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尸 部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在《论语•乡党》中说:“寝不尸。”意思是:孔子睡觉不像死尸一样,直着腿躺。但是,实际上孔子睡觉也不见得都是弯着腿的。你看甲骨文①就是一个面朝左、曲腰弯腿的人。上部是头,中间是身子,下部是腿,左侧向左下方伸展的一笔是臂。这就是“尸”字最早的形体,可见这是个象形字。金文②的形体也基本上同于甲骨文。小篆③去掉了手臂,已看不出人的形状。④是楷书繁体字,为了明确起见,“尸”下又加了一个“死”字,其实这是画蛇添足,自找麻烦。⑤是简化字,实际上又恢复了古体字,一点也看不出死人的样子了。

  “尸”的本义是“尸体”,如《左传•宣公十二年》有“收晋尸”的话,也就是把晋兵尸体收回去的意思。

  古书中还有“尸位”的词语,不可以理解为“放尸体的地方”。这个“尸位”,是说有的人“居其位而不尽其职”,光拿薪金而不干实事,好像占着死尸的位置。在《书•五子之歌》中有“太康尸位”的话,这是骂太康只居其位而不尽其职。

  “尸”字是个部首字,凡由“尸”字所组成的字大都与“人”或“臀”部有关,如“尾”、“尿”、“屎”等字。

  你看这个“尾”字多有意思:甲骨文①是面朝左的一个人(本为尸形),屁股上长了一条大尾巴。小篆②的上部为“尸”,其下为“毛”(尾巴)。③是楷书的写法,根本看不出人长尾巴的形象了。实际上“尾”字是个象形字,特别是“毛”更像尾形。

  “尾”字本义就是“尾巴”。从“尾巴”又引申为“末尾”,如“首尾相接”。从“末尾”又可引申为“在后面”,如《后汉书•岑彭传》:“嚣(人名)出兵尾击诸营。”所谓“尾击”,就是从后面打的意思。当你读《尚书•尧典》时,会见到“鸟兽孳尾”的话。你可千万别理解为“鸟兽孳(zī资)生出一条大尾巴”。其实这个“孳”就是“繁殖”,“尾”就是“交尾”(交配)。所以这句话的意思是“鸟兽交配”。

  在古书中常用“尾大不掉”的话。这是比喻“部属”势力强大,上级就指挥不动了。此典原出自《左传•昭公十一年》,原话是:“末大必折,尾大不掉,君所知也。”

  “八月秋高风怒号,卷我屋上三重茅。”这里的“屋”字本为会意字。①是《说文》中籀文的形体,上部为“尸”和“厂”形。《说文》:“尸,象屋形。”“厂”是山崖形。下部为“至”,表示在屋内“止息”之义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“至”上为“尸”,去掉“厂”形。③是楷书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屋,居也。”“屋”的本义为“房屋”,如范成大《颜桥道中》:“稻堆高出屋山头。”大意为:稻子的大堆比房屋的山墙头还要高。

  请注意:古书中的“屋漏”一词是常见的,若理解为房屋漏了,那就错了。“屋漏”有两种含义:一种是指古代室内西北隅施设小帐的地方;第二种是指屋的“承”,也叫“屋”、“水落”,即承屋上雨水下于地的用具。

  这是个“尿”字,也是一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是一个向左侧立的“人”,向左射出的三个点儿是表示“尿”。这就表明这是一个男人在站着尿尿。小篆②反而变得复杂化了,变成了“尾”字下再加“水”。③是楷书的形体,把小篆中的“毛”字去掉了。

  “尿”字的本义就是指人尿。在《说文解字》中写作“”,是个会意字,表明人尿的水为“尿”,在古代经籍中通作“溺”。

  请注意:“尿尿”在一起连用时,前一个作动词,后一个是名词,应读作suī(虽)。

  “屎”字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实在形象,面向左侧立的一个“人”,在臀部之后有五个小点儿,这就是人拉的屎。小篆②的上部“尸”也是人形,下部写作“米”,这说明人的“屎”是由“米”经消化以后变成的。③是楷书的写法,是由小篆直接演变而来。

  “屎”字在《玉篇》中还可以写作“”,变为上形(尸)下声(矢)的形声字了。“屎”的本义就是“粪”。

  由这个本义加以引申,用来形容最不好的东西,如《通俗篇•艺术》:“今嘲恶诗曰屎诗。”

  在《诗经•大雅•板》中有“殿屎”一词,其意思是“愁苦的呻吟”。请注意:这里的“屎”必须读为xī(溪)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