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土 部3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是“野火烧不尽”的“野”字。甲骨文①的两侧是“木”(树),中间是“土”,这就表明野外之土有山林。可见这个“野”字本为会意字。金文②也是这种形体,只不过“土”上有“林”,意思更确切。可是到了小篆③则变得复杂了,其左是上“田”下“土”,这都表明野外有田有土;右边是个“予”字,这是表声音的(古代“野”与“予”的声母相同,读音相近),这就组成了左形右声的形声字了。④是楷书的写法,是直接由小篆的形体演变而来的。

  “野”字的本义就是“郊外”,如柳宗元《捕蛇者说》:“永州之野产异蛇。”这就是说:永州的郊外出产一种特殊的毒蛇。由“郊外”又可引申为朝廷之外、民间的也可称“野”,以与“朝”相对。如《晋书•杜预传》:“朝野清晏,国富兵强。”大意是:朝内与民间都很安定,国富兵强。又因野外之物一般具有野蛮、不驯的特性,如《左传•宣公四年》:“狼子野心。”由此可以引申为表示人的粗鲁、鄙野,如孔子很不喜欢他的学生子路的性格和作风,说:“野哉由(子路)也!”

  在古籍中用“野”字所组成的词是很多的,我们应当注意它们的确切含义,免得弄错。“野火”一般是指原野焚枯草所放的火,如白居易《赋得古原草送别》: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”但《列子•天瑞》:“人血之为野火也。”这个“野火”是指“磷火”。再比如“野心”一词,古代多指“野性”,是难以制服之义;现在多指对名利、权位强烈而非分的欲望,如“野心勃勃”、“野心家”等。可是白居易《诏授同州刺史病不赴任》诗中有这样一句:“野心常怕闹。”这里的“野心”却是指“闲散之心”。

  “”字是“野”的异体字,已经废除了,现在只应写作“野”。

  这是“塞向瑾户”的“塞”字,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是个“宀”(房子)字,中间的两个“工”表示一堆东西,最下部是两只手,也就是用手把一堆东西塞到房子之中的意思。金文②则把甲骨文上部的“宀”改为“穴”,表示把洞塞好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是在最下部又增加了个“土”字,这就表示把洞塞好以后再用土封上。④是楷书的形体,是由小篆演变来的。

  “塞”字的本义是“堵塞”,应读为sāi(腮),如韩愈《原道》:“不塞不流,不止不行。”就是说:没有塞,也就无所谓流;没有止,也就无所谓行。由“堵塞”之义又可以引申为“遏止”,如《商君书•画策》:“善治者塞民以法。”大意是:善于治理国家的人,要用法来遏止百姓们的不法行为。因为要“塞住”的地方也往往是要害的地方,所以从“堵塞”之义又可以引申为“要塞”之义。这里的“塞”字应当读为sài(赛),如《汉书•晁错传》:“守边备塞,劝农利本,当世急务。”大意是:守备好边疆的要塞。鼓励农民搞好农业这个根本,这都是现在迫切需要搞好的事情。

  请注意:“塞”字在今天若干的书面语词中使用时,经常读为sè(涩),如闭塞、塞责等等。

  “学书求墨迹,酿酒爱朝和。”这个“墨”字是会意兼形声的字。①是古玺文的形体。上古就有墨。李学勤先生说:“考古上墨的实物有战国末的。”汉朝以后多用松烟、石炭等原料作墨,因此“墨”字由“黑”和“土”组成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上为“黑”,下为“土”。③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墨,书墨也。从土从黑,黑亦声。”“墨”字的本义就是写字用的墨,如《庄子•田子方》:“舐(shì)笔和墨。”“舐”为“舔”义,“和”为“研”义。也就是说:舔笔研墨。因为“墨”为黑色,所以又可以引申为“黑”,如《法书要录》:“(张芝)临池学书,池水尽墨。”也就是说:张芝靠近池边学写字,池中的水全染黑了。古代五刑之一的“墨刑”,即在脸上刺字,再涂上墨,如《尚书•伊训》:“臣下不匡,其刑墨。”即臣子不纠正君主的过失,就要处他以墨刑(亦称“黥刑”)。

  请注意:《史记•屈原传》中“幽墨”一词,实为“幽默”,“墨”为“默”的通假字。但古代的“幽默”却是“寂静无声”义,而今天的“幽默”乃是英语humour的译音,是指语言或举动生动有趣而含义较深。

  这是“肝胆涂疆场”的“疆”字,是个会意字。金文①的结构相当复杂,其右部有两个“田”字,而“田”字的上中下有三条横线,这就表示田界之义,左边的一张“弓”是丈量田地的用具,表示划定田界是要丈量的。其下有一个“土”字,表示田地与“土”有关。小篆②的形体与金文基本相似,只是为了结构合理、书写方便,把“土”字移到“弓”的左侧。楷书③的形体是直接从小篆变来的。

  “疆”字的本义就是“境界”、“边界”,如《史记•秦始皇本纪》:“圣法初兴,清理疆内。”这就是说:秦始皇的法制刚刚建立,就要清理境内。岳飞《南京上高宗书略》:“恢复故疆。”也就是恢复原来的“边界”的意思。从“边界”又引申为“极限”,如《诗经•豳风•七月》:“万寿无疆。”这个“无疆”就是没有“极限”的意思。

  我们读《吕氏春秋•长攻》篇时,会见到“安危疆弱”的话,这里的“疆”字应当读为qiáng(强),实际上是“”字的通用字。上古没有“强”字,需要表达这个意思时均写作“疆”,因其笔画过繁,后世才出现了“强”字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