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口 部4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这是“累累若丧家之犬”的“丧”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本为形声字。三个口为形符,中间的“桑”形为声符。三口则表哭丧意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其上部是个“噩”字,下部是“亡”字,“噩亡为丧”,这又变成了会意兼形声的字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其上部的“噩”讹变为“哭”字,成了“哭亡为丧”。④是楷书繁体字。⑤为简化字。

  《说文》:“丧,亡也。”可见“丧”字的本义为“丧失”、“丧亡”,如《左传•哀公十五年》:“丧车五百。”再如《韩非子•五蠹》:“偃王行仁义而丧其国。”所谓“丧其国”,就是失掉了他的国家。由“丧失”又引申为“死亡”,如陶潜《归去来兮辞序》:“寻(不久)程氏妹丧于武昌。”由“死亡”引申为“丧事”,如《陈书•沈洙传》:“因欲迎丧,久而未返。”王安石《上皇帝万言书》:“婚丧祭养。”就是指婚姻、丧事、祭祀、供养。不过,这里的丧必须读作sāng。

  “丧明”,为“眼睛失明”义。《礼记•檀弓上》:“子夏(孔子学生)丧其子而丧其明。”故后世常称死了儿子为“丧明之痛”。

  “下品无高门,上品无贱族。”这个“品”字本为会意字。甲骨文①中的“口”表示器物之形,从三“口”表示器物众多。②是金文的形体。其中一器呈倾斜形。③是小篆的写法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自甲骨文至楷书一脉相承。

  《说文》:“品,众庶也。从三口。”段玉裁说:“三人为众,故从三口。”“品”字本义应为“众多”,如左思《吴都赋》:“混品物而同廛(chán)。”“廛”,是指在公共场所中存放货物的仓库。这句话的意思是:把混杂而众多的货物都放在同一座仓库中。由“众多之物”可以引申为“品种”义,如《尚书•禹贡》:“厥贡羽毛齿革惟金三品。”大意是:应该进贡的是羽毛、牛尾、象牙、犀牛皮和金属等多种东西。由“品种”又可以引申为“等级”,如《汉书•匈奴传上》:“给缯(zēng)絮食物有品。”意思是:所供给的丝织品和食物都是有等级的。又如上品、中品、下品即指不同的等级。等级需要品评,所以又可以引申为“品评”,如《晋书•苻坚载记上》:“品而第之。”也就是说:品评优劣而定其等级。后又可以引申为“品质”、“品德”等等。

  这是“知人则哲”的“哲”字,本为形声字。①是金文的形体。其上部为“折”,表音;下部为“心”,表意,表示“聪明”之意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直接由金文变来。③为小篆的异体字,将“心”换成“口”,其义未变。④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哲,知也。从口,折声。”许慎的说法是对的。这里的“知”实为“智”,是“聪明”的意思,如《尚书•皋陶谟》:“能哲而惠, 何迁乎有苗?”大意是:既聪明而又有恩德, 何必还要迁徙流放苗民呢?由“聪明”又可以引申为“有才能的人”,如贾思勰《齐民要术序》:“舍本逐末,贤哲所非。”旧时,称那些才能识见超越寻常的人为“哲人”,称那些在某方面造诣极深的人为“哲匠”。

  请注意:“”为“哲”的异体字,早已废除了,除了人名用字之外,一般均写为“哲”。

  这个“唯”字,本为会意兼形声的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右边像一只鸟形,左边为一“口”,原表示鸟鸣之声。②是金文的形体。③是小篆的形体。④是楷书的形体。从形体上看,一脉相承。

  《说文》:“唯,诺也。从口,隹声。”“唯”字的本义也就是应答之声,如《汉书•韩信传》:“信(韩信)再拜贺曰:‘唯。’”《礼记•曲礼上》:“必慎唯诺。”由此而产生了“唯唯诺诺”,如《韩非子•八奸》:“未命而唯唯,未使而诺诺。”“唯唯诺诺”的成语现在多用于贬义,形容只是顺从附和,不敢表示不同意见的样子。“唯”字由应答声还可以引申为句首语气词,表示“希望”,如《左传•僖公三十年》:“唯君图之。”即希望您多考虑考虑。“唯”还可作范围副词用,当“只”讲,如《史记•鲁仲连传》:“方今唯秦雄天下。”也就是说:现在只有秦国称雄天下。

  请注意:唯、维、惟三个字的本义不同:“唯”的本义是应答声,“维”的本义为绳子,“惟”的本义为“思”。但在“思”的意义上,惟、维通用,在范围副词“只”的意义上,唯、惟通用,只有作语气词时,三者都通用。

  这是“群鸦乱噪”的“噪”字,原为会意字。金文①中有一棵树,树上有三个“口”,表示群鸟在枝头鸣叫。②是小篆的写法。③为楷书形体,左边又增加一个“口”,变成了会意兼形声的字了。

  《说文》:“,鸟群鸣也。从品在木上。”许慎的说法很正确。“噪”字的本义就是“鸟叫”,如杜甫《羌村》:“柴门鸟鹊噪,归客千里至。”这是说:柴门之上,鸟鹊欢鸣,客(杜甫)自千里之外回到家门。从群鸟鸣叫又可以引申为“喧哗”,如《北史•流求传》:“勇者三五人出前跳噪。”

  请注意:“噪”与“嗓”二字的形体极为相似,而音、义大有区别,不能相混。

  “玉不琢,不成器。”这个“器”字本为会意字。①是金文的形体,四边有四个“口”,中间为“犬”。人喧哗为“嚣”,犬吠为“器”,所以“器”字应为“狺”(yín)字的初文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与金文相似。③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器,皿也。象器之口,犬所以守之。”这是将“器”字的假借义误为本义。“器”字本义为“犬吠声”,后来其本义消失,被假借为陶器、器皿,如《老子》:“埏埴(shān zhí)以为器。”“埏埴”是调和黏土。意思是:调和黏土而制作陶器。又可泛指“器具”,如《韩非子•显学》:“冰炭不同器而久。”这是说:冰与炭不可能长久地放在同一个器具之中。从器具的作用,就可以引申为人的“才能”,如《三国志•蜀书•诸葛亮传》:“亮之器能政理,抑亦管、萧之亚匹也。”大意是:诸葛亮的才能,能管理政事,也是可以与管仲、萧何相比的。有“才能”则必将受到“器重”,如《后汉书•陈宠传》:“朝廷器之。”

  这个“嚣”字是个会意字。金文①的中间是个“页”字,“页”是人头,在一个头上有四个“口”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将金文“页”字两侧的两个“口”,移到了头顶以上。③是楷书的写法,由小篆直接演变而来。④是楷书的简化字。

  “嚣”字的本义是“喧哗”或“吵闹”,如:“交易市合则嚣。”(《正字通》)就是说:人只要集合到交易的场所,那必然是声音嘈杂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