篆的形体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自古至今一脉相承。

  《说文》:“乎,语之余也。”许慎将“乎”字解作语气词。“乎”字也就是“呼”字的初文。

  “乎”字最主要的用法是作语气词,基本有两种情况:第一,用在句末表示感叹语气,相当于现代汉语的“啊”或“呀”,如《论语•宪问》:“使乎!使乎!”也就是说:好一个使者啊!好一个使者啊!第二,用在句末表示疑问、反诘语气,相当于现代汉语的“吗”,如《论语•宪问》:“岂其然乎?”这是说:难道真的是这样的吗?

  “乎”字放在句中,有时作介词用,相当于“于”,如《荀子•劝学》:“学至乎没(殁,死亡)而后止也。”大意是:学到死那天然后停止呢。

  这个“令”字也挺有意思,你看甲骨文①上部的三角形之物是屋顶(或大伞盖),下面是面朝左而跪坐着的一个人,像是在发布命令。金文②基本上同于甲骨文的形体,其中的“人”形惟妙惟肖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下面的“人”已伪变了。④为楷书形体。根本看不出“屋”下的“人”形了。

  “令”字本义是“命令”,如《诗经•齐风•东方未明》:“倒之颠之,自公令之。”大意是:已经累得快要颠倒了,从贵族老爷那里又发出了命令。从“命令”之义又能引申为“使”的意思,如《史记•孙子吴起列传》:“臣能令君胜。”就是“我能使你胜”的意思。至于“县令”之“令”,那是个假借字的问题,即借“命令”之“令”为“县令”之“令”。另外,旧时表示尊敬则常在称呼之前贯以“令”字,如“令尊”是称对方的父亲的敬词,“令堂”是称对方的母亲的敬词,“令兄”是称对方的哥哥的敬词,“令弟”是称对方弟弟的敬词,“令妹”是称对方妹妹的敬词,“令郎”或“令嗣”是称对方的儿子的敬词,“令爱”(或作“令嫒”)是称对方的女儿的敬词,“令坦”是称对方女婿的敬词。这些都是旧时书信中常用的敬称。

  郑玄注的《仪礼•士丧礼》说:“会,盖也。”一点不错。你看金文①的上部就是个盖子的形状,下部是个底儿,中间像装的一些东西。上有盖子,下有底儿才能合,所以“会合”二字到了后世就成了一个词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其下部发生了伪变,底儿变成了“日”字。楷书③的笔画繁多,后来又产生了简化字④“会”。

  “会”的本义为“盖子”,是名词,后又引申为动词“聚会”或“会合”,如阮籍的《咏怀》诗:“嘉宾四面会。”也就是说:贵宾从四面八方会合到这里。从“会合”又引申为“会面”,如《史记•留侯世家》:“与上会留。”就是说:与皇帝在留这个地方会面。那么《史记•陈涉世家》中“会天大雨”的“会”字又是什么意思呢?它在这里成了副词,是“恰巧”的意思。原话是说:恰巧这天下大雨。

  请注意,“会”字当算账讲则应读kuài(快),如“会计”、“财会”。秦和西汉时称江苏苏州一带为“会稽”(kuài jī快机)。

  这是“敬献合欢璧”的“合”字,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像盛饭的食器,上部是盖子,下部是食器底。一盖一底即为一合。金文②和小篆③都与甲骨文的形体相类似。楷书④也是与前面的形体一脉相承,没有多大变化。从字形的分析可以看出,“合”字的本义是“关闭”的意思。

  “合”字从本义的“关闭”可引申为“融洽”。由“融洽”又可引申为“匹配”,如《诗经•大雅•大明》:“天作之合。”就是说:这是老天爷给匹配的。由“匹配”引申为“适合”,如白居易《与元九书》:“文章合为时而著,歌诗合为事而作。”也就是说,文章要适合于时代的要求而写,诗歌要适合于事务的要求而作。

