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彳 部1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是个“彳(chì斥)”字,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是“行”字的左半边(“行”字的甲骨文形体是个十字路口)。金文②的形体与甲骨文基本相同。可是小篆③就变得不太像了。楷书④那就根本没有路口的形象了。

  “彳”字一般不单独使用,它经常与“亍(chù处)”字连在一起组成一个词“彳亍(chìchù)”,表示“小步”或者“走走停停”的意思,如:“彳亍中辍。”(潘岳《射雉赋》)这是说:小步走而后又停下来。“彳亍上滩舟。”(李贽《观涨》)这是说:走走停停地上了滩舟。

  “彳”字是个部首字:凡是由“彳”字所组成的字,大都与“行为”或“动作”有关,如“行”、“御”、“徒”、“徙”等。

  这是“保卫”的“卫”字的繁体字“卫”,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脚趾朝左的一只脚,下部是脚趾朝右的一只脚,中间的“口”字形表示一个区域或者一个城市。那么脚步在其周围循回,就是“保卫”的意思。金文②的形体更为形象,中间的圆圈表示区域或城市,周围的四只脚真像是哨兵或卫士所留下的足迹。这个金文的形体比甲骨文的形体繁杂了一些。可是到了小篆③更繁杂了,其中间是沿用了甲骨文的形体,左右两侧增加了个“行”字,表示这个区域或城市四通八达。同时,这个“卫”字从原来的会意字变成了外形(行)内声()的形声字了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直接由小篆演变而来。⑤是简化字。

  “卫”字的本义就是“保卫”或“保护”,如:“朋友相卫。”(《公羊传•定公四年》)“以卫王宫。”(《战国策•赵策四》)从“保卫”之本义又可以引申为“卫士”或“卫兵”,如《左传•僖公二十四年》:“秦伯送卫于晋三千人。”就是说:秦伯送了三千卫士到晋。可是《聊斋志异》中的“家人捉双卫来”是什么意思呢?是捉了两个“卫兵”来吗?不是的。是说家中有人捉了两头毛驴来。毛驴为什么称“卫”呢?据罗愿的《尔雅翼•释兽》记载:晋代的卫好骑毛驴,所以后世人称毛驴也叫“卫”。

  请注意:我们现在所说的“卫生”是个“医学名词”,可是《庄子•庚桑楚》中所说的“卫生”却与现在的意义不同。古代的“卫生”是指“养生”,所谓“卫生之经”就是“养生之道”。当然现在的“讲卫生”也就是“讲清洁”,清洁了就不生病,这不也是“养生”吗?

  “如积薪耳,后来者居上。”“先后”之“后”的本字为“後”,原为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为绳索之形,下部是一只脚趾朝下的脚(止)。林义光说:“足有所系,故后不得前。”②是金文的形体,其左又增加一个表示行走的“彳”,由原来的会意字变成了形声字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与金文基本相同。④为楷书的繁体字。⑤为被借用的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后,迟也。”“后”字的本义为“走在后面”的意思,如《论语•先进》:“子畏于匡,颜渊后。”大意是:孔子在匡这个地方被囚禁了,(他的学生)颜渊最后才来。《韩非子•外储说左上》:“将后齐、燕。”意思是:将要落在齐国和燕国的后面。“后”亦可引申为时间的“迟”、“晚”,如《荀子•修身》:“或先或后。”这是说:有的早有的晚。

  请注意:在古书中常见“后进”一词,这决非指进步较慢的人,而是指“晚辈”,比如《晋书•裴秀传》:“后进领袖有裴秀。”这是说:晚辈们的领袖是裴秀。“后事”今天多指“丧事”,如“料理后事”。但是古代则多指“后来的事情”,如《晋书•阎缵传》:“前事不忘,后事之戒。”

  “走林而射鸟,行畔而观鱼。”这个“行”字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中间是一条大路,左右两侧又分出了两条小路。金文②的形体是东西南北都能通行的十字路口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变得根本看不出通行道口的样子了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“行”字本义就是“路”,如:“遵彼微行(háng航)。”(《诗经•豳风•七月》)也就是“沿着那条小路”的意思。因为是“路”就可以行走,所以“行”又当“行走”讲,如:“八骏日行(xíng形)三万里。”(李商隐《瑶池》诗)这就由当“路”讲的名词变成了当“行走”讲的动词。从“行走”义,又可以引申为“离开”,如:“子明杀之,以其妻行。”(《左传•襄公二十二年》)也就是说:子明把他杀了以后,又带领自己的妻子离开了。至于《兵车行》、《长干行》等中的“行”字又是什么意思呢?那是古诗中的一种体裁,也叫做“歌行体”。

  我们现在所说的“行李”,一般是指出行者所携带的衣箱、铺盖等物。可是古代就不是这个意思,如:“行李之往来,共(供)其乏困。”(《左传•僖公三十年》)你如果把这里的“行李”理解成“铺盖卷”那就不对了。这个“行李”是指“使者”。原话的意思是:使者往来,我们可以供给他们一切费用。(无资?“乏”,无粮曰“困”。)“行李”之“李”,在古代也可以写作“理”,其义不变。

  请注意:古代的“行”相当于现代的“走”,古代的“走”相当于现代的“跑”。

  “急应河阳役,犹得备晨炊。”这里的“役”字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左边是一个面朝左站立的人,其背后是一只手执物打击,表示“役使”。②是小篆的形体。③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役,戍边也。”其实“戍边”是引申义,本义应为“役使”或“驱使”,如柳宗元《封建论》:“亟役万人。”“亟”应读qì,是“屡次”、“多次”之意。就是说:屡次役使万人。由“役使”可以引申为“戍边”,如《诗经•小雅•采薇序》:“命将率遣戍役以守卫中国。”由“戍边”引申为“战役”、“战争”,如《左传•昭公五年》:“之役。”也就是说:在那个地方的一次战役。因为“役使”主要是指兵役和劳役,所以“役”字又可以引申为“劳役”,如《三国志•吴书•吴主传》:“民困于役。”这是说:老百姓贫困于劳役。

  请注意:古代的“役夫”一般是指服劳役或兵役的人,但有时也用以骂人,如《左传•文公元年》:“呼!役夫!”也就是说:唉!你这个贱货!

  这是“贯彻于始终”的“彻”字,本为会意字。甲骨文①和金文②的左边是“鬲(食具)”,右边是“手”,这表明吃过饭以后撤去食具。③是《说文》中的古文形体,又在其左边增加了“彳”,表示移动。④是小篆的写法,原来的“鬲”、“手”讹变为“育”、“攴”,但词义未变。⑤为楷书繁体字。⑥为简化字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