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口 部1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个“口”字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和小篆②的形体都像人的嘴。③是楷书写法。

  “口”字的本义就是“嘴”。由“嘴”之义又引申为“人口”,如:“十口之家,十人食盐。”(《管子•海王》)这个“十口”就是“十口人”的意思。

  请注意:现在计算牲畜往往也用“口”,如“五口猪”等。可是古代是不用“口”的。

  “口”字是个部首字,凡是由“口”字组成的字,其词义往往与“嘴”或“方形”物有关,如“吃”、“叫”、“中”、“司”、“嚣”等等。

  这是“卉中自生香”的“中”字,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是直立的一面旗帜,向左弯曲的四条线是“旗游”(旗帜上的飘带),而中间的“口”形就表示“中间”之意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“旗游”飘向右边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把“旗游”全省略了,中间旗杆呈弯曲形,这是一种书写上的美化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“中”字的本义就是“内”或“里”,如:“草中狸鼠足为患。”(柳宗元《笼鹰词》)也就是说:草里狸鼠之类足以成为祸害。由“内里”之义又可以引申为“中间”。至于“中夜哀鸣”(傅玄《短歌行》)里的“中”字,是“半”或“一半”的意思。所谓“中夜”就是“半夜”,“中途”就是“半路”。

  请注意:“中”字若用为动词的时候,就不能读作zhōng(忠)了,而必须读作zhòng(众),如:“圆者中规,方者中矩。”(《荀子•赋篇》)其大意是:圆的,要符合画圆形的仪器的要求;方的,要符合画方形的工具的要求。所以这个“中”就当“符合”讲。“百发而百中”,也就是动词“射中”之义。还有“命中”和“中伤”等等,都是当动词用,必须读为zhòng(众)。

  这个“古”字是个会意字。甲骨文①的上部可不是“中华”的“中”字,而是“十”字,表示“多”义;其下部是个“口”字。这是说,世世代代口口相传就叫“古”。金文②的上部仍然是“十”字,下部是“口”字。小篆③和楷书④也基本上同于甲金文字。

  “古”字的本义就是“古代”,与“今”相对,如《韩非子•五蠹》:“古今异俗。”就是说:古今的风俗是不相同的。由“古代”这个本义又可以引申为“旧”、“原来”之义,后世往往写作“故”。

  “古老”一词一般是指“历史悠久”,如古老的国家、古老的民族等。但是“古老向予言”(李白《上留田行》)中的“古老”,是指“老年人”。

  “古风”一词,大都指古代的风习,如陆游《游山西村》诗:“衣冠简朴古风存。”所谓“古风存”,也就是说古代的风习依然还在。可是“古风无手敌”(姚合《赠张籍》)中的“古风”,却是指古体诗,如李白集有《古风》五十九首。

  这个“召”字本为形声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上部是刀形,表声,下部是“口”,表示呼唤或打招呼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基本相同。③是小篆的形体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前后一脉相承。

  《说文•口部》:“召,呼也。”在《说文•言部》又说:“呼,召也。”可见“召”与“呼”是互训字,词义相同。都是“招呼”的意思。“召”为“招”的初文。“召”字的本义为“呼唤”,如计六奇《明季北略》:“李自成召父老至武英殿,问民间疾苦。”由其本义而又可以引申为“招致”、“导致”。如柳宗元《敌戒》:“敌存灭祸,敌去召过。”这里的“召”即为“招致”的意思。

  请注意:“召”字用为地名和姓时,不能读为zhāo,而应读作shào。如古邑名召陵、周代燕国的始祖召公、《诗经•国风》之一的“召南”,“召”字都读作shào。

  这是“司令”的“司”字,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的左下部是人的嘴巴之形,右边是手指朝上而又向左弯的一只右手。用手遮在口上,表示发布命令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更像是手遮口上之形。③是小篆的形体。④是楷书的形体,是由小篆直接演变而来。

  “司”字的本义是“司令”,也就是发布命令。由此而引申为“主管”或“掌管”,如:“命南正重以司天。”(《史记•太史公自序》)所谓“南正”就是官员;重,是人名;天,指天文。这句话的意思是:命令南正重主管天文。“司”字这种意义现在还在继续沿用,如主管机器的叫“司机”,主管汽锤的叫“司锤”,主管药物的叫“司药”,主管会议仪程的叫“司仪”等。至于《山海经•大荒西经》中“司日月之长短”的“司”字,已由“主管”而引申为“观察”;所谓“司日月之长短”也就是“观察日月之长短”的意思。

  “四郊阴霭散,开户半蟾生。”这里的“四”字原为指事字。甲骨文①的四条横线即代表“四”,该形体沿用到战国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像鼻子出气的样子,由原来的指事字变为象形字了。郭沫若先生认为:“四乃之初文。”③为小篆的形体,比金文稍有省略。④为楷书的写法?

  《说文》:“四,阴数也。象四分之形。”此说不足信。“四”字的本义应为“”。《尔雅•释诂》:“,息也。”郭璞的注:“,气息貌。”也就是说,像鼻息的样子,这是对的。后来因读音的关系,就将“四”字借作数目字用了。那么代表鼻息的用字,则只写作“”,变成了“从口四声”的新形声字了。

  这个“甘”字就当“甜”讲。甲骨文①的外形是个“口”,当中的一小横是指事符号,也就是指着舌头所在的地方,表示这里最知道甜。所以“甘”字是个指事字。小篆②像甲骨文的形体。楷书③也与甲骨文形体相似。

  “甘”当“甜”讲是它的本义。“甜”字就是个会意字,右边是知道味道的“舌”,左边是“甘”,这就成了“甜”。“甘”除了“甜”这个本义之外,又可引申出凡“美味”均能称为“甘”,如《韩非子•外储说右上》:“甘肥周于堂。”意思是:美味佳肴摆满堂上。从味道的甘美,又能引申为语言的“甜”,如《左传•昭公十一年》:“今币重而言甘,诱我也。”就是说:现在用很多的钱和甜言蜜语来引诱我。后来又引申为“甘心情愿”的意思,如龚自珍《病梅馆记》:“甘受诟厉。”是心甘情愿受斥骂的意思。

  请注意:“甘”与“旨”是不同的。在先秦,“甘”字除代表“甜”以外,还泛指“美味”。而“旨”只代表一般美味及好吃的东西。有时“甘旨”连用,是指美好的食品,如《韩诗外传》:“鼻欲嗅芬香,口欲嗜甘旨。”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