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       

口 部5

作者:左民安   出版社:九州出版社  和讯读书
   “嚣尘”一词,现在是指声音很高的意思,如“甚嚣尘上”。可是古代却是指“嘈杂肮脏”,如:“子之宅近市,湫隘嚣尘,不可以居。”(《左传•昭公三年》)所谓“湫隘”就是低下狭小。这几句话的意思是:您的住宅靠近闹市,而且低下狭小嘈杂肮脏,不可以居住。“嚣张”一词,是“放肆”、“跋扈”的意思,如“气焰嚣张”。

  在《三国志•魏书•和洽传》中有这样两句话:“农业有废,百姓嚣然。”这里面的“嚣”字不能理解为“吵闹”,而是“敖”字的假借字,是“忧愁”的样子。它的读音是áo(敖),不读xiāo(宵)。

  “三十年前共苦辛,囊萤曾寄此烟岑。”这个“囊”字,本为象形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很像一个扎住口的大口袋,口袋里面装着两只贝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更像一个大口袋,里面装了一只贝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像上下两头都扎住的大口袋,口袋内的字通“襄”,表声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囊,橐(tuó)也。”“橐”是一种口袋,所以“囊”字的本文也是“口袋”,如《诗经•大雅•公刘》:“乃裹粮,于橐于囊。”“粮”就是干粮。大意是:于是包扎好干粮,把大大小小的口袋全装满。口袋能装东西,这就可以由“口袋”义引申为“囊括”义,如《文选•贾谊〈过秦论〉》:“有席卷天下,苞(包)举宇内,囊括四海之意,并吞八荒之心。”用口袋盛也可以称“囊”,如《宋书•沈攸之传》中所说的“囊米”,也就是用口袋盛米的意思。

  请注意:“囊”与“橐”虽然都是“口袋”义,但“囊”是一头开口的口袋,而“橐”却是两头开口的口袋,装满了东西以后,就要两头都扎住。《诗经》毛传又说;“小曰橐,大曰囊。”若“囊橐”连用,则是泛指口袋。

  口 部

  这个“”就是“围”的本字。同时它也是个部首字,读作wéi(韦)。①是甲骨文,②是金文,③是小篆,④是楷书。这个字很形象,就像一圈围墙。所以,在古代凡是表示周围有界限或捆缚之意的字大都从“”,如“囚犯”的“囚”字,“花园”的“园”字,“国家”的“国”字,“苗圃”的“圃”字,“包围”的“围”字,“羊圈”的“圈”字等等。

  请注意:在字典或词典中,部首“口”和部首“”虽然笔画相同,但形体的大小是有严格区别的,不可混淆。

  这个“囚”字很形象。从甲骨文①的形体看,周围像个土坑或井形,中间是面朝右立着的一个人,人体周围的点儿是表示难受得身上冒汗。这是把罪人或者俘虏关起来的意思。所以这就是“囚犯”的“囚”字,是个会意字。②是小篆的形体,方框中像一个面朝左而下弯腰的人,身上的汗点儿都去掉了。楷书③是由小篆形体变来的,其组成部分与小篆同。

  “囚”字从“囚犯”的本义引申为“拘禁”的意思,如《尚书•蔡仲之命》:“囚蔡叔于郭邻。”这是说:把蔡叔拘禁在郭邻这个地方。

  有人曾把《诗经•鲁颂•泮水》中“在泮献囚”的话解释为在泮这个地方献罪犯,其实不对。这里的“囚”是指俘虏。

  这个“妙手回春”的“回”字是个象形字。甲骨文①就像流水的旋转之形。金文②仍然是水的旋转之形,只是与甲骨文旋转的方向相反。③是小篆的形体,为了符合汉字结构规整的要求和书写的方便,竟变成了大口套住小口。④是楷书的写法。

  “回”字的本义就是“旋转”,如《尔雅•释天》中所说的“回风”也就是“旋风”。“水深而回”(《荀子•致士》)中的“回”字是指“旋涡”,当然也有旋转之意。凡是“旋转”,随时都在改变着方向,所以“回”字又可以引申为“改变志向”之意,如柳宗元在《与韩愈论史官书》中说:“虽死不可回也。”这句话可不是“到死不回头”的意思,其真意是:即使是死,也不可改变自己的志向。到了后世回字多用于“回来”或“回去”义,如李白的《将进酒》诗:“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”

  “回”字由“旋转”或“掉转”之义又可以引申为“不走正道”的意思,当“奸邪”讲,如王安石《兼并》诗中所说的“奸回”就是“奸邪”的意思。

  请注意:回、二字在古代的用法不尽相同。“”字是个后起字,它的先造字就是“回”字。后来两字相通,但“”字从来不当“奸邪”讲。“”、“”、“”三种形体现在都不能再用了,它们均简化为“回”,实在方便。

  这个“囟”字读作xìn,原为象形字。甲骨文①像人头的形状,中间的“×”表示小儿头上的“囟门”。②是小篆的形体。③为楷书的写法。

  《说文》:“囟,头会,脑盖也,象形。”这话是对的。“囟”就是指“囟门”,在《礼记•内则》疏中说:“囟是首脑之上缝。”新《辞海》讲得清楚,“连合胎儿或新生儿颅顶盖各骨间的膜质部,在新生儿颅顶前部有一菱形的‘前囟’,亦称‘额囟’,出生后不久即封闭,后部有一三角形的‘后囟’,亦称‘枕囟’,出生后一年半左右封闭。”

  “囟”与“烟囱”的“囱”字,“盐卤”的“卤(lǔ)”字形体近似,容易误认,需加注意。

  “回风吹四壁,寒鸟相因依。”这个“因”字本为会意字。①是甲骨文的形体,“”为“席”的四方形,里面的“大”为“人”形,像人卧于席上。②是金文的形体,与甲骨文相似。③是小篆的形体。④为楷书的形体。从形体上看,“因”字的古、今文写法是一脉相承的。

  《说文》:“因,就也。”此说不妥。“就”,只是“因”字的引申义,而并非本义。“因”即“茵”字的初文,本义应为“席子”、“褥子”。席子是人用来躺卧或依靠的东西,因此,“因”可以引申为“依靠”、“凭借”义,如《左传•僖公三十年》:“因人之力而敝之,不仁。”大意是:凭借人家的力量而又去破坏他,这是不仁义的。由“凭借”又可以引申为“沿袭”,如《论语•为政》:“殷因于夏礼。”这是说:殷商沿袭夏朝的礼制。由“沿袭”又可以引申为“原因”,如:“事出有因。”由此又引申为介词,当“因为”、“由于”讲,如:“因噎废食。”比喻因小而废大,甚至于怕做错事就索性不干了。

微博评论

感谢您的参与!
查看[本文全部评论]