  “合”字也是一个多音多义词,当它读为gě(葛)时,那就是容量单位,如市制“十合(gě葛)为一升”。这里的“合”字你若读为hé(何)那就错了。

  在甲骨文中“令”和“命”同字。你看“命”字,甲骨文①的上部也是一个屋顶(或大伞盖),下部是一个面朝左跪坐的人在发布命令。可见这个“命”字是一个会意字。金文②的左下角又增加了一个“口”字,这就表示用“口”发布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是由金文直接演变而来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其右下角的“人”形竟变成“”了。

  “命”字的本义就是“命令”,如:“从命而利君谓之顺,从命而不利君谓之谄(chǎn产)。”(《荀子•臣道》)这就是说:听从命令而有利于国君,这就叫做忠顺,听从命令而不利于国君,这就叫做奉承。在上古最高统治者要人民把“命令”视同“生命”,所以“命”字又可以引申为“生命”或“性命”,如在《论语•雍也》中记载颜渊“不幸短命死矣”。再者,历代反动统治阶级用以欺骗劳动人民,宣扬吉凶祸福等一切遭遇都是神的意志和命令,所以这就有了“天命”一词,如:“死生有命,富贵在天。”(《论语•颜渊》)

  请注意:在古代“命”和“令”的词义是有区别的。“命”字专指上级对下级下达命令,而“令”则有时还表示“使”的意思。“”字是“命”字的异体字,后来“”字被废除不能再用了。

  这是“客舍青青柳色新”的“舍”字。我们看金文①的上部就像屋顶(两面坡),中间的“干”形部分就是顶柱与横梁,下部“口”即为砖石砌的墙基。由此可见,“舍”的本义就是房屋,亦称房舍。②是小篆形体,其它各部分均同于金文,仅“干”形的第二横改为向上弯曲。这不仅美观,而且也很像庙宇中的斗拱,这样的房屋是很结实的。楷书③的形体基本上同于金文。

  “舍”的本义是房屋,又可引申为“客舍”的意思。如《庄子•说剑》:“夫子休就舍。”大意是,夫子要休息请到客舍里去。从名词“房舍”又可以引申而用为动词“住宿”,如《庄子•山木》:“夫子出于山,舍于故人之家。”这个“舍”就是“住宿”的意思。至于《左传•僖公二十三年》的“辟(避)君三舍”中的“三舍”,若有人理解为“三个房舍”那可就错了。这里的“舍”是指行军三十里为一舍,“三舍”就是九十里。

  “舍”字到了后世,凡是当“舍弃”讲时,就在其左增加了一个提手旁,造出了一个新形声字“”。可是后来又因“”字笔画多,书写不便,所以又被简化为“舍”。这是“返老还童”,又变回去了。

  这是“禽兽多出没”的“禽”字,这个字原为象形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个网形,下部是网具的柄,可见“禽”本为捕捉禽兽的工具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从象形字变成了上声(今)下形(网形)的形声字,反而变繁杂了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变得更为繁杂了,其上部的“今”字与楷书的“今”字有所不同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基本上与小篆相同。

  “禽”字的本义就是捕捉禽兽的工具,后来又引申为鸟兽的总称,如《三国志•魏志•华佗传》:“吾有一术,名曰五禽之戏。”大意是:吾有一种锻炼身体的方法,名字就?“五禽戏”,也就是模仿虎、鹿、熊、猿、鸟这些“禽”(鸟兽)的动作。“禽”字亦可专指鸟类,如《尔雅•释鸟》:“二足而羽谓之禽,四足而毛谓之兽。”也就是说:两只脚而长羽毛的叫做“禽”,四只脚而长细毛的叫做“兽”。至于《史记•秦始皇本纪》中所说的“禽灭六王”,不是“禽鸟”灭了六王的意思。这个“禽”字后世写作“擒”,加了个“提手旁”,表示活抓之意,如杜甫《前出塞》:“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。”

  请注意:“禽”与“犊”(小牛),古代常常连用,写作“禽犊”,这个词多指馈赠礼物。所以“禽犊”也可以作为取悦于人的东西,如《荀子•劝学》:“小人之学也,以为禽犊。”这就是说:小人的学问,是用来夸耀自己,像以禽犊之物赠送别人一样地来取悦于人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