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土 部2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是“风尘十载归故里”的“里”字。这个字是个会意字。金文①的上部是“田”,下部是“土”。人民是“恃田而食,恃土而居”,所以有“田”有“土”,才能生活。由于这些条件,就能形成居民聚居的地方,称之为“里”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直接由金文变来的,笔形极为相似。③是楷书形体,与小篆基本相同。

  “里”的本义是古时居民所聚居的地方,如《诗经•郑风•将仲子》:“无逾我里。”也就是说:不要迈过我居住的地方。从“聚居”又可引申为居民单位,先秦以“五家为邻,五邻为里”,也就是说二十五家为“里”。“里”字当居民单位讲的词义,我们今天还在沿用,如在我国南方一些大城市称某些居民单位为“里弄”;在农村,就称为“乡里”,有时也特指故乡。后来,“里”字由居住地方之义又可引申为长度单位,即一百五十丈为一里。

  另外,古代“里”、“”、“里”各不相同。“”与“里”是异体字,虽然这两个字都是形声字,但结构却不一样:“”字是左形(衣)右声(里),而“里”字是外形(衣)内声(里)。这两个字的意义是一样的,是指衣服里子、内里。在废除异体字时,则把“”字废除了,只保留了“里”字。可是“里”字笔画太多,书写不便,结果也被简化用“里”字代替了。所以我们今天只用一个“里”字就够了。

  这个“垣”(yuán原)字是会意兼形声字。春秋战国时石刻文字①的右上部的小圆圈是表示围墙,还留有朝右的出入之门;左边是“土”,这就表示围墙是用土筑成的,这就是会意。说它是形声,是因为它是左形(土)右声(亘),这就叫会意兼形声。小篆②的形体变得较复杂了。③是楷书的写法,是由小篆直接演变而来的。

  “垣”的本义是“围墙”(较矮的),如《管子•轻重•乙》:“内毁室屋,坏墙垣。”这就是内毁室屋,外毁围墙的意思。后来又引申为城池或某些官署的代称,如白居易《张十八》诗:“谏垣几见迁遗补。”这个“谏垣”就是指“谏官”。这句话的原意是:谏官几次升为拾遗或补阙的官。

  这是“春城无处不飞花”的“城”字。金文①左边中间的圆圈是表示城围,上下两端是两座城楼对峙。右边是一把锋刃朝左的大斧头(武器),是用武器保卫城池的意思。可见这个“城”字是会意兼形声。说它是会意,因为有以武器护城的意思;说它是形声,因为它是左形(城郭形)右声(成)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将金文左边的城郭简化为“土”字(因城楼与土有关),书写方便。③是楷书的形体,直接由小篆演变过来的。

  “城”字本义是“城墙”,如李贺《雁门太守行》:“黑云压城城欲摧。”由城墙义又扩大为“城市”义,如《史记•吴起传》:“击秦,拔五城。”也就是说:攻打秦国,攻下了五座城市。

  请注意:“城”与“郭”的含义是不同的。当“城”与“郭”分提时,那么“城”是指内城,“郭”是指外城;当“城”与“郭”连用时,“城郭”就是指城市。

  “汉皇重色思倾国,御宇多年求不得。”这个“重”字本为会意字。金文①是在“东|”(大口袋形)之中间加一个面朝左的人形,表示人背的东西极重。②是小篆的写法,其下部又增加“土”,变得复杂了。③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重,厚也。从壬东声。”许慎据小篆的形体加以分析,所以误出“壬”字。“重”字的本义为与“轻”相对,表示东西重,如《史记•秦始皇本纪》:“金人十二,重各千石。”“石”为重量单位,一百二十市斤为一石。《孟子•梁惠王上》:“权,然后知轻重。”也就是说:称过了,才知道轻重。由此又可以引申为“重要”、“重视”,如《荀子•强国》:“重法爱民而霸。”这是说:重视法又爱护民,这就能够称霸。

  “重”又可以读chóng,作“重复”解,如《三国志•蜀书•诸葛亮传》:“删除重复。”又可作“层层”解,如陆游《九月三日•泛舟湖中》:“重重红树秋山晚,猎猎青帘社酒香。”还可以作副词用,作“重新”解,如范仲淹《岳阳楼记》:“乃重修岳阳楼。”

  这是“落红埋幽径”的“埋”字,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形体多形象啊!其下部的曲线表示挖了一个土坑,中间是“牛”(正面看牛头之形);在“牛”的两侧有四个点儿,这就表示填的土,其意就是把牛埋于地下。小篆②在形体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其上部是草,其下是“”(狸),后者是一种动物,藏在草中就是“埋藏”之义。到了楷书③则又变成了一个笔画简单的后起会意字,其左是“土”其右是“里”,把东西藏在土里,当然就是“埋”的意思了。

  “埋”字由藏在土中这个本义出发,又可以引申为“葬”,如蔡琰《胡笳十八拍》:“死当埋骨兮。”东西给“埋了”,当然就看不见、听不见了,所以后世也就有了“隐姓埋名”等词。

? 在古书中,常有“埋玉”一词,比喻有才能的人的死亡等于把美玉埋在土中,同时也是表示对死者的悼惜。

  今天所说的“埋怨”一词,是从《西游记》中借过来的,有“责备”或“抱怨”之义,如《西游记》第三十九回:“猪八戒高声喊叫,埋怨行者是一个急猴子。”请注意:“埋怨”的“埋”字应当读为mán(蛮),而不应读为mái(霾)。

  “贤智之士,邦国之基。”这个“基”字本为会意兼形声的字。甲骨文①的下部为“其(箕)”,箕中装有“土”,为起土筑墙基之义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“土”移于“其”下,意义未变。③是小篆的形体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基,墙始也。从土,其声。”也就是说打地基是筑墙的开始。但许慎认为“基”字是单纯的形声字,不妥。实为会意兼形声的字,应作:“从土从其,其亦声。”“基”字的本义为“墙基”、“地基”,如贾思勰《齐民要术•园篱》:“于墙基之所,方整深耕。”《诗经•周颂•丝衣》:“自堂徂基。”也就是说:从堂上来到庭阶(庭阶靠近房基)。由“墙基”又可以引申为“基础”,如《老子》:“贵以贱为本,高以下为基。”《诗经•小雅•南山有台》:“乐只君子,邦家之基!”大意是:乐哉君子,您是国家的根基!

  “基”字又可以由“根基”义引申为“开始”义,如《国语•晋语九》:“基于其身。”也就是说:从自己开始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