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土 部1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 “太山不让土壤,故能成其大。”这个“土壤”的“土”字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表示从地面上突起来的一堆土。古人非常敬重土,有了土就有农业,有了农业就有衣食。所以人们把这种堆起来的土看成是神,并向它祭献。金文②基本上与甲骨文的形体相同,只是将虚心变为实心罢了——这与青铜的铸造有关。③是小篆的形体。④是楷书的形体。

  “土”的词义很广,这里不必细说。值得注意的是,当“土”字与“桑”字结合而组成“桑土”(指“桑根”)一词时,这个“土”字应读为dù(杜),实为“杜”字假借字。

  另外,当我们读范成大的《重九日行营寿藏之地》诗时,会见到“纵有千年铁门限,终须一个土馒头”这两句诗。这个“土馒头”是指“坟墓”,因为坟墓在远处一望也确像土馒头。这两句诗的意思是:即使有千年的铁门能隔住,可是最终谁也免不了有一死。

  “土”字是个部首字,凡由“土”字组成的字大都与“土”有关,如“垣”、“埋”、“城”、“塞”等。

  这个“”字读作tǐng,本为象形字。甲骨文①就像一个人站在一个圆土堆上,表示挺身之意。所以“”为“挺”字的初文。②是小篆的形体。其下部是“土”,其上部是一个面朝左站立的一个人。③是楷书的形体。

  《说文》:“,善也。从人士。”这不妥。其下并非从“士”,而实从“土”。从“士”的字是“”字,即天干中的第九位。这两个字很相似,不能搞混。另外,许慎还提出第二种说法:“象物出地挺生也。”这也不对。这与他上面所说的“从人”相矛盾;再说,从甲骨文和小篆的形体看,它的上部决非“土上生物之形”。

  “”字的本义应为“挺”,所以后世也正是用“挺”代“”,如苏轼《留侯论》:“拔剑而起,挺身而斗。”由“挺直”又可以引申为“挺拔出众”的样子,如《宋史•沈辽传》:“幼挺拔不群。”这是说:他从幼年起就和一般的人不一样。自从“挺”字产生以后,“”字也就不用了。需要说明的是:“廷”、“庭”、“蜒”、“梃”等字中的“”,本来都从“土”,现在都作“壬”,从“士”。

  这个“爷娘妻子走相送,尘埃不见咸阳桥”中的“尘”字是个会意字。①是“尘”字的籀文形体(见《说文解字》),其中有三只鹿,在上面一只鹿的两侧是两个“土”字,这就表明群鹿奔跑,尘土飞扬,可见这是个会意字。小篆②则减少了一个“土”字,把余下的一个“土”移到三只鹿的脚下,这就更为形象地表明了群鹿奔跑扬起尘土的意思。楷书③是直接由小篆变来的,但笔画太多,所以后来又减少了两个鹿,变成了楷书④的形体。⑤是新简化的会意字,“小土”谓之“尘”,这是很有道理的。

  “尘”字的本义就是“尘土”,如晁错《论贵粟疏》:“春不得避风尘,夏不得避暑热。”行路之“踪迹”是与“尘土”有关的。所以从飞扬的“尘土”又可以引申为“踪迹”义,如《宋史•南唐李氏世家》:“思追巢(巢父)、许(许由)之余尘。”也就是说:打算追随巢父和许由这两个传说中人物的踪迹。这个“追余尘”,后来就演变成今天还用的成语“步人后尘”。

  在古典文学中,常见到“尘网”一词。在古代,人们往往把当时的社会看成是束缚人的“罗网”,如陶潜《归园田居》诗:“误落尘网中,一去三十年。”所以“尘网”就是指当时的社会。

  “督抚廷推,九卿共之。”这个“廷”字,原为会意字。①是金文的形体,左边的曲线表示庭院,院中有“土”,右边是面朝左站立的一个人。②是小篆的写法,“土”移于人下。③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廷,朝中也。”此说欠妥。因为“廷”为“庭”之初文,本为人所住之庭院,其后才引申为“朝中”之意,也就是古代封建君主受朝拜和处理政事的地方,如《韩非子•孤愤》:“无能之士在廷。”《史记•廉颇蔺相如列传》:“设九宾于廷。”这两句话中的“廷”,均指朝廷。至于《后汉书•郭太传》中所说的“县廷”,那是指地方官办理公事的厅堂,当然也是从“朝廷”之义引申出来的。

  请注意:《诗经•唐风•山有枢》:“子有廷内,弗洒弗扫。”大意是:您有深宅空地,却不去洒扫整理。这里面的“廷”字,仍用的是本义,指“庭院”。在现代汉语中,“廷”、“庭”二字有了分工,“朝廷”、“宫廷”用“廷”字,“庭院”、“庭园”、“家庭”用“庭”。

  这个“”字读作jiōng,本为象形字。①是金文的形体,是一面开口的区界形,中间的“口”表示京都所在,这就是表示京都的远郊。②是《说文》中的古文形体。③是小篆的写法,中间的“口”没有了。④也是小篆的形体,在金文形体的左边又增加表意的“土”旁,变成形声字了。⑤为楷书形体。

  《说文》:“,邑外谓之郊,郊外谓之野,野外谓之林,林外谓之。象远界也。”许慎的说法是根据《尔雅》来的,《尔雅•释地》:“邑外谓之郊,郊外谓之牧,牧外谓之野,野外谓之林,林外谓之。”许慎缺少“牧”。总之,“”字的本义就是遥远的郊野,如《列子•黄帝》:“出行经外。”这是说:外出经过遥远的郊野。

  这是“坎坷不平”的“坎”字,本为象形字。甲骨文①就像坑坎的形状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与甲骨文相似。③也是小篆的形体,变成左形右声的形声字。④为楷书。

  《说文》:“,张口也。象形。”这不够确切,因为这个字的本义并不是“张口”的意思,而是像坑坎,或称坑穴,如贾思勰《齐民要术•大豆》:“坎方深各六寸,相去二尺。”这是说:所挖的坑穴方与深各需六寸,相距有二尺远。

  请注意:“坎坎”一词在古诗文中经常见到,但词义有所区别。一般是作象声词用,如《诗经•魏风•伐檀》:“坎坎伐檀兮。”这是说伐檀树时所发出的咔咔之声。但是《太玄•穷》中的“其腹坎坎”,并不是说腹中发出响声,而是说腹中空荡荡的。至于“怀情坎坎”,那是说非常喜悦的样子。因此选择什么词义,这要根据上下文的意思来确定。

  这个“块”字本来是个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其外是筐形,其内是“土”,表示土块装在筐内。小篆②则变成左形(土)右声(鬼)的形声字。“块”的本义就是“土块”,如贾思勰《齐民要术•大豆》:“土和无块。”也就是说(种大豆)要把土调和均匀,而不要有土块。“一块”东西往往是孤立的、单独的,所以“块”字又能引申为“孤独”之义,如《汉书•杨王孙传》中有“块然独处”的话。这个“块然”就是孤独貌。其后又引申为量词,如《宋史•帝纪》:“赵氏一块肉。”我们今天大量使用这种词义,如铁块、煤块、三块砖、四块石等等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